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辦桌

October 26th, 2007 Loulou

昨天在家裡辦桌。 其實也沒什麼理由耶,純粹想吃一頓很台的飯,又覺得這裡的中國餐館表現不讓人滿意,我超怕老抽的,覺得東西都黑黑有怪味,只好自立自強而已。雖然受邀的人都一直問慶祝些什麼,實在想不出來,只能當作試鍋大會。不過後來發現昨天剛好是台灣淪陷日,只好把自己灌醉哀悼一番。

菜單內容:清蒸鱸魚、蕃茄牛肉、家常豆腐、豆瓣明蝦、西蘭花燴雙菇。

酒單內容:啤酒N小瓶、Gaillac氣泡白酒一瓶、紅酒一瓶、高梁酒、以及Vodka + Poire William + Single Malt當作甜點。

其實本來只是要辦高梁酒會的,但不知不覺就把家裡有的東西全拿出來喝了。 吃到酒足飯飽、杯盤狼藉,才拖著顛顛的腳步上床睡覺。今天起床當然就受到頭痛的制裁。

不過好累啊,為了讓所有的菜同時上桌,同時都是熱的,就動用了我家新的舊的、瓦斯的與電的全部的WOK才完成一個晚餐,想到台灣九十九塊就可以吃到熱炒,還是覺得台灣真好哩!

這頓當然是比較認真煮的,花了不少時間。不過我想到小時候家裡每天其實都吃得滿認真的,雖不是辦桌但應該至少都有三道菜一個湯,突然發現爸爸媽媽的偉大啊!

開鍋第一道

October 23rd, 2007 Loulou

我夢想一支鐵製的鍋子已經很久了。

鐵製的鍋子有什麼了不起呢?這就要講到台式熱炒的精髓。記得小時候看爸爸煮菜,他都是先下蔥乾炒,炒到香味四溢,才放油,接著炒菜。到了法國之後,因為一開始用的是電爐,溫度不夠,炒菜不香是必然的。可是搬到土城後雖然有了瓦斯爐,但我發現紅蔥頭怎麼爆還是沒有在台灣香,在台灣都是一家炒菜萬家香的,在這裡怎麼都要用力地將鼻子湊到鍋前去聞。我的結論就是,是那爆香的方式不對,肯定是要先將燒熱才能放東西。但是這裡買的鍋子都是鐵弗龍的,不能乾燒,自然鍋子不夠熱,香味也就出不來。

之前在Paris Store看到有賣醜醜的鐵鍋,雖然其貌不揚,一只卻要二十多歐,就是有一點在搶劫的意思。雖然台灣鍋子也不便宜,但至少材質不錯,也做得漂漂亮亮的。這裡就是很貴,因此我也都耐住不買。

可是今天我已經想不到理由要開車去哪裡了。超市昨天才去過,Paris Store也週末才去過,我又不能開去喝一杯,因為這樣我會開不回來,我也不想開去要付停車費的地方。想來想去,還是決定挑戰Paris Store,一來我還沒自己去過,在我的活動範圍中,這的確是急需要能夠自主完成的目的地。好呀,可是買什麼呢?買鍋子好了!

於是我就出發了,首先繞了住家附近三大圈,才找到上快速道路的出口,這裡圓環實在太多,以致到處都長得很像。接著也不知為何竟然大塞車,於是我就一直練習啟動,但是今天都沒熄火,不錯!

終於買到鍋子了,今天晚上就開始了鍋子(話說有學問一點的叫「鑊」)的受洗大典,可是並不是每一道菜都能表現出鍋子的奧妙,像煮泡麵就沒什麼差,好吧那就挑戰家常豆腐吧!喔果然有香味四溢的感覺,好久沒享受鍋子冒煙的快感啊,東西下鍋時會有ㄘㄘㄘ的聲音,聽來真舒服!然後豆腐都沒破,我決定相信是因為用這只鍋子溫度夠高的關係。反正真是太好吃了,雖然不知用舊鍋做會怎樣,但我們還是決定相信是新鍋子賜給了豆腐美味。

當然本來白白的鍋子在經過受洗大典後就變成黑的,並且再也洗不掉,可是沒關係啦,在台灣看到的的鍋子從來都是黑的呀!

