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台灣的味道

February 17th, 2008 Loulou

很久以前就看過Nelson這篇寫Nelson媽媽獨家川式牛肉麵的文章,不過一直不敢嘗試。一來是因為看來段數實在很高,二來則是因為在法國從來就找不到牛腩這玩意,怕花了大把工夫卻又做出橡皮筋牛肉,只得做罷。

這兩天因為李黑的媽媽和哥哥來玩,想做點什麼很道地的東西來吃,順便考他們拿筷子的功夫,便鼓起勇氣嘗試這個牛肉麵。哇!果然超好吃,連用筷子夾麵會一直滑下去的法國人都讚不絕口啊!

因為法國食材不同,來做個筆記,以免下次忘記。

法國雖然沒有牛腩,可是這次買的這塊肉真是太對味了,有很滑嫩的筋,簡直就是做出一鍋半筋半肉啊!肉既沒在燉煮過程中硬掉也沒鬆掉,我想這應該是法國牛肉切塊中最適合做牛肉麵的一塊了。這塊肉叫做 jarret avec os arrière,應該叫做後腿肉吧。買回來後自己去骨,把肉切塊,骨頭當然要留下來熬。

然後照Nelson說的,先把肉用在熱水中加薑燙過去腥。接著在大鍋中用麻油依次加入蔥、薑、蒜爆香,然後加入牛肉塊快炒。接下來,加入八大碗水、一小碗醬油、一點白糖、一點米酒(因為沒有米酒我用了紹興),再加入豆瓣醬(我沒有不辣的豆瓣因此省略,是加了兩大匙哈哈辣豆瓣),再加入牛肉滷包。因為使用壓力鍋的緣故,壓力鍋發出聲音後轉成小火燉一小時便行囉!

味道真的是台灣賣的那種耶!我發現大骨在這當中是不可或缺的,應該是流到湯汁中的骨髓起了重要的作用。所以如果買不到帶骨的牛肉,也要額外買一下大骨。因為有道法國菜是牛骨髓,所以大骨容易買,一段六、七公分左右大概一歐,買個兩塊即可。

PS其實上桌後還加了蔥花,可是拍照時忘了…

最近

February 14th, 2008 Loulou

一月忙了好大一陣。我的第一個案子,在離我家75公里外的某工廠。因為早上出門時天還沒亮,路上又時常起大霧,我實在不敢每天開車來回。只得搭乘法國最不穩定的大眾運輸系統—-火車來回,也就是說我的時間必須配合車班時間,因此得更早出門了。這距離說起來不遠,以前在新竹念研究所時,我還是住台北通勤,想想也不是做不到。但彼時早起搭車去求學,和此時早起搭車去工作,真不是同樣的心情啊!早起搭車去求學聽起來總是豪壯些。

不過開始工作,讓我對這個社會可以有一些更近距離的觀察。比方說,要不是每天要搭火車來回,我也不會知道火車那麼會誤點。我可以說,幾乎沒有一班準時過,都至少會遲到個十分鐘,但在一個小時的車程,遲到十分鐘,等於是有六分之一的誤差。某一天,更因為火車查票員沒來上班,那班火車就突然地被取消了,害一車在車上準備去上班的人,必須在寒冷的天氣裡等待一小時後的另一班車,並緊張兮兮地打電話說會遲到。此時,我突然開始暗自咒罵:「馬的,這種服務品質還有臉跟人家罷工要退休金喔?」不管這是左是右是應該不應該或正確不正確,我發現我有了一個正常法國人的牢騷,而這個,是關在布隆尼窩居想著當社會學家的我不會知道的。

我的客戶A集團是生產設備的,而這個工廠,是買下雷諾自動化設備的廠房,處處都還留有雷諾的痕跡。第一次進入法國的工廠,讓我很興奮,因為讀了好多法國工人的書,就一直沒機會進法國的工廠。而且雷諾耶,在勞動社會學的研究中,汽車工人一直是個重點,總之我簡直是為著瞻仰勞動氣息來的…觀光意義大於工作意義。在工廠裡,果然有一條貼滿CGT與FO海報的長廊,寫滿了抗爭抗爭與更多的抗爭。然後在表面和諧的關係裡(就是大家早上都要握手握一圈,看到幾個人就要握幾次。看吧!腸病毒就是這樣傳染的),卻隱含著管理階層對工人階級的瞧不起,以及工人對管理階層的暗幹與不爽。而我,則抱著觀察的趣味和他們相處著(提醒:下次再有機會要帶乾洗手)。

因為時間被這種工作的步調劃得整齊,竟然連週末的休閒也規律起來。以前總會晃晃晃週末就過了,因為我的週間和週末沒太大差別。這會兒週末變成稀有資源可得好好利用,於是竟然每個週末都看電影,還用心地跟附近的電影院檔次配合得完美無缺,看了藍莓夜、色戒、Sweetney Todd、No country for old men。然後在晃蕩晃蕩的火車生涯中,竟然看完了兄弟磚頭小說和一本散文集,還順便把射雕也複習了一遍。好像很多年沒這麼有秩序感,連休閒都這麼列入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