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普羅旺斯口味淡菜

November 30th, 2006 Loulou

普羅旺斯口味,直接就會讓人想到月桂葉、七里香、蕃茄,沒錯正是這樣。作法也很簡單,不過要起兩個鍋。材料準備:

一公斤的淡菜洗淨把海菜拔掉已開口的丟掉、一顆洋蔥切碎、西洋芹切小片(可省,但個人超愛芹菜)、persil半把切碎、蒜頭三顆切碎、白酒20CL、蕃茄丁一罐、月桂葉三、七里香、鹽、胡椒、橄欖油

作法:

淡菜鍋:淡菜和洋蔥和一半的白酒放鍋裡,加鹽加胡椒調味。加蓋子煮到淡菜全開。

醬汁鍋:橄欖油爆香蒜頭,炒西洋芹,然後倒入蕃茄罐及剩下的白酒,加入那laurier和thym,煮到收稠。

兩鍋同時好了後,把醬汁倒入淡菜中,再混入persil就好囉~很簡單做,但重點是兩鍋的時間控制,要同時好喔,不然要不是醬汁冷了,要不是淡菜煮太久了~

此味最補

November 24th, 2006 Loulou

前兩天到巴黎友人家當食客,主人煮了麻油雞招待。真是感人又溫暖的一餐,這是我第一次在法國吃到麻油雞。原因很簡單,這裡的雞都賣全雞,而我並沒有斬肉的豪氣,深怕一個斬下去刀柄刀身分離不說,把自己身上也切個一塊加菜就不好了。那巴黎友人為何會斬雞?我竊自以為和大學念動物系應該有一定的關係。

不過說也奇怪,昨天去超市,竟然看到有切好成塊的雞,真是奇了!難道這就是心想事成嗎?二話不說,趕快搶了一盒,回家繼續補,雖然一個禮拜吃兩次有點誇張,但最近天氣開始變濕了,得存點本。又想到金沐灶他娘快生了,把作法寫下,叫金沐灶他爹好好練習一下~

這麻油雞人人會做,可是要好吃還是有些注意事項:

先倒很多的黑麻油,炒很多的老薑片,薑要炒到變乾。然後把雞肉到下去炒,最好炒到表面有點變黃,為何麼呢?這樣等會才會脆,不然皮爛爛就噁了。然後倒很多米酒讓它煮一下。重點來了,如果要加水的,要等米酒煮過一下再加水,千萬別一下就把水一起倒了,這樣米酒不會入味,就浪費了。不加水的,就加很多米酒去煮就對了。最後加一點枸杞。因為我覺得麻油雞太爛不好吃,所以加完水後、加枸杞後,再煮個十五分鐘就行囉~這樣煮出來肉很夠味,也有嚼勁,坐月子的都會忍不住多坐幾個月哩~

大智若愚

November 23rd, 2006 Loulou

又到了花露露命相館的命名時間。今天的爐主是我的恩師科老大,沒辦法,最近一直想到他。

科老大姓科已經很久了,這只是諧音,與科學怪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今天突然有人問我,科老大叫啥來著?我才想到因為一直叫他科老大,都忘了給他起名了,這不就跟古早的女人沒有名字是一樣的道理嗎?為了表示對老師的尊重,我還是得幫他取個名字。

科老大和很多法國人一樣都姓科,也和很多法國人一樣都叫Alain,為了表示他的與眾不同,我當然不會叫他亞蘭或阿倫,畢竟他並沒有興趣朝演藝界發展。得幫他找一個很知識份子的名字。

有了!那就叫「科阿愣」吧,唷,跟人家鈴木大拙一樣大智若愚哩!

檸檬雞排義大利麵

November 22nd, 2006 Loulou

這是一個開學版的菜單~~開學版,顧名思義,就是要快煮,不能花大半天在廚房裡磨的。但開學版,還有另一層意義,就是開學想到要見到老師就會開始睡不著覺加胃痛食慾不振,可是吃不下就會沒體力,沒體力就不能唸書,沒唸書就更怕老師,更怕老師更睡不著,哎唷循環下去不得了了~所以還是得搞點簡單卻開胃的東西來吃吃。

上次和一個朋友討論,出門在外,最方便煮的就是義大利麵了,可以吃飽又簡單又可以有變化。除了常見的青紅白醬外,今天弄了一個檸檬雞排,不錯吃喔,重點是十分鐘內可以搞定。

做兩份:
先煮麵,這就不用說了。
然後用三十克的奶油煎雞排,每面各一分鐘,表面變色就可以把雞排撈起,不用等它熟。在那用過的奶油裡,再加三十克奶油,鍋熱後加入兩顆黃檸檬的汁,還有切碎的薄荷葉,醬汁熱了以後把雞排再放回去,煎到熟,加鹽加胡椒。麵煮好了以後,先在盤中放麵,然後是雞排,接著是裝飾用的檸檬和薄荷葉,最後把鍋內剩的醬汁淋上去就行囉~

