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檢討篇:醉雞

October 30th, 2006 Loulou

第一次做醉雞。在台灣隨便就可以吃到,好像沒想過怎麼做,只有在國外吃不到才開始動腦筋。我覺得味道對了,沒錯就是醉雞的味道。但口感不佳,好像沒有吃雞肉那種一絲一絲有彈性的感覺。覺得不甚完美,於是做以下檢討:

1.我雖然買了monoprix貴貴農場雞的雞腿,肉質理應比較有彈性的,可是因為一直沒空,就把它冰在-18度冰櫃裡,再拿出來退冰。我猜想在冷凍的過程中,肉的質地遭受破壞。以後還是得買來趕快做。

2.應該只要大火蒸十分鐘就好,可是我不知哪裡發神經,一直懷疑雞肉裡面可能沒熟,然後想到若是沒熟,全部做好切開發現不能吃豈不泡湯?於是又多蒸了五六七八分鐘,我猜肉被我蒸老了。

3.蒸完之後,那雞和雞湯要放冷,再加入紹興酒去泡。因為我當時要出門吃飯,所以關了火之後變匆匆出門,那雞和雞湯就在同一個碗公裡面放冷,等我吃飽回來再加酒。我想那雞肉又繼續在熱熱的湯中多待了一下,想必又繼續變老,皮也不脆了。改進的方法應該是:雞肉蒸好之後把雞肉撈出來加冰塊冰鎮(我猜這樣皮才會脆),然後雞湯繼續放給它冷,等雞湯冷了以後再將雞肉放回去雞湯裡,加酒,然後去泡一天。

好,過兩週再接再厲~

A simple pleasure

October 28th, 2006 Loulou

今天早上突然一個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是因為想太多。想太多的原因,現在自己想一想也真無聊。就是屬於一種起床後頭腦相打電,因為想太多,然後自我膨脹到以為自己該做些什麼,然後自己想一想就胸悶的那種狀態。

在胸悶的狀態下,就得吃點什麼來救,不然就會一直悶下去。但心情不好不宜下廚,否則煮出來的東西也會很可怕。剛好今天有市集,那就出去繞一圈,買點什麼來吃~

結果買了一打生蠔、一塊綠黴起士roquefort、一塊黑灰羊奶起士,加上巷口好吃麵包店(有另一家叫巷口噁心麵包店)的麵包。正好冰箱有冰一瓶甜白酒(我知道有一種美食家會翹起小指,然後說:「吃生蠔要配不甜的白酒吧?喝甜酒豈不蓋過生蠔的鮮味?」不過因為這種美食家都去餐廳點,從不用顧慮自己冰箱裡有什麼東西,他們講的語言自然也是非正常人類的語言,我也不用太聽。),吃完還配冰淇淋啦~

其實我吃完生蠔後,還不斷看時鐘,想說市集應該還沒散,再去買一打吧~~好險還有點理智。然後那個起士真是太讚啦。我家市場這裡有一攤起士攤,我覺得他們家很會照顧roquefort,明明一塊一樣牌子的起士,在他家買就是特好吃。話說這起士是這樣,城裡或鎮上的起士店雖然不是真正去把起士做出來的人,但他們必須熟悉各種起士的特性與保存方式,然後在自家創造各種能讓各種起士的味道發揮到最佳的環境。也就是說他們不是去批一堆起士來賣而已,還要使其精練。所以囉,這也就是為何超市賣的比較難吃的原因。但功夫好的精練起士店價格也不菲,就只能偶爾吃吃,平常吃超市的就好。

吃完心情不好都不行囉~~

25小時

October 27th, 2006 Loulou

這禮拜天是十月的最後一個週日,也就是改成冬令時間的日子。剛來法國時覺得改時間這事很神奇,但久了也習慣了。以前在台灣有人等,所以討厭冬令時間,冬天時差多一小時,感覺離台灣更遠了。現在沒人跟我遠距戀愛,冬令時間反正也沒差。頂多我爸每天早點在msn上跟我說要去看大話新聞了。

