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MEGA installation

May 25th, 2008 Loulou

Voilà !我家的新工作環境!

買新電腦的念頭已經有一陣子了。雖然來法國時買的那台桌上型電腦一直還在,但只是出自一種念舊的心態,覺得它的機齡和我來法國的年齡一樣久,基於一種戰友的情誼,不好意思請他退休,只好安排一個位置,讓他在一旁安心養老,做些不太費力的工作。其實家裡類似的戰友還有很多,像是燒瓶已經裂開的美式咖啡機、佔的空間與實用功能不成正比的烤麵包機等等。不過他們都跟我一起在Poitiers住過,一起搭了卡車上巴黎,又搭了我家的老標緻一起來到土城,一起這樣南征北討過,我對他們也就戀戀不捨,不忍心把他們換掉。

除了這台元老級的桌上型電腦外,平常真正必須做粗活的,是兩年前買的筆電。其實我對這台IBM非常滿意,他真的很耐操。某日我帶著他去搭火車,法國人的火車,置物架做得老高,我在那裡努力的要把東西放上去,四下並沒有人要來幫我的意思,一不小心,整個電腦包就摔下來,砸到前座一個女生頭上。我很慌張的跟她道歉,她卻蠻不領情,我自然見笑反翻臉,一面在心裡想著:「活該,誰叫你剛剛不幫我。」一面趕快去看我的電腦有沒出問題。IBM果然很厲害,砸到鐵頭身上,仍然完好無缺。(最近看到聯想已經開始把IBM的標誌拿掉,然後做出還是黑黑卻盡失優雅的筆電,我就開始很緊張。希望IBM之後可以把商標再賣給別人,可別被聯想吃了。不然以後我們怎麼對付鐵頭呢?)

可是最近嚴重的發現,用筆電工作,與我的背痛有嚴重的關連。這點唸書的時候沒發現,現在工作卻發現了,也足以顯示我之前多麼不用功。為了不讓我成個駝背小妖怪,弄個舒適的環境似乎是必要的。

從台灣回來之後,我們就迫不及待的訂購了電腦,並且每天等啊等的,一天要上郵局網站查詢貨物查好多次(郵局可能以為自己中毒)。好險在三天之後的一大早,電腦就送到囉!

因為翻譯時常常要開兩個文件,一個原稿,一個譯稿,視窗開來開去實在很煩。於是,我買了兩個螢幕,這麼一來就可以一面打字一面看原稿囉!我對這樣的安排非常滿意,並且覺得自己真是電腦小天才(羞)。不過截至目前為止,這樣的裝置並未對翻譯造成任何幫助,因為現在在翻的稿子是要把原稿蓋過去但兩個螢幕有一個非常大的好處,就是一邊工作一邊MSN的時候,可以在一個螢幕工作,把聊天視窗放另一個螢幕,就不用一直放大縮小視窗,也不會發出咚咚咚的聲音(這聲音在客戶打電話來時常常令人很尷尬)。

如此一來,我家一共有三台電腦,加上李黑的小孩帶來他們的筆電,就會有四台。可是印表機還是那台初來法國時花了五十歐元買的,在當時就已經不知道幾歲的HP古早辦公用印表機。我對這位戰友也是非常滿意,用了三年半都一樣穩定,並且沒換過碳粉,他除了長相笨重(他有十五公斤重,第一次必須獨力把他幫上三樓時,真的很想把他丟下樓)以外實在沒有別的缺點,我想是以前製造的辦公機型品質,遠比現在的家用印表機好的緣故。這老舊印表機當然沒有USB接頭,而新電腦已經沒有那種平行插孔,必須買一個轉換插頭。突然,我們想,FREEBOX的後面有USB插孔啊,那印表機換成USB插孔後,是不是可以直接接在網路盒上?咦,沒想到一試之後卻成功了!哇哈哈,所以現在每一台電腦都可以直接透過無線網路上網,並透過無線網路列印!

真是一個非常屌的MEGA installation !特為文炫耀。

話說李黑的小孩看到我的雙螢幕都非常羨慕,一直說這用來打電動會有多屌。

不過我是個好後母,不能讓他們荒廢課業。所以,孩子們乖,就用我的老戰友上網找資料吧!

龍井…草蝦

May 21st, 2008 Loulou

這次回台灣,終於有機會去吃亞都麗緻的天香樓。其實以前就一直聽說過它的中菜,可是它就是屬於自己沒事不會去吃,請客又嫌太貴的地方,自然也只有聽聽的份。這次回去剛好碰到母親節,又想吃點跟平日熱炒路線不同的,我們便請我爸媽一起去吃。

天香樓是專做杭州菜的,好吧,我老實說,這也是我第一次吃所謂杭州菜。在台灣比較常吃川菜、湘菜、粵菜、北京或上海小點,可是說杭州菜,我也只知道這兒。其實翻開菜單時有點害怕,因為有些菜的名稱和風格看來和秀蘭挺像,而偏偏我真的不知道秀蘭哪裡好吃。

