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後母日記 之 向我的好姊妹們致敬

March 30th, 2009 Loulou

我小的時候不愛跟女生玩,因為女生很煩、很愛哭、愛打小報告、愛講話嗲嗲的,要嘛就是弄個馬尾,然後惹來一堆拿生拉她馬尾玩,再回說:「討厭,再這樣我要告訴老師囉!」然後男生一定會繼續拉,最後女生一定會紅著眼睛說:「他都欺負我。」…反正我從小就討厭這種場景,更是覺得不爽人家拉妳馬尾,那給他巴下去不就得了,有必要這樣一來一往那麼久嗎?我很受不了這種扭捏作態,覺得跟直來直往直心腸的男生相處,簡單自在多了。

後來漸漸長大,才認識很多正常(其實在這社會裡或許是不正常)的女性朋友,我也才發現女生不是只有綁著馬尾與嗲聲嗲氣那種,女生不一定都要立志當夫人,可以不用等到自己的男人出頭了才以他為榮…那個時候,我們身邊有很多看起來做什麼都很像樣、說起話來頭頭是道的男生,那個時候,我們還是時常不小心覺得自己講出來的話跟男生比好像不那麼正經有理,所以我們在說完話之後,自己還會吐吐舌頭,說:「不要理我,我亂講的。」雖然明明剛才也是很認真的發言的…漸漸的我認識了一群有意識的女性朋友,我們彼此提醒,終於戒掉這種奇怪的說話習慣。後來反正終於發現,簡體版的馬恩選念不懂其實是正常的,翻譯反正翻得很爛,然後開始懷疑大學時那些號稱念得很懂得學長,其實是不知道懂了什麼。漸漸的,也不用去和男生比了,身旁有很多實在且優秀的人,我很享受和她們在一起的日子。漸漸的,發現以前會被學長唬弄,是因為自己有問題卻覺得自己的問題可能很蠢,後來才發現,那問題只要問出來,學長其實是會被問倒的。反正這樣經過很多年,我覺得自己終於成為一種正常而完整的女性。

…十幾年來,我的生活圈子中已經沒有被拉馬尾女了,我也在自己的圈子裡活得自在,忘記世界上還有被拉馬尾女的存在。

自從我當了後母之後,我才又突然想起來為什麼我小時候不愛跟女生玩。更嚴重的,發現自己有再多的女性意識都沒有用,世界就不是朝著這邊在走。

話說我是李黑三個小孩的後母,兩個比較大的是男生,另外有個最小的女兒十二歲。我是同時認識他們三個的,當時老大十六歲、老二那時十三歲,最小的妹妹當時九歲。老大年紀比較大,也比較社會化,所以一開始就是會咕嚕咕嚕和我聊天那種。老二是個雙子座,我覺得他花了一些時間觀察我,但過了觀察期後,我們也相處得很好。跟老三呢,因為我是女生的緣故,所以一開始她就對我很好奇,我們也是處得不錯。

漸漸地,過了幾年,我覺得男生都很自在快活的長大了,小女孩怎麼越變越奇怪。

小女孩常常無聊…無聊的時候她會坐在客廳然後抱怨沒事做,此時大概就什麼也救不了了,她不愛看書(她說小王子和查理的巧克力工廠都很難看),不愛看好笑的電影以外的電影(她可以重複一直看WASABI),不愛出去走走(她會說好累然後就吵著要去喝一杯)…我們試過各種培養她進行一種活動的方法,可是都沒效。有啦有一陣子她有了做甜點的興趣,可是我們也發現她會一直做我們教過她,她也做成功過的東西,可是她對新事物好像有一種恐懼。我們說其實做甜點很簡單,我們也教她怎麼上網找食譜,可她就會說「這看起來好難」。後來我當然不想每隔週末都吃布朗尼啊(妳換一種吧!),害我聽到布朗尼就害怕。

