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新玩具

June 27th, 2007 Loulou

最近沈迷於一個新玩具:iTune。

已經到了荒廢正業的地步。

事情是這樣的,其實我每隔一陣子就會意識到自己的英文越來越爛的這個事實。但其實爛歸爛,也沒真的很認真花時間救。只會在哪天突然口吃時又緊張一下。

不過這次打擊實在太大了。

話說我們八月份要到蘇格蘭度蜜月,已經決定很久了,機票也訂好了,可是就是還沒訂旅館或民宿。但因為我辦簽證要住宿證明,終於必須處理這件事。我和李黑在家裡推來推去,沒人敢打電話去訂房。好吧,有一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打了一支中央訂房系統電話,詢問某民宿的空房。我覺得我說的對方大概懂了,然後他就回答我:「’é&ç_éç_àè-‘çé)é_”#@, OK?」,我也覺得大概懂了,他的意思好像是說他要跟民宿聯絡再回我,所以我就自然而然地答了OK。結果奇怪的是這先生他又重複了:「^&^% ^&**)(*)(_))**^%%$%#,OK?」於是我又照例回答了OK。ㄟ奇怪了,他就掛電話了耶。至於他到底問我OK什麼,至今仍是個謎。

然後我又發憤圖強了。

想起某天MF說起ipod可以帶著下載的節目到處聽,就又去問問他那是啥。他推薦我先下載iTune,然後訂閱廣播節目,等哪天買了ipod再跟電腦連線。雖然我完全被引誘很想去買ipod,再加上可以免費刻字,又讓我感覺有刺青的樂趣。不過我畢竟還是有理性的,像我這種不常出門的人,應該不需要吧(趕快找不要花錢的一百種理由)。

重點是,上了iTune 的podcaste之後,我就瘋了!好多節目啊!這玩意呢,就是可以訂閱自己喜歡的廣播或電視節目,然後時間到了iTune就會連上網去把它抓到電腦裡,有時間時再聽就好囉。不用看時間聽廣播,也不用連上各家線上廣播了,方便極了。我的朋友很上進都聽那種大學的課程(我也有訂啦,只是放在旁邊沒有聽),我則完全沈迷餘各種做菜與旅遊節目,還有各大家書評。然後因為要專心聽才聽得懂啊,所以,所以我就專心到忘記工作了。

老實講,聽的時間還算少的,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訂閱。我覺得這是一種下載年代的obsession,就是說下載才是重點,聽則是其次了。記得我念研究所時,有個軟體叫audio galaxy的,可以找到好多音樂啊,而且分類做得很好,某個類別進去都可以找到更多該類別的愛好者與音樂,好險它被抄台,不然我研究所不知要念幾年才念得完。

但說歸說,iTune真的滿難戒的。

Fenouil and Wilson

June 26th, 2007 Loulou

法國有一種菜長得滿好笑的,名叫fenouil,我不知它的中文是什麼,好像有人叫它茴香,可是好奇怪,如果它也叫茴香,那cumin的中文又是什麼?但總之,這fenouil亦是某種香料,但這不知是球根還球莖的東西,則可當蔬菜吃。

今天中午有個聚餐,配菜有這樣,席間有人問起那是啥,我說就是某種菜,外型酷似Wilson,沒想到大家竟然不太認識耶。怎麼會這樣呢?明明就很像啊!我完全懷疑那齣戲的製作小組的點子來自這fenouil。不信你看:

我爸媽的超級行程

June 20th, 2007 Loulou

爸媽來參加婚禮,當然也順道玩了一下法國。算一算我老爸這下子就只差非洲沒去過了。這是這兩位少年歐吉桑歐巴桑的第一次歐洲行,行前是既緊張又興 奮。老爸在出門幾個月前猛K英文(雖然經過我去上廁所時檢查的結果,廁所裡的英文書老在同一頁),深怕轉機轉一轉不見了,或者被移民官問問題答不出來。我 們則希望這次法國行能夠圓滿順利,難得來一次,體力與金錢的花費也都不貲。

因為我想讓他們多看一看法國,結果搞了一個超級程,好像阿公阿媽跟到年輕團呀!不過他們還是玩得很高興是真的,雖然很累很累。又因為我拼命要他們嘗到所有我覺得有特色或好吃的東西,結果假期結束後每個人都胖了三公斤。

以下就是這次的超級行程:

出發:

