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Arcachon 生蠔之旅

April 10th, 2008 Loulou

三月份又渡過了半個月的早出晚歸口譯生涯。好險比起一月,日照已經長得多,搭火車回家時至少天還沒黑,還可趁著早春的陽光看看風景。發現白天的景致和夜晚真是不同,原來我每天搭的火車會經過許多高高的鐵橋,橋下還有靜靜的小溪流過,這個世界比黑暗中的立體多了。不過說欣賞景致只是強顏歡笑,其實我還是累得像狗一樣。(PS累得像狗是成語嗎?打這四個字的時候自然注音會提供詞選耶)

案子好不容易做完了,剛好遇到一個三天的復活節週末,我們決定來個小旅行。 因為工作太累了,我的腦袋裡一直出現上次回台灣時電視一直播放的蠔精廣告,因為不斷被轟炸的結果,我也開始深信吃蠔可以補的這件事,於是決定來去生蠔產地吃生蠔。地中海畔的Sète已經去過了,於是決定向大西洋岸出發:就去Arcachon吧!其實我不太知道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只知道是在剝耳朵那一頭,外加每次出現衛生問題生蠔被禁止食用時,蚵農就會抗議,然後也會和台灣一樣在電視上演出「我吃給你看,不會怎樣」的劇碼。

法國的三月會下春雨,今年更是真的下個不停。我們告訴朋友要開車去Arcachon吃生蠔的想法時,還得到一陣哈哈大嘲笑。一來是因為生蠔在市場就買得到,二來冒雨跑那麼遠未免瘋狂。但是很神奇的,我們出發的那一天,竟然出現多日來難得一見的陽光。而據說土魯斯還是繼續下著雨哩!為了證明這不是一次濕漉漉之旅,我們替藍天也拍了照。到了Arcachon停車位一位難求,才發現,有先見之明的不只我們呀!

Arcachon瀕臨一個海灣,在距離剝耳朵六十公里處,這個海灣以產生蠔為主(也可能有別的活動,但我只認識生蠔)。灣內有許多的沙洲與自然保護區,而在海灣周遭以及沙洲產的生蠔,便以地方命名。 雖然以養殖及漁業為主,可是據我們去房屋仲介調查的結果,這裡的房價貴得驚人,大概是我住的Blagnac的二至三倍喔,可是我家隔壁有空中巴士他們又沒有!我的結論是蚵農是一種比空巴工程師還夯的職業…

這裡有好多好多Tapas Bar喔!然後在建築上也很有巴斯克風格,當然仔細想想這裡離巴斯克與西班牙確實都不遠。 尤其是到滿是豪宅的「冬鎮」上去看,簡直就是巴斯克布爾喬亞特別版啊!

我是一個看到Tapas這個字就會精神起來的人,於是當然不顧晚餐要吃生蠔的這個目的,還是在晚上六點多時去點了幾樣小菜下酒。

不幸的是,在開了一下午的車,散了一些步,喝了一些酒之後,回到飯店,我們就呼呼大睡起來了。睡到十點,完全就錯過了生蠔晚餐!

這實在是太蠢了!醒來時,李黑說他並不餓,其實我也不太餓,但總覺得不去吃生蠔實在有愧這次旅行啊,我們還是強迫自己覺得餓了。就這樣,晚上十點多,冒著雨,我們只能到海邊上專賣給觀光客的餐廳去。雖然一點也沒有在地的味道,雖然搞不好賣得比土魯斯還貴,但我們還是決定豁出去了。

進到餐廳,我本來只要看生蠔那一欄的,沒想到,在黑板上竟然看到有海膽耶!這裡的海膽算顆賣的,我們只買得起三顆。我真是太興奮了,因為我雖然知道法國有人吃海膽,但是似乎不是每個地方的人都吃,也不是每家海產店(對啊這個也叫海產店不然要叫什麼)都有賣。我自己買過一次回家開,刺得滿手不說,好不容易打開了更是只有海水啊!在餐廳裡有人幫忙開好多好!上桌後發現果然不賴耶,果然好甜好鮮啊,把生蠔的風采都搶過了。雖然跟台灣吃到的比起來還是很小,可是味道不比台灣遜色喔,我想是因為剛開出來還在殼裡的緣故。

第二天,我們還是覺得餐廳好吃歸好吃,但總覺得有點阿呆觀光客的感覺,所以幻想要來一種在地之旅。我們想像的就是要去蚵農的家買生蠔的那種狀況。

可是車還沒開到蚵農的家,就先經過了市場。我是一個逛市場迷,怎樣也要停下來去玩玩。這是市場太神奇了,我覺得完全也是為觀光客設計的。有幾攤賣地方特產酒的,真騙肖,我就不相信在地人會跑市場去買名產…不過沒關係,我們真的是觀光客呀,所以我也玩得不亦樂乎,很想買各種Tapas和火腿回家。最厲害的是,根本不用去蚵農的家啊,這裡就有很多賣生蠔的。可是不幸的,價錢與敝城的市場賣的差不多,甚至更貴。不過選擇真多,每種蠔都有產區跟名字唷。 照片後面就是一家蠔攤。

市場裡有個路邊攤似的酒吧,推出生蠔品嚐加一杯白酒套裝。很多歐吉桑在那邊吃喝。於是我又開始嘴饞。那時是早上十點半,我想李黑一定會覺得用生蠔跟白酒當早餐很奇怪,可是因為我在旁邊不斷嚥口水,他就被說服了。哇!這個生蠔,真的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說不出來為什麼,總之和平常買的,以及前一天餐廳吃的都不一樣,真的是吃完還口齒留香哩,覺得他比其他的都有味道。為了將來還能吃到一樣好吃的,我們終於問了老闆這生蠔是哪一種,他說:「當然是banc d’arguin啊,那是最好的!」然後還教我們辨識的方法,他說這種蠔的殼邊邊有好像被剪過的樣子(花邊狀)。我們當場因為像發現寶一樣聽得一愣一愣的以為自己聽懂了,但後來又遇到生蠔時,才發現:哪種生蠔的邊不是有被剪過的樣子啊?老闆這招有教跟沒教一樣。

後來雨越下越大,我們當然沒去蚵農的家了。嗯,不過認識了banc d’arguin也算收穫一樁,以後就可以直接從網路指明這種生蠔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