不過今年可不一樣,改冬令時間那天剛好是我生日,所以我今年的生日有25小時喔!這個我得好好profiter利用還享受一番XD。連晚我兩天生日的蔣介石都沒那麼幸運耶,想到就很虛榮~

然後,今天意外得到一個禮物:我那忘了蓋章又送去蓋的臨時居留證,在我使出纏功之後終於補了章寄回來了。我本來不太管這臨時居留證的,因為拿不到正式居留證我年底去美國和年初回台灣都會有問題,所以目標還是繼續去纏,纏到有正式居留證為止。不過有臨時居留證代表我可以出境遊晃一下,所以我的生日計畫就是:去安道爾買很多免稅酒!太幸福了,感謝préfecture在我生日前夕送來一份大禮~~Andorre我來了!

Profiter de la vie?

October 25th, 2006 Loulou

剛開始學法文時,某日在課堂上練習造句,想造個「享受生命」之類的句子,偏偏不會講法文的enjoy。偷偷用英文問老師,老師說享受生命在法文的說法是profiter de la vie。我怎樣看這法文字profiter,怎麼覺得這是在「利用生命」,不是在「享受生命」。但法文講久了,也習慣profiter這字,享受一個早晨、享受假期、享受生命,全是這profiter。難道在某種意義上,享受生命,就是好好「利用」生命?

但是,是在哪種意義上,「享受」會變成是「利用」了呢?至少對我來說,享受時間和利用時間就不是同一件事。感覺享受是不包含計算的,就是過日子,但利用就是因為東西是有限的,必須善用東西到最大化。
———————————–

跟某一種人出去旅行很有壓力。他們會算計一次旅行該有的收穫,於是先做好多好多功課(比唸書還累),然後排了滿滿的行程(放假還是在趕車),並且一定不會忘記帶鬧鐘。旅行不就是走馬看花、享受人生嗎?不不,這種人會告訴你旅行也有知性的一面,要好好準備,並且因為難得,絕不可以把時間浪費在找來找去或賴床這檔事上,必得在一次旅行中看到最多、玩到最多才行。 還是不懂,不就是玩嗎?怎麼會浪費時間?時間何時被擁有了?如果並不屬於我們所有,那又何來浪費? 於是因為已經不工作「浪費」時間去玩了,如果還沒好好玩,那簡直比沒好好工作更浪費加三級?

———————————-

「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幾年前一句很不賴的廣告詞。不過為何花在美好的事物上是一種浪費?

———————————–

離婚的時候,他說因為我實在離開得久。不懂,「我們有相看兩厭嗎?」我問。「沒有啊,可是我不想繼續這樣浪費生命。」什麼是浪費生命?生命可以數嗎?可以營利嗎?可以丟掉嗎?不然怎麼叫浪費?我在不在你都在過日子,到底什麼被浪費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

從過生活、過日子,到把一些「浪費」、「利用」等詞加在生命上,這是什麼意義呢? 當「算計」不只在於金錢,不只在於用來賺錢的時間(當富蘭克林說出「時間及金錢時」,時間已經成了賺錢的變項),而延伸到「休閒」(旅遊、將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甚至整個長長的生命(我不能等待妳,這是在浪費時間),這其實不是人從經濟人的模型中解放出來,而是經濟人模型向其他生活領域擴充的結果。我們沒有逃離算計,我們只是用更複雜的公式,把一切東西都加入計算。

住在巴黎要好好遊歷巴黎、要買張電影卡看最多的片子、人生苦短我們要快點去追尋快樂、假期只有三天要好好規劃……這些話我們每天都在說,並且說這些話的人都自以為自己很BOBO,自以為自己和那些每天只想賺錢的俗人不同。其實哪裡不同呢?只是算式比較複雜。 金錢是早就被量化了,時間也隨著經濟的發展被訂下刻度。而今天,我們開始把「旅行的獲得」、「快樂的程度」、「對巴黎的熟度」、「看電影的頻繁度」、「生命的充實與否」、「吃餐廳的滿足度」、「讀某本書的消化度」等等原本很抽象的感覺或經歷,翻譯成可以被量化的「度」與「值」,然後去評估一個生命的滿足程度。

ps這只是一個小筆記,關於我在想的現代心態的問題。起因在我覺得最近一些很流行的論述,表面上雖然是在將人從工作與傳統價值中解放出來,但其實是在將人打造成一種更會算計的個人。

