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什麼碗糕

February 11th, 2007 Loulou

我現在住新營,因為田野的緣故,常跑善化糖廠。我唯一會走的一條路,就是經過麻豆,然後過麻善大橋,地圖上看起來不遠,可是騎車常常騎到要翻臉。

某天回家時經過麻豆市區,想慰勞自己一下,吃個什麼好吃的。聽說麻豆有家阿蘭碗粿,很有名,我也想去跟人家朝聖一下。憑著直覺,我往高速公路的方向走,果然在交流道下,老遠就看到了「碗粿蘭停車場」的指示牌,哇!生意做這大,連賣碗粿都有停車場。我一看店門口也停滿了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小洞停我的機車。

不過一進去感覺就不太好,因為生意超好,所以要在櫃台拿東西先付帳,搞得像學生餐廳,就讓人食慾全消。不知為何,我對這種生意做很大,然後搞得中央控制的餐廳很是反感,覺得是把吃飯搞得像事業。唉好吧,都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停車了,還是吃吃看。

價格是不貴,料也很多啦,有蛋有肉有香菇。可是老實說,還真是給外地人吃的品質啊。那個碗粿黏黏的、軟軟的,一點都不Q啊!新營街上隨便找一家沒招牌的,口感都比這好多了!甚至比我在法國買粘米粉做的還慘。這碗粿當然是要吃米食的口感,叉子叉下去時要有一種回彈的力道。他們做不出那口感,加再多好料的在裡面也是徒然哩。真想不通生意怎麼會那麼好,廣告可能還是很重要。

吃完之後我又很哀怨地,邊翻臉邊騎回新營。吃得不爽,未免不好吃店家猖獗並排擠好吃店家生存,特記之。

比台北俗還俗

February 3rd, 2007 Loulou

小時候爸爸在花蓮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我們過節或寒暑假都會去玩,花蓮當然好玩,可以四處亂跑,去海邊,去田裡,騎車也是在那裡學的。我雖然小時候住在新營,可是唸書就到台北了,再加上我又是那種能文不能武的,連溜滑梯都會跌倒。那時候和爸爸朋友的小孩一起玩,最怕的就是被說是「台北俗」(ㄙㄨㄥˊ),雖然不太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反正就是被當成台北人就是感覺很耗呆,就是樹不會爬,抓蚱蜢抓不到那種。因此種下我的心結,以後每次被問到是哪裡人,我都會說是台南人,因為我爸媽都台南縣人嘛,是後來發現我真的變得很台北,又覺得這種住台北卻不認同台北的心理根本是過客心態,才開始會說我是台北長大的。

這次回來,發現不得了了,我已經變得比台北俗還俗,根本是個外國俗。

剛回到台北時,某天去逛SOGO,逛累了想說去吃一下Haggaandaz,點了一球法國沒看過的抹茶口味,滿心愉快時,小姐說「一百」,我嚇了一跳,脫口說出:「啊?現在一球要一百喔!」實在是漲價漲太快。那小姐好像以為我沒吃過她家冰淇淋,回了我一句:「我們這是進口冰淇淋比較貴喔!」齁,她是以為我很俗喔!老娘吃你家冰淇淋一球還六十塊時妳還不知在哪裡! 雖然她可能不是故意的,可是這樣回答還真的是很xx,一副我俗到不認識她家招牌那樣。

接下來的幾天,可怕的事陸續出現,比方說進7-11時,會很自然而然的要跟店員說你好(有啦我有把bonjour翻成中文),然後人家並沒有要理我的意思。去屈臣仕買東西,會慢條斯理的把發票收到一處,把鈔票放到一處,再把銅板放到一處,可是人家已經開始結後面的帳,我的東西還沒拿走就佔了後面的位置。

前兩天我終於搬下來新營住,就近(也沒太近)可以去附近的糖廠。買了一台中古機車,想說這樣很方便。赫然發現一件神奇的事,這裡怎麼都沒有機車待轉區的格子啊?我左轉到底要不要待轉呢?不然對面車子一直衝出來很危險耶,但我去待轉就停在斑馬線上了啊。我左看右看,我總是唯一待轉的人。剛剛狠狠的想說那不要待轉好了,結果就卡在路中間,我根本無法判斷人家是讓我還是不讓,最後就以被暴力地叭叭收場。

外國俗的劇本在今天早上達到高潮。話說我去某家長得很像美而美的地方吃早餐,我想吃培根蛋餅啊,可是上頭只寫「培根肉鬆蛋餅」,我就說有沒有培根蛋餅,她們就說有啊(奇怪那幹麼不寫?)然後那表情就是我的問題實在很怪的樣子,但我只是要強調我並不想吃肉鬆而已。我又點了一杯豆漿。豆漿先來,是那種杯子加一片塑膠紙的包裝,小姐給我一根頭尖尖的吸管。我因為想把桌上的報紙收起來,就先把杯子和吸管放在一旁。沒想到,那小姐就跟我說:「那個吸管要從這裡戳進去。」啊?是怎樣?我長得像不知道要把吸管戳進塑膠紙的樣子嗎?可是我還是恭恭敬敬地戳給她看,還說了:「喔,謝謝。」

唉我也不知怎麼了,反正大概就是給人家一看就覺得不知哪來的一副怪樣,難道我每天在路上待轉都被早餐店看見了嗎? 我到底是哪裡長得很外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