邊吃要邊想老師的臉。

「說壞話」的社會學(一)

November 16th, 2006 Loulou

在我們的社會裡,幾乎沒有人會認為在背後說人家壞話是一種美德,甚至「很愛在背後說人家壞話」是一種幾乎被公認的缺點。然而,「說壞話」這件事,卻仍不斷的在日常生活被實踐著。通常有一小群人聚在一起沒話題的時候,說一個不在場的人的閒話,是最容易找到共同話題的方式,如果說得一拍即合,那麼便可以創造出這一小群人之間的默契,日後他們可能不需要等沒話說才說閒話,而是道某人長短這件事,反而成為這群人的共同活動,「說某人壞話」由一開始作為這群人的間的默契,到後來成為凝聚這一群人的重要因素,一群人湊在一塊,是因為都對某個對象不爽。

在日常生活中,對某些人有一些稍稍的不滿是很正常的:鄰居老愛將垃圾放在樓梯間、王太太開口只會講她老公也不管別人關不關心、老李是個過激的政治狂熱份子、某書呆子講的笑話冷到不行等等。因為人不是同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對別人的行為舉止有點不習慣或不舒服也是正常的。但當一個人的某些行為,竟然會成為一個群體的共同厭惡的對象,那恐怕不是單單巧合兩個字可以解釋的了。否則我們如何能解釋為何某一群剛好彼此認識的人、碰巧都認識一個共同對象、然後彼此發現大家都對那共同對象不爽、然後大家聚在一起時只是在「彼此抒發」。

當然以上這些巧合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這群人如何互動出這個群體文化。正因為「愛在背後說人家壞話」是一種「公認的缺點」,更使得這個活動的開始,需要更多的試探。人們在看某人不順眼,想跟第三人抱怨時,必須先行試探,因為若弄錯對象,非但暴露了自己這個「愛在背後說人家壞話」的缺點,若不小心向其抱怨的人是站在被抱怨的對象那一邊的,那更可能惹來無限的尷尬。

通常的狀況是,某個人對某個人不爽,想找個人說說,最簡單的當然是她去找一個好朋友說,這樣便省去了試探的那一面。但這樣通常不有趣,因為若那個好朋友並不認識這個被抱怨的對象,那麼這種抱怨便會變得很沒有「創造性」。因為對話的另一人,並無法加入討論,說:「對啊對啊,我對她這點也有點感冒。」「我就說我覺得她怪怪的,你這麼一說我想倒真是你說的那樣。」這種「大快人心」的話。通常如果對方不認識這個被抱怨的對象,她只會說:「是喔,好討厭,那別理他了。」「啊?真的?這麼嚴重?」等過份中肯,沒有製造敵我之分的話,先開始抱怨的人,也不會覺得太有趣,那抱怨很快就會斷掉,不會出現「說某人壞話集團」。

為了讓說壞話這件事產生快意,最好的,是去找到一個也認識那個想抱怨的對象的人,因為如果「這個人也看她這點不爽」,這總會讓人覺得問題不在自己,而是那個人真的很討厭(看吧,有人和我有同感)。也就是說人在討厭某人時,通常也需要別人的認同。因此,這種想說別人壞話的人,多半會把握和別的也認識這被抱怨者的人的相處時間,趁機拋出幾個對該人的評論,好看看坐在自己面前的這人會不會露出心有靈犀一點通的動作?這可以是一個有默契的笑,有可能是以玩笑的方式接下去,有可能是一個眼神,有可能是清楚的「你也這樣覺得?」等清楚的話語。如果對方也是處於同樣的心情下,那在他接受試探,並拋出「英雄所見略同」的回應後,這兩人的頻率便可以接上,開始交換對被抱怨對象的壞觀感。 ——————————————————————————–

對「說壞話」這個社會行為的分析,必須跳脫主觀與客觀的二元對立。在實證主義社會科學的傳統下,世界分作客觀世界與主觀世界。客觀世界即那些外在於個人的、存在於物理世界裡的「事實」,而主觀世界,則是個人對這些事情的觀感。在這樣的傳統下,我們可以推想,這個被說壞話的某甲,他有一些客觀的行為,而這些行為在某乙與某丙的主動觀感中,是令人不悅的,但是就某丁某戊看來可能沒什麼。於是變成「一套某甲的客觀行為,大家主觀各自表述」。 然而這樣的主客二元論,有一種限制,他過份地去區分人的內在世界,以及物理的客觀事實,將人對某事的觀感,只試作客觀事實在不同個人內心的投射。而忽略了,所謂的事實,是一個社會的構成,不是一個客觀事實(objective reality),而是一個社會現實(Social reality)。