泰辣了

October 22nd, 2006 Loulou


它叫泰北辣肉,不叫打拋肉

我愛吃辣,只要是邊吃要邊流鼻水的菜我都愛,管他是麻辣、咖哩辣、胡椒辣、生辣椒辣、醃辣椒辣、乾辣椒辣,只要是會辣的我一定會去吃,在市場看到各種辣椒也一定會買回家試,作菜不加辣椒就覺得那菜少了什麼味。所以我當然也愛吃泰國菜,不過這個在台北極為容易滿足的慾望,到了法國卻變得很困難。先不說法國人很不能吃辣,餐廳也都會把辣度自動打折,比方說就會出現不辣的辣子雞丁。我在這裡吃過一、兩次泰國菜,都必須強調要吃辣。不過這裡的亞洲餐廳,無論是中國菜、泰國菜、越南菜,大部分都只作炒菜,而且必加罐頭筍與罐頭菇,切幾片紅蘿蔔、加幾絲黑木耳,不管點的是啥,味道都有點類似鐵板牛肉,就是肉換掉,配料不變。上次吃的泰國菜也是有這些玩意,活脫一個鐵板絞肉加泰國香料,奇怪至極。。

不過嫌人家不道地也沒啥道理,畢竟我也不知真正泰國口味的泰國菜是長怎樣,但我常常懷念台灣泰國餐廳的口味就是了。常常想吃酸辣生蝦、泰北辣肉、泰式海鮮沙拉等玩意,我不知在泰國的口味是怎樣,我反正常常想吃咱台式泰國料理就是。本著想吃的東西一定要吃到的精神,今天的午餐我又自力救濟。

我最愛吃的台灣泰國菜,就是這道「泰北辣肉」,它不是打拋肉喔。打拋肉是用炒的,然後有一點甜味和很多九層塔。這泰北辣肉是把肉燙過後拿起來拌碎辣椒、魚露、檸檬汁、糖、紅蔥頭、香菜。乾辣椒要先拿到鍋上乾炒再捏碎,肉絞過剁碎入水燙過後瀝乾,然後在肉裡加入那乾辣椒以及上述諸佐料。辣得過癮,配上很重的蔥味和魚露味以及檸檬的酸味,超下飯的,真是太幸福了。

註:因為想說要多吃青菜,切了紅椒當盤底,結果擺出來好像日本軍旗,我不是故意的~~

蘭姆燒香蕉

October 21st, 2006 Loulou

李黑葛格應小罐努要求作的香蕉餐~~蘭姆燒香蕉。
簡單作喔,就是把香蕉用奶油煎過,煎的時候灑糖,讓他有點焦焦,滴幾滴檸檬汁,讓味道比較輕,好了以後加蘭姆酒下去,然後在香蕉上點火,蘭姆酒燒完就好啦!

註:破鐵拉,這不是給你的!

Filet mignon à l’ananas 鳳梨「可愛」豬里肌

October 16th, 2006 Loulou

在法國可以買到一塊名為filet mignon的里肌肉,翻譯出來叫「可愛里肌」。據說它是豬的里肌肉末端一塊比較嫩的肉,小小一條,因此有了「可愛」之名。但其實說小不小,一條大概都有四百克左右,長成一個梭狀。(但說歸說,我是認不出來啦,一定要看到肉販的標示才會認得)不過吃起來倒真的不一樣,沒有里肌肉那麼乾澀,可以作的菜色變化也比較多。