爸媽自己搭著荷航飛到阿姆斯特丹再轉機到Toulouse。因為很怕他們不見,我一直監看著史吉普機場的網站。中間據說出現一段插曲,在阿姆斯特丹 時,我媽看到transfer那個字,就拉著我爸說:「T開頭耶,土魯斯啊土魯斯往這裡走。」老爸驕傲地愛現他幾個月來努力的成果,說:「那個字是轉機 啦,不是T開頭都叫土魯斯好嗎?」

第一天 從阿姆斯特單飛土魯斯的班機誤點,好險他們沒有不見。接近下午一點時在機場接到他們。我爸一直說他在機場講英文的事,不過他是用中文說,當我問道:「喔那你英文怎麼說?」他答:「現在叫我講就不會了耶,可是當場我就會。」

午餐:Choucroute (因為我爸媽是台北那家黑森林的愛用者)他們一致的結論就是這裡的酸菜給得真大方!

傍晚去接了一蕊花小姐。

晚餐:本人特製蘋果烤鴨胸+沙拉。然後我爸媽很厲害地把我們不小心買到臭到吃不下去的起士吃掉,並且勇於嘗試我家所有的酒類。了。

第二天 這是婚禮的前一天,我們東忙西忙的。他們想出去散步卻一跨出門就下雨。我爸一直要去看傳說中的吉普賽人。

午餐:自製泡菜做的泡菜鮪魚義大利麵+燙西蘭花

晚餐:cajun烤雞+烤蕃茄+沙拉(本日吃輕食,怕吃太多第二天會變醜)

第三天 婚禮。午餐亂吃pizza,可是咱這裡的pizza麵皮可好吃的。晚餐就是婚宴囉!

第四天 婚禮過後的第二天我家出現十二個人的盛況,沒辦法,只好吃義大利麵。我爸說了很多奇怪台北市民的故事,大家聽得津津有味,請他準備一下,晚上繼續。

下午率領台灣團去打掃昨天婚禮的場地。

休息一下晚餐又要吃了,這次吃油封鴨胸+馬鈴薯。

第五天 出發去Rocamadour,中途經過麥當勞,推薦大家吃Royal Bacon,爸媽發現麥當勞的飲料可以選啤酒,於是很興奮。

他們覺得Rocamadour很像電影理的場景。

晚餐又要吃了,不過他們大概吃不下了,只點了鮭魚麵。

第六天 來到這裡當然要買核桃酒囉!透早就去買。然後開車去Sarlat的途中經過的山谷真美,他們一直出現驚呼,行程還包括去看被餵得肥肥的鵝。

午餐在Sarlat吃,可是前菜的鵝肝醬不是上等的,摻好多mousse,我不愛吃。鴨胸也烤得比我做的還差。不過Sarlat真是一個不賴的小城,每個轉彎都有驚喜。我媽午餐吃鴨胗沙拉,下午的購物行程就是買鴨胗和鵝肝醬。

回程路上經過Cahors,去看那座橋。

晚上去3 brasseurs喝現釀啤酒。因為李黑開車不敢喝太多,我爸媽覺得這樣真不能盡興,乾脆買了五公升回家喝!

第六天 出發去La grande motte的李黑媽媽家,途中經過Sète,嘿就跟你們說吃生蠔一吃就停不下來吧!

下午在La grande motte 逛逛,喝喝下午茶。ㄟ很快地又到餐前酒的時間,我爸媽吃到什麼都想買了帶回台灣(Chorizo, tapenade),然後晚餐又到了,李黑的媽媽做了blaquette de veau,配酒 gris de gris,我爸媽第一次喝到rosé,無限稱讚(對啦在台灣都拿紅酒加白酒假裝粉紅酒,怪嚇人的)

第七天 出發去普羅旺斯 目標:vaison la romaine李黑舅舅家

先經過Aigues-mortes產鹽區的一座城牆完全保留下來的城。

途經Nime,去看競技場,我爸媽因為看過那神鬼什麼的片,又覺得到了電影裡!

午餐:李黑舊媽做的燻鴨胸沙拉+烤小羊肉 以及côte du Rhone。

下午開車去尋找老爸心目中的薰衣草田。到了Abbaye Sénanque,可惜一片慘綠,來早了,薰衣草還沒開花。只得照相回去自己著色。然後又去Gordes,超可愛的小城。爸媽幫金沐灶買了一件普羅旺斯風小洋裝,還搭了可愛小帽子。

晚餐:前菜是那melon加甜酒 主菜是火腿捲 還有配菜焗烤馬鈴薯(我已經不行了) 重點是甜點有兩樣canelée 和 croquant de provence 太讚了

第七天 去逛Vaison la Romaine 這城很可愛,羅馬遺址、中古小城和現代都市共存。有趣的是中古小城是當時的人挖羅馬城的石頭蓋的。當時當然也沒有保護古蹟的概念啊!爸媽在一個葡萄園前照了像,很觀光客。