逛酒展

November 12th, 2006 Loulou

圖說:帶去的兩個酒僮正在討論怎麼把一箱箱的戰利品安全的推到車上。

這兩天,在土城的parc exposition有一個酒和地方名產展salon vins et terroirs。因為有個住在不遠處的朋友何內先生有邀請卡,就找了我們一起去試喝。當然,他的目的是要李黑當司機,這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大喝,當然我也是負責喝不管車那種。

這不只是我第一次逛酒展,根本是我第一次逛商展,在台灣,我是連世貿電腦展和台北國際書展都沒去過的那種人,通常是想到人會很多就開始懶得出門。不過喝酒畢竟與買電腦和看書不同,誘因大多了,於是我們星期六鬧鐘響第一次就起床了,保持健康的身心出門試酒。

進展覽場以後,每個人就會得到高腳杯一只,當然這是為了衛生,自己喝自己的杯子,不過每個人拎一個酒杯逛來逛去就有點好笑(好險不是紙杯,不然應該會很像在醫院檢驗處)。展覽場很大,裡面有來自各個不同產酒區的酒莊,看到有興趣的,就可以向前去免費試喝,還可以喝遍同一酒莊不同的酒。不過逛這種東西要有策略,如果從第一攤就開始喝,那一定很快就不行了。我們的作法是先將整個會場繞一圈,一面討論我們要試哪些個產區的酒,一面留意同一個產區有哪些酒莊來。最後再一家一家回去找。

不過雖然我們如此有計劃的進行,還是不免喝了一個太多,需要中場休息一下。好在外面有一個名產展,有麵包、起士、醃肉之類的,因為錢要省起來買酒,所以我們就去名產展「試吃」了一圈,試吃完,肚子也填飽了,酒也快醒了,又繼續去酒展再戰。

其實酒展的酒並沒有比較便宜,根本很難找到超市那種三歐元的酒。想想也容易理解,如果我是酒商我也不會為了賣三歐元的酒跑大老遠。最便宜的酒大概都五歐多六歐起跳,不過好處是選擇多,可以試喝,不像在超市買,一瓶六歐紅酒也不便宜,回家不好喝就很嘔。

另外我很喜歡這種酒展裡面很有人味的一面。因為一般酒莊都是家庭經營,來參展的就是夫妻檔、父子檔或兄弟檔囉。不像去超市或餐廳點酒時那種賣酒的或侍酒師講一堆天花亂墜卻沒有感情的修飾詞,酒莊主人談自己的酒就真誠多了,有人會告訴你他的酒怎麼做的,還有人會告訴你他哪一年嫁哪個女兒用的是什麼酒,還有一對夫妻各有一個酒莊,那為太太雖然一人顧兩攤,但總是先推薦自己的酒莊的。在超市的酒架上,玲瑯滿目的酒和認也認不完的酒標,對我來說,那些酒就只是商品而已,喝到好喝的,那就是買了一件好商品。但我覺得這個酒展的有趣之處,是那個和生產者面對面的經驗,買一瓶酒,因為喜歡那酒,也因為好像認識了那做酒的人~晚餐的時候,我們開了一瓶酒,一面告訴客人,這是Mme Guindeuil的酒,說也神奇,平常對我來說,酒只有分家樂福一瓶三歐的或Leclerc接近四歐的。可是昨天晚上,我就不會再去說「這是今天酒展買的六歐那瓶啦!」反而對我來說,那真的就是那位馬蛋的酒,喝起來更真切了。可能有點過度浪漫,可是我真的覺得這種活動不只是促銷,而是酒只有在和酒莊主人的生命連結一起,才更有了生命。

逛這種酒展難免就會買很多,真的喔,還會想說留下電話喝完再去訂。所以勢必要攜伴參加,因為呢最後買的酒必須用推車才推得動,然後必須有一個人去開車來,另一個人在門口看酒。所以啦,有志之士記得組團前往,不要一個人去又搬不動,會很嘔的。

成功了,糖醋!

November 9th, 2006 Loulou

YES!今天做成功糖醋喔!這是今天最大的驕傲,因為今天工作沒啥進度,思想上沒啥進展,除了查了幾個像「淘糞工」之類的單字以外。為何會查這種單字呢?因為在念一本天書,單字難還不是重點,單字查就有了,難就難在就算把單字都查出來還是看不懂。看了二十幾頁又從第一頁看,然後進入一種永恆的失敗者輪迴。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終於可以吃飯了!

好,糖醋有什麼了不起呢?不就把糖和錯混一混嗎?我本來也是這樣想。可是之前弄過一次,又酸又鹹又有怪怪的甜,還莫名其妙黑成一團。只好打長途電話回家問媽媽。發現關鍵就在蕃茄醬及冰糖。不過在我檢討之後,才想到上次是很阿呆的用法國紅酒醋,那不黑才奇怪哩!今天照媽媽的指教,以及自己的幻想,終於做出來美美的糖醋雞塊(因為這裡豬肉太臭,不能做糖醋排骨)喔!自己感到很驕傲,不信去十三區那些餐廳點點看,是醜到一個不行,沒我的好吃啦!