這個,嗯,在羊腿之前,我們就作了一個生日的除夕餐:鳳梨可愛豬里肌。

先用30g奶油和30g蔬菜油一起,在一個大鍋(最好有點高,才不會油噴得到處都是)裡煎那條可愛里肌,煎到表面金黃就把里肌移開,此時里肌肉雖然表面是金黃的,但內部卻是生的。

然後這些油繼續炒洋蔥,兩顆切碎洋蔥炒到金黃,把洋蔥撈起。一樣的油,再去炒切丁的鳳梨,一樣到金黃。之後再把那塊可愛里肌放回鍋裡,加入兩大匙蘭姆酒,然後在鍋裡點火。蘭姆酒燒完之後,倒入兩顆蒜頭的壓碎蒜末,一顆綠檸檬的汁、一杯雞高湯、剛剛那些洋蔥,然後加鹽加胡椒,蓋起來中火煮到肉熟了湯汁也差不多收乾,就行啦!

那肉頗嫩,表面卻有點焦脆,加上鳳梨的酸味以及奶油和蒜香,美味啦!

迷迭香烤羊腿佐芥末檸檬醬汁

October 14th, 2006 Loulou

今天是李黑的大壽,所以今天的重點又在:吃!

N久以前曾在狐大的網誌讀過羊腿誌一篇,一直沒有機會嚐到,因為以前的迷你烤箱完全是塞不進一支羊腿的。搬到這裡終於有了一個好烤箱,加上又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慶生,所以,就殘殘給伊開落去,買一支羊腿來烤囉!

羊腿在要烤前一、兩小時就必須拿出冰箱,然後拿一把利刀,把油去掉,這動作不太優雅,我是交給助理黑仔去處理。好了之後呢,拿一把刀,在羊腿上戳一些洞,在洞洞裡塞半顆半顆的蒜頭。然後灑上粗鹽。接著,拿半碗鴨油,然後加上兩顆份的壓碎蒜末,混合均勻。接下來呢,就把這鴨油邊抹邊按摩地抹到羊腿上去,對,就要像讓巴蒂斯特葛奴以在那些女人身上抹脂肪那樣,要對那羊腿充滿迷戀,建議做這件事前擦上很紅的指甲油,這會使抹油的這個動作更aphrodisiaque,也會感覺食物更加美味。上完油就要加草,將迷迭香隨意灑上。旁邊放切大塊的帶皮馬鈴薯,丟到烤箱轉到七,總共要烤一小時多一點,中間要翻面讓兩面烤出來都有金黃色。

上桌時配上芥末檸檬醬汁,裡面有:黃芥末、橄欖油、黑胡椒、檸檬汁、鮮奶油、一點點persil,還有一點點tabasco。覺得搭起來效果不錯唷~~

吃完正餐要吃甜點,最近梨子出來了,就做個西洋梨巧克力派吧!很簡單~

盤底抹油放上派皮。用50CC牛奶加150G巧克力放微波爐加熱溶,好了之後加90G液態鮮奶油,充分攪拌,鋪在派皮上。然後放進切對半去籽又和過幾滴檸檬汁的西洋梨。然後呢,用三顆蛋加半杯糖,再加90G液態鮮奶油,充分混合,倒到派皮變第二層。然後放烤箱轉到六烤三十分鐘就行囉!梨子很爽口呢!

恩,吃完還是不要忘了說,李黑生日快樂呀!

J’ai deux amours

October 12th, 2006 Loulou

最近土城有個爵士音樂節喔!我滿喜歡他們的活動LOGO,20 ans de Jazz 給寫成20 ans DEJA ZZ 「已經20年」,所以我猜想應該是這音樂節已有二十年的歷史吧。不過我們倒是買了票N久以後,才知道有音樂節的消息,沒關係,還是意外地買到票了。