後來漸漸的,小孩開始接觸電腦電動這些玩意,這下不得了了,無聊病的症狀變成「只要不碰到電腦或電動就會無聊」。但這也沒關係,我們自己也是一天不上網就會死那種。可是我們漸漸發現,男生打的遊戲都是要過很複雜的關那種,然後男生就會去找到一些論壇,跟別人討論,然後就過關了,他們就會很高興的來說自己過關的歷史。雖然我們完全沒進入電動的世界,可是至少覺得喔那你著迷一件事,很好。可是小女孩很神奇,她就會一直玩同一種很簡單的遊戲,遊戲在從第一關到第十七關都是沒有障礙的,可是她永遠也過不了第十八關,然後到了第十八關,她就會說「唉唷,我就是過不了」,然後就會重來再去打一次一到十七關耶…那那那…這樣為何會好玩呢?後來他們都成了漫畫迷,小男孩很認真畫漫畫,妹妹也想學哥哥,可是她畫一張很醜之後就會自暴自棄,然後說不公平哥哥比較有天賦…到後來哥哥為了跟她說多練習就會畫,還得承認自己上課都在偷畫畫…

我們試著要說,妳沒做怎麼知道自己做不到?或者告訴她有些事情是需要努力,如果妳愛畫畫就多畫呀,如果妳愛做甜點就學做點別的啊…可是很奇怪,好像她就是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到,然後寧願在一旁無聊。

然後她也開始和其他青少年一樣,開始有愛漂亮的一面。她其實有想與我分享衣服耳環這種事…可是我實在有點不是太對這種事感興趣。其實也不是我不愛漂亮,我承認我很敗家,我只是覺得這當作一個討論話題很無聊而已。我覺得大家可以打扮得很漂亮聊一部電影,可是如果大家聚在一起討論眼影,那還是免了吧!我記得某天我們一起出去,我們一起坐在車子後座,突然她指著路邊一群青少女說:「她們那樣穿真好看!」結果,我做出了一件非常冷的事,就是…我轉頭也看看那群女生,然後我實在不知該說啥,索性就不說了。我沒回答什麼,然後車子開遠了,我越想越覺得沒回答很怪,可是我真的也不知要說啥,現在補點什麼也來不及了…有時她去梳洗之前,一面拿衣服,一面會說我今天要穿這個什麼…然後我也是會一副很木頭的不會應…然後等她穿了出來…我的木頭症又更嚴重,我就是不會去說:「這樣真是美得像個小公主。」之類的話!(法國的阿姨級女性都很會說這種話,可我就是不會耶,公主?為何要當公主啊?)

久了她大概也覺得我悶,就不再跟我說了(呼,得救)。

以前我的周遭沒有小孩,對「社會化」這種事沒那麼深刻的感覺。現在才深深發現男生跟女生的成長真的會差很多,即便是同一個家庭出來的,即便我們很有意識的要給一種平等的教育。

舉例來說…李黑的前妻沒在工作,就靠贍養費和福利金過活,前妻有個男友,沒同住,但是男人有錢會支持一下他們。小女孩很得男人疼愛…有一天,小女孩因為覺得我有筆電很屌,就跟爸爸說生日要一台筆記型電腦當禮物。爸爸就說妳才十歲為何需要筆電?LOULOU是因為她要做論文,況且你們已經有一台很好的桌上型電腦啊…小女孩說:「我要有自己的筆電。」爸爸就告訴她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價格太高而且她也不需要。誰知道,根本不用等到生日,媽媽的男友就幫她買了一台。當場好像一巴掌打到爸爸臉上。後來又有一次,她說聖誕節要一個Wii,李黑說妳知道要多少錢嗎?況且媽媽的男友才剛幫她買了DS…不要以為小孩沒有金錢概念,她老早查好多少錢了!李黑說我只能付一部份,要嘛你找媽媽出另一半錢,因為這禮物對妳的年紀來說太大了。可是,又不用等到聖誕節,Wii又從天而降囉!我覺得這整件事恐怖的是,小女孩可以很早就知道,只要她能討人喜歡,那禮物都不是問題。這當然是性別的問題,因為男孩子就不會去跟媽媽的男友撒嬌。另外還有很多,比方說數學習題不會寫會用哭的,或者會說出「人家說如果我要漂亮就要忍受痛苦」之類會讓我跌倒在地上的話,出去度假時她會為了躲蜜蜂或蒼蠅唉唉唉嘻嘻嘻又跳跳跳,不然就是愛玩又沒膽,沒膽就會愛哭,一整個讓人覺得毛病真多。