秋眠

October 11th, 2007 Loulou

隨著秋天的腳步越來越近,我的睡意也越來越濃。經過了幾年的實驗,我終於發現是由於秋天的關係。每到秋天,我的睡眠時間就會越來越長,有時不小心吃飽飯後睡一下,起床時已是下午五點。而且這種午睡完全沒有提神的作用,只會越睡越累。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這種季節涼涼的、靜靜的、步調慢慢的,然後一不小心就會睡著吧…

來貼一首歌。無聊上網找來的:

哈,想到是哪部電影了嗎?跟睡覺比較無關,跟醒來比較有關…

獨立日記之Born to be free…to buy

October 8th, 2007 Loulou

今天是值得紀念的一天,我的獨立紀念日。因為今天是第一次自己開著我家的手排車出去(然後活著回來),之前要不是有教練就是有李黑在,一直不知道自己上路會發生什麼事,能不能應變。李黑因為得到另一台大一點的車,所以我家的標緻306現在是「我的」車子,雖然背後貼了一個屬於我的紅字A,但我還是高興能開自己的車出門。

我想起大學時候,考到機車駕照,並自己買了一台機車時的心情。完全就是灰姑娘再也不用等南瓜車的感受,只要自己騎著小ㄅㄨㄅㄨ,愛上哪就上哪,愛幾點回家就幾點回家。雖然我父母不是很爽,一來因為怕危險,二來當然是我開始將門禁視作無物,但那是對自由的重要初體驗,也是屬於passage de vie的一環。開始工作的時候,機車還是很重要的代步工具,可是後來由於髮型越來越需照顧,對戴安全帽這件事越來越不滿意,外加台北出現了捷運,漸漸地我就向大眾交通工具靠攏,脫離駕駛人的行列。

出國以後,在Poitiers和在Paris當然都用不到車,自然也就漸漸地忘了當初是怎麼考過駕照的了。 直到搬到土城,才發現不會開車真是麻煩,進市中心還好,有公車搭,若是要到周邊小城串門子,甚至上亞洲超商買東西,還是到其實不遠的商圈逛逛,都有困難。我很討厭那種事事依賴的感覺,但不巧,此時年紀比較大了,不像剛學會騎摩托車那般不怕死,人越惜命,就會越膽小,所以開車對我來說便成一大障礙。外加法國道路彎彎曲曲、圓環多,規矩不同…總之,就是一個難如登天狀。

直到最近向職業婦女之路靠攏,才發現不會開車真的不行,又用力去練了一番。

今天下午,約了個和職業中心人員的約會,不遠,又是白天李黑不在,我決定逼我自己開車去。真的順利的開到了!在某個露式障礙斜坡並沒有倒退嚕,一路上也都沒熄火,還順利把車停好了,耶!因為以為自己停車需要很久的時間,所以好早就出了門,也因為一切順利,所以還在車上等了一下子。約會完畢之後,覺得只開這樣不過癮,給自己一個理由說要到商場去照大頭照…結果,不小心,手癢,就買了幾件衣服。沒辦法,一高興之下,覺得那件紅色麂皮長大衣,簡直就是為我量身訂做的啊,又剛好在這麼美好的日子裡被我遇到了。

雖然我還是強烈的意識到在廣告中,獨立女性的形象常常是與她們的消費力連結的,這是個陷阱,把能夠獨立開車去買衣服當作某種象徵,也是一種白癡的舉動,可是想那麼多幹嘛,高興就好啦!話說在買某件衣服前,我覺得有點貴,店員就說:「有時要寵愛自己。」唷,真的有夠陳腔濫調的,我也知道這是要賣我東西的措辭,不過我還是買了。 買了重重的一堆東西,不用打電話叫老公來接,也不用走路去搭公車,真是好極!好像又回到大學時剛買到機車的感覺,一種對自由的嚮往,和擁有自己的車的感覺。

最高興的當然是一件以前一直做不好的事終於會做了!雖然會開手排車沒啥了不起,大多數人都會,也沒什麼真的大用,甚至會被自排淘汰,除非哪天要開卡車搬家。可是因為我人生裡不會的兩大做人基本要事終於少了一樣,還是值得慶祝的 ,另一件還不會的,很鳥,就是游泳啦!

警鈴聲響起

October 2nd, 2007 Loulou

昨天在路上發生了超驚險的事!

話說由於我太想開車了,所以等李黑回家,我就硬找到一個理由說要去超市買東西。當然也一路平安地就開到了超市。但誰知東西買完後,天就黑了,對呴,秋天到了,日照越來越短。我赫然發現我並不會開大燈,這也沒關係,只是對車子性能不熟,不是我的技術問題。幸好李黑在旁邊,打開大燈,上路了。

Blagnac的LECLERC那裡在蓋停車場,原本要繞的某個圓環被堵起來,然後四處圍滿了隨時會刮到我的車的工地圍牆。好險我專注地殺出重圍。

開開開,開到了一大超大的圓環,因為亂改路使我迷路,我根本就不知道要從那個出口出去。我問李黑,他說要繞到左邊出口。此時呢,因為我是好學生嘛,所以就記得駕訓班教練說的,如果要繞到左邊才出圓環,那麼方向燈要打左邊,並且在圓環內要走內圈(即左側)車道。因此呢,我就開始往裡面開啊,誰知旁邊這台車開始給我大按喇吧。李黑說妳幹嘛,他在左邊妳還擠他。我還不知悔悟,一直說可是我已經打了方向燈啊,況且教練說…他繼續說可是妳在右邊怎麼往左邊擠?此時我才想起對呴,因為平常的路都只有一個車道,教練倒是沒說到要左轉的話遇有兩線車道要在近圓環前就靠左邊…

此時我心裡真的感到對那個被我擠的人非常抱歉,好險沒把他擠到圓環花圃裡去…

正在後悔的當時,耳邊突然出現警鈴聲。我心想奇怪,剛剛沒看到救護車啊!是我速度太慢嗎?我現在要閃去哪裡?