昨天,我們去聽了一場Dee Dee Bridgewater~

我對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她去年還前年出的那張J’ai deux amours的CD封面,一個美到令人不行的回眸一笑,CD內容是以爵士樂演譯法國香頌。以致於昨天她登場時,我是完全的一個認不出來,她本人比那一個回眸一笑有活力多了!當然那唱片封面很美,但我更欣賞她現場演出的樣子。老實說,我不是能聽香頌太久,覺得一直聽會膩的,好像一種黏踢踢的人,加上女人的聲音太美我會覺得很噁。所以如果香頌被演譯成美聲爵士,那肯定會噁上加噁。我喜歡這張CD,就是喜歡裡面一會沙啞一會大叫,覺得唱出了極為不同的味道,這些香頌也因此有了比較豐富的性格。

她說:「既然在法國,今晚我就要來唱法國香頌。」接著說:「以我的方式,用我的口音。」說到這裡,大家都笑了。

第一首曲子,是當初寫給另一個由美國到法國發展的爵士女伶Josephine Baker唱的J’ai deux amours。我特愛一開始的那一段手風琴,但是我在聽CD時,從沒想過,會彈出那段美麗的手風琴前奏的,竟然、竟然是一個頭半禿的薩瓦亞人!我不是故意批評Savoyards啦,但是說實話,想到爵士樂,誰會想到阿爾卑斯山呢!說也奇怪,這首歌,好像一定要加了美國口音唱起來才會好聽,就是那個J’ai 被發成類似英文的長音e,再加上一個氣音發太多的pays,就為她多添幾分味道。

這個夜晚果然很搖擺。唱Ne me quitte pas時她哭了~~不一會音樂玩到瘋狂處,她卻又在台上舞了起來,恩有些舞蹈就是要肉肉的才好看,但我真是擔心她那露趾細跟高跟鞋會出什麼意外!現場的表演,雖然曲目還是一那張CD的為主,但完完全全地超出那CD的格局,Dee Dee唱得很火熱,四個搭配樂手技巧也都頗高,搭配得玩得很高興,於是台上五人和台下觀眾,一起創造了一個只能用爽快形容的夜晚!

PS1 唉這是昨天唯一拍的一張照片,因為呢,雖然我沒用閃光燈,但我那數位相機一打開,怎麼液晶螢幕就會發光,出現一種螢火蟲效果,藏都藏不住,於是只好趕快拍拍收起來了。

PS2 在土城théâtre national裡面的bistro點了一杯白啤酒,超好喝的,看一下杯子上寫的是Floreffe牌,我好像沒在超市看過這玩意耶,不過真的很好喝~我又要開始在超市尋尋覓覓

PS3 好想去買非洲服也來扭一下

租房大不易

October 10th, 2006 Loulou

外國人在法國,尤其是巴黎,租房子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這點不用我再多說,去各留學生網站逛,就會發現吃盡苦頭的人不在少數。當然倒楣的也不是只有外國學生,其實只要你沒有固定工作,又不是白種人,那就是屬於比較麻煩的一種。

昨天在脫口秀電台RIRE,聽到一個笑話,覺得很好笑,但我想是因為心有戚戚焉,所以特覺得好笑吧~

————————————————————————————–
鈴鈴鈴~~電話響 想租房的人:喂,先生您好,我看到廣告說您有房子出租。恩恩是的,我有工作。可以過去看房嗎?下午,可以啊。我的名字,喔,我叫Ben Abdallah。喂喂~~我聽不見您。阿,先生您好,我說我叫Ben Abdallah,B、E、N (嘟~嘟~)喂喂~~

鈴鈴鈴~~電話響 想租房的人:喂,您好,我想租房。我的名字,恩,我叫Ben Abdallah。喂喂,先生您還在嗎?

鈴鈴鈴~~電話響 想租房的人:喂,Madame您好,我看到PAP上說您有房子出租。是呀,我是法國人,有正當工作,並且還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喂喂,您還在嗎?Madame……Cohen!!

鈴鈴鈴~~電話響 想租房的人:(語氣已經很不爽)先生,我看到廣告說…等一下,您先聽我說,我今天早上五點就起來,去買PAP週報,然後就在公用電話亭打電話,可是全部的人一聽到我的名字叫Ben Abdallah,就把電話掛了!什麼?您不在意,那太好了,我是想詢問您這房子。啊?啥?已經租出去了~~

這真是太腦殘了!