好的,作法是這樣: 先做糖醋醬:一大匙白醋一大匙醬油一大匙多一點的冰糖(我媽說要用冰糖煮出來才會亮)蕃茄醬(我覺得法國的色澤都比台灣的可果美暗,就挑顏色比較橘的囉)兩大匙水太白粉少許(我是用玉米粉)把以上東西混在一起 切配菜:青黃或紅椒切片有鳳梨罐更好切蔥,蔥白蔥綠分開 雞塊:雞胸肉切塊,然後用鹽抓一抓,打蛋汁,沾蛋液,裹太白粉,炸到快熟撈起備用。(我沒醃醬油,怕顏色黑黑,不過喜歡深色一點的可以。沾蛋液,因為覺得粉上厚點比較像。) 開始煮:用蔥白起油鍋,炒青紅椒等配菜,快好時倒入炸好的雞塊,再倒入糖醋醬拌炒,醬汁快收乾時加蔥綠,再拌一拌就好囉! 還配了台灣背來的米,這餐吃真好!

Tartiflette

November 4th, 2006 Loulou

我很愛吃有融化起士或焗烤為主題的菜。不過這種菜多半是冬天吃的,在法國不像在台灣可以邊吹冷氣邊吃熱食,只得乖乖等冬天才吃。偏偏搬到南法後,天氣好得不得了,十月底還有個二十三、四度,我則每天碎碎念怎麼天氣還不變冷啊,我好想吃這吃那的。昨天早上,發現本大樓的中央暖氣已經開囉,我想這足以作為冬天到了的指標吧!高興得馬上買了材料,晚餐就做tartiflette來吃囉!不過因為這道菜熱量極高,下午乖乖的先去游泳游了一小時,晚餐就盡情享用啦!

作法其實不困難,要先準備:

馬鈴薯 1.5公斤
大洋蔥 1.5個
燻肉絲 lardon 300克
Reblochon 起士 1個
白酒 3/4杯
鮮奶油 20 cl

作法:
洋蔥切絲,起油鍋,炒至金黃(我用鴨油炒唷),炒好後將洋蔥撈起備用。同一個鍋子,炒燻肉絲,炒熟後也將肉絲撈起備用。馬鈴薯切成大概半公分厚的片狀(我覺得太薄口感反而不好),然後用那同一個鍋子裡的油炒熟(當然如果之前肉絲出太多油,要把油倒掉一點),炒熟就好,不用炒到金黃喔,記得中間家嚴加胡椒調味。然後加入那3/4杯的白酒,稍微拌炒個幾分鐘,就可以熄火囉。

接著拿出一個烤盤,先將一半的馬鈴薯鋪上,再舖洋蔥,再舖燻肉絲,然後再將另一半馬鈴薯鋪上。接著,將那個reblochon橫向切成兩半,有起士皮的那邊朝上,蓋在馬鈴薯上。接著倒入那瓶鮮奶油。

將烤箱預熱到七,然後將那盤準備好的東西,蓋上鋁箔紙,烤三十分鐘(讓起士融掉)。三十分鐘後,將錫箔紙拿掉,烤箱轉高溫一點,烤十分鐘(讓表面焦黃)。就成囉!

切開吃的時候會發現,那起士早已融入馬鈴薯中,最上面只剩脆脆的起士皮~~濃郁的味道中,有強烈幸福的感覺。

Un jour sans faim@@

November 2nd, 2006 Loulou

「今天暫時停止」( The Groundhog Day )是我很喜歡的一部好萊塢喜劇片。故事是一個氣象播報員(比爾莫瑞飾),必須去採訪一年一度的土撥鼠節。這氣象播報員平日為人實在不怎麼樣,也不是一個壞人,但就是機車機車又臭屁臭屁的。對他來說,要去採訪土撥鼠節,就是一種很無聊又帶賽的工作,當然他也就表現得很不敬業,又對同事很不理睬。於是可怕的事出現了,在遇到大雪塞車回不了市區,只好又把車開回土撥鼠節小鎮後,他竟然每天早上起床都是二月二日土撥鼠節這天,惡夢開始出現…

最近我又把這部片找來看,發現它的法文名稱翻得比中文好多了,翻作Un jour sans fin永不止息的一天,意思清楚明白囉。可是我在那裡念念念的同時,突然發現那法譯片名和Un jour sans faim 「沒有餓感的一天」發音是一樣的。覺得很好笑,我想對我來說,沒有餓感的一天應該是比永不止息的一天更嚴重的懲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