過了幾秒,我看見一台法國軍警的車繞到我前面,才終於知道發生什麼事。就是:我誰不去擠,竟然去擠到警察!這聲死啊!以前只有在美國影集裡看過警察這樣攔人的,好像要馬上停下來,可是我在一個大圓環的內圈啊,我要停到哪裡去?為了不讓他感覺我有逃跑的意圖(我也跑不掉,因為一緊張就熄火了,我跑啥啊),趕緊把速度慢下來,就停在花圃邊。

警察先生非常生氣的下車了,說:「知道我為什麼攔你們?」李黑趕快說:「知道知道,我們不該往左邊車道擠。」(趕快認錯)警察還是氣呼呼:「這太危險了知不知道?」李黑又趕緊解釋:「對對,可是我老婆是外國人,他們那裡規矩不一樣。」(對趕快說我笨就好了,沒關係)但剛從死裡逃生的警察,還是很火大,繼續說:「我可以吊銷你三年駕照的!」我心裡暗笑,隨便你啊,我是外國駕照,你怎麼吊銷?可是李黑覺得他實在在胡說八道,就問他:「怎麼說?」喔我的老天!他說十年也隨他說啊,趕快把他打發就好了嘛!但李黑還是堅持沒有人有權力吊銷人家三年駕照…

好啦警察終於回他的車上,大概是因為趕著回家吃晚餐所以沒多刁難。可是我卡在圓環上,然後後面車子一直出現,媽喂! 為了不讓警察發現我真的不太會開車,等他走了以後才慢慢喬出來。

因為我結婚換了身份,所以要在一年內去把台灣駕照換成法國的。本來想趕緊去換以免夜長夢多的,現在想想還是先別換,用學生身份撐一撐好,以免一換到駕照點數就被扣光,只得去重考了!

乾燒干貝

October 1st, 2007 Loulou

好久沒認真做吃的,自從我成為一個wannabe職業婦女之後呢,做菜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今天又有一點想下廚的心情,於是有了這個美味晚餐。

La Vie en Rose

October 1st, 2007 Loulou

赫然發現這個部落格好久沒更新了,因為最近忙嘛!忙些什麼?說到底,就是忙著用心過生活。

當學生實在當了很久,要開始計畫著工作這件事讓我很興奮。畢竟以前一直沒用力想工作的事,雖然偶爾也擔心畢業後找不到工作,但都只是隨便想一想,畢竟離唸完博士畢業,是彷如下輩子那般久的問題。而現在既然不念了,我這人又閒不下來,做些什麼好呢?

我是不太可能去當上班族的,尤其在法國這地方,因為這裡的笨蛋比例比台灣多很多,加上體制又比台灣僵化一百倍,去當上班族肯定要超痛苦的。所以我想自由業還是最愉快的。從九月初放完暑假開始,我開始找些管道,與一些網絡聯絡,順便接接翻譯、寫作案。結果出奇順利,莫名其妙地得到許多事做,暑假買的行事曆本來因為不念博班要拿去送人了,又被我撿起來用。

現在每天都為計畫中的一些事感到興奮(哇,真是不同於當時打開漢娜惡蘭就期待快上床睡覺的心情啊)!就像那時想的,若我本來計畫還要花四年去唸書,那現在根本是撿到四年,又沒人逼我去賺錢,所以可以很自在的構築自己想做的事。覺得人生很難得有這種可以慢慢來的時刻。想到那時大學畢業,因為緊張畢業即失業,所以有工作就趕快去,最後感覺都在消耗自己,研究所畢業後因為趕著存錢出國,更是想到去上班就萬般痛苦。現在則對生涯有許多不同的觀感,然後比較會去投資自己,而不是一味消耗。我也很享受這種能當自己的老闆的感覺。

發現我自己有兩個大問題:英文不斷退步以及不會開手排車以致不夠自主。所以開始補救這兩件事,一來找了個美國人練英文(天哪,我的發音實在很恐怖),然後又再度進入駕訓班(這次終於出師了)。

總之,覺得有一種可以掌控生命的感覺,真好。La vie en r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