October 9th, 2006 Loulou

話說在上週一打電話到préfecture,說明我至今仍然沒有臨時居留證之後,果然我在週六收到了市政府寄來通知我去領臨時居留證的信。事實證明打電話果然還是有效的。雖然我心裡仍然納悶,那警署的馬蛋不是說學生都要透過警署辦,而不是透過市政府辦嗎?那他們又把我的臨時居留證寄到市政府幹嘛?不過因為也管不了那麼多,要給我臨時居留證我就很高興了。

所以今天一大早,我就高高興興地去領臨時居留證啦!看到那張臨時居留證,首先非常刺眼地,發現上面還是給我寫「已婚」,我連戶籍謄本都翻譯給他們叫他們改了,幹嘛不幫我改?市政府小姐說,沒關係啦這不是正式的不用改,真不知是什麼道理。

我仔細看那臨時居留證上的日期,果然是我上週打電話那天發出的,證明不打電話他們就會繼續睡覺。

把臨時居留證給我之後,那小姐就示意我可以走了。我覺得奇怪,便問道:「我不用在某處簽名嗎?」

那小姐說:「阿對,這裡要簽名。」可是她手指的是要蓋官印的地方。我又仔細看一眼,她才發現指錯地方了,然後重指一次「持證人簽名處」。

就在此時,我突然發現,她會指錯地方,完全是因為:這張臨時居留證上並沒有蓋警署的官印!這是怎樣! 我馬上問:「這裡為何沒蓋章?」 她說:「喔當然,這是臨時的,當然不用蓋。」 我說:「這樣啊,什麼叫臨時?」 她說:「就是這不是最後的居留證。」

她是不是腦殘到沒藥醫?我也知道臨時居留證是臨時的啊,既然臨時居留證上有個要蓋章的地方,就是說不管他臨不臨時都要蓋章,這很難懂嗎?不過因為我知道這小姐每次都因為不想工作而發明一些怪答案搪塞我,所以跟她ㄠ也是沒用的,算了,我回家打電話好了。

果然打電話到警署,他們一聽就說這張是沒效的,我得請市府寄回,或自己跑一趟警署。媽ㄌㄟ,我才不要再找市府寄,畢竟經手公務員越多,遇到腦殘人的比例也越高。所以,唉,乖乖去排隊吧!願意讓我直接去警署排我還謝天謝地,沒叫我非得透過市府寄再等等等,就已經很不錯了~ 可是,寄出的文件要蓋官印,這點很難嗎?事情做一半讓我要跑一趟,不但我麻煩,他們自己的業務量不是也變多嗎?然後他們又叫說業務量太多,其實業務量多都是她們腦殘所致啊!這國家到底是怎麼了!

後記:寫完以上這篇後,我就出門去警署要蓋章啦!我們先開車到警署前面,發現沒有上個月的那條長長的隊,於是想這回應該沒問題,就去停車囉。誰知好不容易停好車來,走到門口,就被檔下來啦:外國人服務已關閉。門口的警察小姐說,今天的人已經排滿啦,而且大概到十二月都會這麼多人。救人喔!可惡,我決定再寄一個雙掛號去!不過在回去停車格的途中,經過一個亞洲快餐亭,在法國梧桐與陽光的陪伴下吃了一個廣東炒麵,雖是快餐亭的水準,但也算是今天發生最美好的事了,至少不用啃三明治啊!

令人感動的普一月餅

October 6th, 2006 Loulou

收到了阿文小姐幫我用快捷寄的普一月餅,好感動啊!我們家從小就吃普一,我尤愛他家的棗泥,他家的月餅棗泥是味道很濃喔,切下去的時候是美美的烏亮烏亮,絕非隨隨便便月餅攤粉粉的偽棗泥可比。好期待啊,可是還是要等到月亮出來才能切~~飄洋過海的普一月餅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