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教壞小孩

December 14th, 2006 Loulou

這是一個後母日記的懺悔篇。

話說,傍晚時分,李黑十歲的女兒上線了,在msn上跟我打招呼,因為她找到很多表情符號,就寄來給我玩。

本來好好的,但不幸的事情發生了。

在某一刻,我要打smiley這個字,誰知道,誰知道,前兩個字母,自動的變成了一個性虐待表情符號!!(看,我還得說「前兩個字母」,我真的不能打那兩個字母,不然她來我網誌看圖片,一定會看懂的)我字一打完,一按就出去了。然後,我就看到,在視窗上,那個,有個小人拿鞭子在打旁邊一隻大老二的圖!我的天哪!我想她一定也看到了,救人喔~~早知道乖乖打emoticône 這字就沒事了,我是在懶個什麼鬼啊!

真是太丟臉了~我也不知道她是裝沒看到還是真沒看到,反正我希望是後者。唉,真是一場慘劇。
後來李黑回來,我就跟他說了這個悲慘的故事。他還說:「所以妳教壞我女兒。」 什麼啊,李爸爸,那個表情符號明明就是你寄給我的啊!

於是,今天晚上開始做電腦無色情空間大消毒,創造適合小孩的健康成長環境,唉。

炸醬麵

December 13th, 2006 Loulou

好久沒做這個喔~在台灣做過幾次,在法國因為一直沒看到合適的醬,也沒想到要做。因為其實其中要加的不辣豆瓣醬,連在台灣也不是太好找,至少普通超市沒有,都要去傳統市場買。如果是裝罐的,還不一定會好吃,有時候很死鹹。小時候媽媽都是去永和六合市場裡面一家賣醬料蔭瓜的店買,稱重的。那家的豆瓣不會太鹹,做起來很剛好。因為這東西一做勢必一大鍋,那時常常週末都吃炸醬麵看小胖歷險記,很過癮。因為媽媽做的很好吃,後來我吃炸醬麵就很挑。印象中吃過最好吃的,是在興隆市場對面一個麵攤,醬很濃,卻有一股自然的甜味,不會太鹹,醬也就可以放多,很有料,但後來搬家就沒再去了,店也不知還在不在。此外,當然是藍調的炸醬麵,小時候沒錢,但喝啤酒一定得配炸醬麵,一碗一百多塊卻都花得不會心疼。

出國後就只能吃維力炸醬麵了,但近來我的胃和我過不去,每吃台式泡麵必胃酸,吃韓式的就不會,真可惜了。

那天生平第一次去Belleville,在帶路饕客的引介下,買了豆瓣醬與甜麵醬。哇,我在巴黎都還沒看過耶!今天終於去買了豆干、絞肉回來煮了,喔好好吃喔!以後真的不用再寄維力了~~自己超感動的哩!好香好香,不小心麵又多吃了一大碗。

很簡單啦,把東西統統炒一炒就好,欲知詳情,請協助將本網誌修好,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