午餐:李黑舊媽自製caillette +烤鴨胸 (這裡的烤鴨胸是用葡萄枝去烤的,哇!和我們用插電烤肉機就是不同啊,雖然前菜吃完就飽了,可是仍無法抗拒)

下午去了亞維農,因為太累了,我們讓爸媽去照相,我們就坐在路邊喝飲料了,不過這裡的露天咖啡座價格有點在搶劫。之後去了Les Baux de Provence,也是很古意。然後我們去了Le moulin d’Alphonse Daudet耶!太可愛了,因為李黑的媽媽超愛講Daudet的風車的故事。到此我們已經完全累到不行,到了Arle時,已經不想下車了,來個開車繞雅 爾,可是那裡街道超小的,出來時車身沒擦傷真是考技術啊。

回程開Camargues沼澤區回La Grande Motte,看到法國的水稻田。

晚餐:Tajine 爸媽覺得這玩意真好玩,

本來第二天要去嘉德水道橋的,可是大家一致同意休息比較好。

第八天 這一早我們休息慢慢來。 因為台灣的海灘都沒有木瓜,所以我們決定帶我爸媽去看木瓜園。他們覺得很新鮮,我們還讓老爸與木瓜合影,他笑得亂開心的。

午餐 去李黑哥哥家Bar B Q 結果我爸超愛吃Merguez

本來下午要去逛Montpellier,可是這樣一來李黑要開車就不能喝太多。我爸媽為了要他喝酒,自動放棄去Montpellier的機會。

晚餐 為了感謝李黑家人的招待,我爸媽請大家去Sète吃海鮮。喔那個真是百吃不厭!

第九天 這天是週日,La Grande Motte有市集。帶他們去逛逛。他們覺得最新鮮的事是那超大的起士。並且說這真是跟旅行團看不到的啊。

中午回李黑媽媽家吃鬥牛肉,這是那邊的特色,但老實說我個人不愛吃,味道好重啊。不過我爸媽頗apprécié。

下午出發回土城,途經卡卡頌。不過此行我們已經看了超多城牆,到這裡時我已沒啥興趣。外加卡卡頌怎麼和我第一次來時差那麼多,可能那時沒看過法國太多地方,覺得很驚奇。現在則覺得法國有比這個美太多的地方了。

晚餐我們真的完全吃不下了,隨便亂抓東西吃。

第十天 這天叫做購物及打包行程。爸媽去超市買了很多茶包、罐頭食品、零食。以前我住台灣時也都這樣,所以完全可以理解。

下午我們去土城市中心逛,因為赫然發現此行竟然沒去過市中心。在Place capitole喝啤酒照張像是一定要的啦。

晚餐 我做白酒淡菜喔,當然是配啤酒。之後雖然冰箱還有啤酒,但因為很想讓我媽見識某個酒吧,我們又去我們常去的酒吧喝了一杯。

第十一天 李黑送我們到火車站就必須去上班了,我和我爸媽三人搭火車去巴黎。因為好像不看到巴黎是遺憾。搭TGV頭等艙喔!我爸總算坐到傳說中的法國高鐵。

到了巴黎,他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髒、地鐵很恐怖。哈,早跟你們說了,不過大家都要親眼見到才相信。我們去羅浮宮金字塔照相、去聖母院剛好有彌薩。再 賽那河畔的就書攤竟然看到” Les lettres de mon moulin”,有編號的舊裝書,裡頭還有水彩畫的。因為剛去看過那磨坊,又知道李黑媽媽會喜歡,我們買下來準備當作禮物。然後走了N久的路去買 Pierre Hermé的macaron。一開始他們不相信我說的多好吃,後來一咬下去,我媽完全相信了果然世界上有如此好吃的甜點,很後悔剛才沒買多一點。

晚餐帶他們去十三區吃河粉。奇怪怎麼覺得今天的份量特多,原來是服務生裝死故意送大碗的來。

之後到了鐵塔,可是我們已經累得不想等到它閃燈了(冬天六點就會閃,夏天真是要等天黑等到天長地久)。然後我爸媽又堅持去紅磨坊前面照一張像。當晚的高潮是地鐵發生乘客騷擾司機事件,車子停下來等警察,警察一道就追著兩個傢伙跑,這應該讓他們對巴黎印象更差了。

累壞了,不過回到飯店發現是Julien贏了nouvelle star,真爽!