我們玩味著那菜單,點了幾道名字聽起來很具異國情調的菜,便耐心等候起來。第一道上的菜,叫龍井蝦仁。白色的盤子裡,盛著小巧卻渾圓並散發著珍珠光澤的蝦仁,其間並有龍井葉片相間。蝦仁不知怎樣可以那樣晶瑩剔透的,安安靜靜,完全沒有屬於海產的氣勢,就只是顧自幽雅著,一度讓人忘了它是食物。我們也不知不覺的被那股恬靜的氣息所折攝,安安靜靜地舀幾顆蝦仁到碗裡。 這樣的安靜持續了一段時間,因為大家都被那股味覺享受征服,良久說不出話來,只是認真的在黃酒的味道中,感受飄渺的茶香。然後我發現,有時候需要很多調味料,是因為生活太喧鬧,所以需要不斷的刺激。可是龍井蝦仁,就是一道要靜下心來才能品嚐的菜,也只有在安靜的時候,才能感受到如此簡單的飽滿。

我想起來法國家裡有一小罐龍井,人家送的,我泡來喝過一次,喝不慣。不是我沙文,但喝慣台灣高山茶的人,應該都不會覺得龍井好喝吧,覺得它的變化不夠多。這龍井茶泡來不好喝,做菜倒是挺合適。於是,一回到法國,我又開始東施效顰,想跟人家做龍井蝦仁。

可是我找不到那種小巧的河蝦,只好拿了平常做蝦球的草蝦。真的很好吃喔,吃完之後還一直覺得喉嚨裡有茶的餘香,然後整個晚上都很滿足。我近來對食物的燥鬱症越來越嚴重,可以因為吃到好吃的東西興奮良久,可是吃到不好吃的東西真的會發脾氣、擺臭臉,直到又吃到好吃的東西為止。

不過,我想用草蝦畢竟還是不對,草蝦自己的性格太強烈了,無論是在視覺或味覺上。人家的河蝦做出來晶瑩剔透,我的草蝦做出來就是一片紅紅的,還是脫不了一種很草莽的氣息,像是西湖山寨版的龍井蝦仁啊!

台灣製造 VS 黑心商品

May 19th, 2008 Loulou

這次回台灣,發現最大的改變,不是因為馬英九當選總統而人人傷心(應該說除了少數家人與朋友外,傷心的人真的很少),也不是油價(嗯再怎麼漲也沒法國漲得多),而是一種對於「中國製造=黑心商品」的偏執。

這一點雖然出國前就已經有一點跡象,像是過年買年貨,新聞上會教大家辨識中國香菇的方法,然後電視上更是常出現記者用隱藏式攝影機拍攝黑心貨製造方式的報導。可是這次回去,我的感覺是更全面的。

首先是我媽媽在每次買東西時都會耳提面命並不斷主張不能買中國黑心貨,中國貨已經完全的等同於黑心貨。有一回她在HOLA買了一個很漂亮的台灣竹製砧板,我們覺得很美,想抱一個回法國,不過忍不住說了:「可是這砧板沒有可以掛的耳朵耶!」沒想到我媽說:「對啊,可是我看那裡有加掛勾的都是中國的,我才不敢買。」我一聽大驚,原來她真的有努力挑選過。

一度我以為是因為我父母很深綠,所以才這樣。可是漸漸地,我發現其實不只是他們。某天我們到家樂福採買要寄回法國的食材,於是發現這樣一個有趣的牌子:「台灣製造」,標在家樂福牌商品的旁邊很耐人尋味。和在法國一樣,台灣的家樂福也推出自己的超市牌產品,這類產品由家樂福自己下單製造,因為省去其他品牌的廣告及通路費用,價錢自然可以壓低。我想是因為價錢低不免讓人懷疑品質不好,因此要特別強調它的品質。而因為中國製造等於黑心商品,台灣製造便自然而然地成為品質保障的表徵。

雖然理智上,我無法找出為何台灣製造就肯定是品質保證的邏輯關連。

又有一回,在墾丁大街上,看到有人在賣很漂亮但看起來相當脆弱的大花頭飾。我拿起來看看,然後無聊的問了一句:「這會不會很快壞呀?」這是個很愚蠢的問題,反正店家一定說不會的啊!沒想到賣東西的小姐更厲害了,她只回答我一句:「這是台灣做的。」我心想,咦,妳有回答我的問題嗎?不過我這時已經很清楚,台灣製造就是說品質很好的意思。

我記得有一次,我妹告訴我說,韓國人做泡菜的辣椒粉都是自己曬了磨的,我妹夫用的辣椒粉還是請他媽媽寄來。韓國人不愛用買的,因為中國辣椒粉會摻鐵粉增加重量,不小心買到中國製的就慘了。 那時我就在想,可能不是每包中國出的辣椒粉都是黑心貨。可是面對中國這個商業勁敵,韓國人為了保護自己的辣椒,當然要趁勢追打,把一包黑心辣椒粉說成全中國都是。

其實我自己也幹這件事,不時要跟法國人說一說不要亂買外面賣的黑心水餃,再說說中國紡織品染料有毒…很黑心地把中國商品都說成很黑心。

我完全知道中國商品都很黑心這是個建構的過程,用少數很驚人的畫面渲染出這種效果(不過我還是完全同意中國人衛生觀念比較不好)。我也知道中國商品黑心,並不能表示台灣商品都升級了。可是就策略上來說,我還是樂見這樣子的建構的。中國有低價政策,台灣當然得自我保護,越多人在購買東西的時候,有意識地購買台灣製造的商品,就能讓更多產業留在台灣。所以還是繼續抹黑中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