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皮條翻譯社

January 3rd, 2008 Loulou

在台灣,翻譯是項賤差。因為寫作反正也是一項賤差,從國中到現在,稿費從來就是在一塊和兩塊新台幣間變化而已。翻譯更倒楣,因為不被認為是項創作,好像只是拾人牙慧,所以稿費更慘,總是在那種零點幾塊台幣的幅度徘徊。不過翻譯書的價格低廉,也是可以理解,除非是去翻哈利波特,否則一般不是暢銷的書籍,一刷能賣完就很厲害,根本是大夥求著出版社出書的,誰敢去談價呢,有時還怕出版社因自己翻的書虧錢,內心過意不去。如果出版社只考慮賺不賺錢,那很多好書是根本不會被出版了,於是愛讀書的、好翻譯的,都和出版社間形成一種默契:價錢不重要,書問世就好。好在會從事書的翻譯的人,多半也不是看在錢的份上了,除了翻譯所能得到的樂趣外,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印成鉛字,還是非常爽快。

以上在說的是書的翻譯。

但市面上還有一種翻譯的市場,就是商業翻譯或文件翻譯。這種翻譯,譯者當然毫無版權可言,翻完就是別人的,當然不會在別人的契約或文件上打上譯者的名字吧!而內容也遠較書來得短。因此在邏輯上,商業翻譯的價錢應該比學術或文學書籍的翻譯價錢要高。一來沒有版權,完全就是一筆買賣;再者越短的文件翻起來越辛苦,一篇一萬字的文章絕對比二十篇五百字的文章好翻,因為翻譯會越翻越順,如果二十篇短文更有各的詞彙,那可辛苦了;最後,反正商業文件就該有商業價格,如果對於出版社我們會想共體時艱,那實在是因為很想看到書籍問世,跟一般商業公司當然就沒這層瓜葛。

總之,我一直以為在台灣也一樣,商業與文件的翻譯價格是比較高的。我自己曾經給台灣的翻譯社翻過法國的在學證明,上面的內容只有我的名字、學校的名字、系所年級、學籍號碼、註冊年份,短短五行字(其中大部分是數字與人名),台北的翻譯社要價八百台幣,高雄四百。

可是事實結果完全不然,我終於發現,在台灣什麼最好賺,開翻譯社最好賺,比皮條客還要厲害很多。

話說我看到104整天有人貼徵兼職翻譯,我就也去試試看,反正不用出門多少翻些東西。先試了某一家,叫我試譯,試譯通過之後他們就跟我說價錢,每字0.7台幣。我想說不對吧,翻譯書的話每字0.7還可以理解,如果一本書十萬字還可以賺七萬。文件每字0.7太誇張了喔,那像我那個在學證明不到二十個字,譯者難道只賺十四塊?那我付的好幾百塊是誰賺走了?

我就想說大概是這家定價低,於是又去問別家。

這一次是應徵一家網站看起來超正經,一副他們兢兢業業只為翻譯事業而努力的樣子。我想說要有好價錢才有好譯者願意效力,就留了資料。

很快地,收到他們的回覆。這次寄來一張長達數頁的考試卷,就是要考譯者程度。我覺得很討厭,我覺得要求寄作品集即可,因為通過試譯又不一定有稿子,我也懶得白費一整天去寫那個考試卷。最慘的,是信末有一段話,要譯者自行報價。上頭寫說建議如果是新手,就從0.5台幣一個原文字算起,因為太貴的東西不是每個客戶買得起,「除非你的程度非常好,媲美外國人」。我看到這句話完全就大爆炸!什麼叫「媲美外國人」?為何我要「媲美」外國人?為何外國人就比我好?真是神經病了這公司。

那個價錢我當然覺得無法接受,就算我不是新手,但能比0.5又高到哪去呢?本來不回信也就算了,偏偏我越看那口氣心情越不好,是怎樣?台灣人就要當廉價勞工嗎?他們又付給外國人多少錢?賭氣之後我就回信了,我說既然貴的東西貴公司客戶買不起,那也就不用浪費時間叫我試譯了。照他們的價錢,我如果翻那個在學證明只能賺十塊台幣,就算翻譯只要三分鐘,再加上開電腦和存檔、寄出,前後一共十分鐘好了,那不是等於時薪六十?比去麥當勞打工還低。

沒想到對方也回信了,這次說:「一塊以下都可以。」一塊?好啦,就是說我翻註冊證明可以賺二十塊喔?等於從麥當勞升級到去西餐廳打工。那還是老問題,為何客戶要付四百或八百,譯者只能最多拿到二十塊?中間的錢哪裡去了?

本來也是覺得真討厭就不要回了。可是某日想到,咦,既然他價格這麼低,那我不要當他的供應商,改叫他當我的供應商好了,我就可以把法國的案子發包給他們。於是我就回信,說價格這麼低換我跟你們買服務好了。

這次他又回我信了,原文照登:「 法文約NT3.5到4.5元/per source word,1元是我給翻譯人員的價格。」

天哪!就是說他們給譯者的價錢是實際拿的錢的百分之28-22之間,其他的通通進了他們的口袋!一般商場上的佣金是百分之15-20之間,皮條客比較狠,賺大概三、四成。可是我還沒聽過這種賺賺到七、八成的!我在法國也拿過翻譯社轉發的案子,但對方佣金頂多兩、三成,沒看過像台灣這麼狠的。

可是我想這家台灣的翻譯社應該不是特例,照其他翻譯社開給譯者的價錢,我想每家公司應該差不多。

偏偏台灣又沒有公設翻譯人,其實只要自己成立公司刻個章都可以接案,我實在想不通為何會有這些翻譯社的生存空間呢?如果譯者都可以獨立接案,不透過這種蟑螂翻譯社,那譯者就可以拿到合理的價錢啦!我不是要說譯者都要大賺特賺,可是我想價錢必須「合理」,因此我才會覺得零點幾塊台幣翻譯書還可以,因為翻譯書背後有不同的滿足,而礙於市場限制價錢也不可能太高。但這種商業翻譯社這樣大賺錢,就感覺很噁心,是什麼時代,落得商人可以這樣欺負文人啊?

並不是付的錢很低就一定是剝削,但付很低的錢給譯者卻賺取高額差價,那肯定是剝削。因為許多譯者不知道客戶端實際付多少錢,也因為很多譯者是學生打工不會去想到開價這種事,因此這些翻譯社就可以在其間大賺特賺。奇怪的是,這些譯者明明都是自己掌握生產工具,根本不是用翻譯社給的電腦,卻還會被剝削至此,馬克斯地下有知,也會跳起來把自己的理論改一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