第十二天 本日上午行程是老佛爺百貨,中午去吃國虎屋烏龍麵。下午去凡爾賽宮。可是累到最後已經不想逛花園了。出來在咖啡廳吃了一個可麗餅,我一面強調這可麗餅和台灣百貨公司地下街的並不是同一件事。。

然後晚餐去聖米歇爾那裡吃希臘菜。那邊氣氛很好,每次有人客進來都會摔盤子,又有個美麗的舞孃在跳舞(我媽說如果這女生去當木瓜,人家一定爭相拍 照)。雖然希臘菜不是什麼特別好吃的東西,肉太多不太健康,不過就是吃氣氛的。和永康街那家跩不拉機的希臘餐廳比,我還是喜歡這裡。

走去搭車時經過巴黎市政府,又照張像,我爸一直念說要把跟隨他多日的保特瓶帶回台灣。在地鐵裡又看到蟲蟲QQ糖,我媽高興地又投了兩包。

第十二天 終於去了凱旋門,並在香榭大道吃早餐。然後去LV買一個包包。不過這之後一路上我都覺得自己成為歹徒下手的目標,很像肥羊。回飯店拿行李時趕緊把外袋換掉。

到了戴高樂機場,我堅持要去吃Hippopotamus。因為他們此行沒吃到牛排,而我覺得在法國要吃一塊好的牛肉,去那裡準沒錯。走了好久又排隊排好久啊,但最後總算吃到了!好吃吧!

送爸媽去登機門,我爸媽又踏上了搭飛機之比手劃腳之路。

終於,粽子

June 17th, 2007 Loulou

好快,這已經是第三度在法國過端午了。

還記得第一年的端午節,在破鐵。因為還沒習慣在異地過節,莫名其妙地超想吃粽子,雖然在台灣時會斤斤計較粽子的熱量,很少買來吃的,但在破鐵那一陣子就不知怎麼地,作夢都夢到粽葉在蒸籠裡的香味。一陣突發奇想,覺得那滿地的中國餐館越南餐館應該會做來應景吧,想說儘管不是台灣味,能找到像粽子的東西吃,也就能滿足了。我把這點子告訴小福星,她還真的很勤勞地問遍破鐵城全部亞洲餐館,用當時的法語程度形容到底想買啥,結論是八成那東西沒市場,沒人做了在賣,唯一的收穫,是學到了近似粽子的法文說法。

第二年到了巴黎,聽到一個好消息,有一個台灣太太做了粽子在賣,雖然一顆賣三歐半,在台灣可是鑽石級的價格,但考量這裡的物價,以及有錢也未必買得到的道理,幾個朋友還是去買了一起來過節。想到那天搭了地鐵,提著那一掛粽子,第一次知道原來粽子那麼重,可是那沈甸甸的感覺,挺實在的。終於,到了法國將近兩年,第一次吃到粽子,感動啊!

可是,可是,這位太太是台中來的,做的粽子就不是咱南部口味。咱南部人包生米的,下水煮了以後,竹葉的香味會融入糯米中,也才有吃粽子的道理。北部人包油飯,我認為這是多此一舉,飯早熟了,豈不與與吃油飯無異?這南部粽,生米沒有拌太多的料,煮熟後便不會與粽葉搶味,米香混和竹香,完全都恰到好處。

可是我只是嘴巴會講,包我是不會的。備料還可以想像,怎麼包就很難想像了。這次媽媽來參加婚禮,我趁機拿了幾個乾竹葉,請她教我們。一開始挺難的,因為竹葉乾的時候不好折,沒包東西空心的也包不好。後來我們拿了濕抹布塞進去假裝是米,才終於包了起來。 媽媽安慰我們說泡過水的竹葉會比較好包,裝了米之後因為有重量,比較好綁,我們因為貪吃,也就相信了,因為總不能把我媽留到端午節後啊。

昨天,我們終於嘗試包了!真的耶,因為竹葉從前一晚就泡水,折起來容易多了,折出四個角之後,因為米本身的重量,就不會在綁上繩子時散掉了。幫這輩子第一顆粽子照一張像:

李黑先生和李愛蓮小妹妹也一起來玩,結果因為每個人的手大小不同,粽子也有大有小,掛上去時也因個人身高不同,高高低低的。沒關係,第一次嘛!

打開來還真的滿像樣的喔,南部粽,就是我們南部粽的樣子啊!順帶一提,吃南部粽是一定要配蒜頭醬油的,那個蒜頭醬油我丟了一根甘草棒下去泡,滋味回甘喔!

給我一串粽子,不如教我做粽子。想到以後的端午不用再四處求粽,就有一種很爽的獨立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