這個週末,小女孩為了防止自己無聊,做了一件很聰明的事…就是邀請她的一個好朋友來我家睡。說老實話,我真的覺得她們的世界萬分無聊,辦家家啦、量體重啦、玩猜名字遊戲啦,然後出現一種很可怕很怕的我讓我發瘋的女孩子那種嘻嘻嘻唧唧唧的傻笑聲。對啦,聽人笑總比聽人哭好…可是,我已經幾乎忘了世界上有這種女生了耶。我以為現在的女生都變正常了,都會講話好好講,笑的時候都會哈哈哈而不是唧唧唧,都有自己的興趣,都不用睜眼想到體重閉眼想到眼影,不用再辦家家不知要辦到幾歲…

這實在讓我很害怕…我害怕我哪天生一個女兒,然後無論我再謹慎小心,她都不小心成為這種我小時候都不想跟她們一起玩的女生。因為無論自己怎麼教,她如果出去外面不跟人家一起嘻嘻嘻唧唧唧會不會就被當作怪胎呢?

大驚之後,突然覺得我的好姊妹們都是偉大的女性,我必須向妳們致敬。感謝妳們一路走來沒變成嘻嘻嘻唧唧唧,沒變成被拉馬尾女,好險世上有妳們這些典範,世界就不致那麼黑暗。(ㄟ我是說真的)

新玩具

March 28th, 2009 Loulou

我很喜歡玩電腦賽車遊戲,雖然我以前一直不會開車,可是只要去看電影,都會到旁邊的電動遊樂場的賽車台開上幾圈,過過乾癮(就幻想自己很會開)。這種乾癮,到了法國以後變成一種奢侈的活動,因為要2歐元才能開一次,兩人就是4歐元啊!所以每次回台灣都會去開回本,因為在法國開一次,台灣可以開五次!!

最近X360出來,我們就想去買一台,來玩賽車遊戲。因為要有臨場感,所以我們又幻想買超大平面電視,雖然我實在很討厭電視這玩意兒(我覺得它是反社會的,大家聚在一起看著電視,完全失去了交流的目的啊),可是那樣開賽車一定很爽啊!然後我們又想買方向盤,我一定要會震動的方向盤,而且要夠重,才像真的。可是有了方向盤沒有腳踏板,那肯定很無聊,所以還要配備腳踏板。可是方向盤跟腳踏板分開很醜…想著想著,我們就想買一個駕駛座,有腳踏板和方向盤,連到X360上。可是,我們家有兩個人啊,一個人看一個人玩不是很奇怪嗎?永遠都只能跟電腦比賽,所以非得買兩個駕駛座不可!…突然我覺得我好像Friends裡的錢德樂和喬依,會在客廳裡放兩張很醜的單人沙發…而且這駕駛座平常要收在哪裡呢?一直擺在客廳很佔位子,如果是平常收起來,要開再搬出來用,那應該漸漸的就會被遺忘,最後也很難轉賣吧!

那算了,我不買賽車遊戲了。

我決定買一台真的跑車。這樣以上那些問題通通沒有了,連平面電視也不用買了。我決定買一台AUDI TT。自從有一天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一台後,我就對她傾心不已。TT有1.8L和3.2L的。我知道3.2L聽起來很瘋狂…可是自從我幫一個汽車設備製造商做過幾回口譯之後,我就開始著迷汽車工藝,所以想到3.2L的六缸缸體,我就覺得很完美。當然還有我很肉腳,一定要四輪傳動一下,覺得比較安全。另外是1.8L那台線條比較纖細,3.2L這台則是渾圓豐厚,長得就性感許多,像電影裡的巴西女人。還有,據我研究的結果,這個手自排變速箱是一個偉大的發明…而且,聽過3.2L的引擎聲之後,就不會去看別台了啦。

總之,我就買了這個新玩具。賣家在諾曼地,我們還很認真的去把她開下來,當然是李黑開啦,因為我跟她還不太熟。開在高速公路上,真爽啊,我還把車窗降下來聽引擎的聲音,真是天籟。只不過要一直注意測速照相…

今天我終於去試駕了,果然非常好開。雖然沒有離合器還是覺得很奇怪。每次上坡起步都會忘了自己是在開自排車,因為怕倒退嚕,所以很猛的給他前進…。另外對車身大小不熟悉,一直很怕被ㄟ到,或去刮到閃亮亮輪圈,雖然研究的結果,他的車身只比306寬一點,車身甚至還短一點,可是我還是一直怕刮到,而且跑車的窗戶很小,我覺得自己是青瞑牛。我想應該是之前306比較舊,就覺得刮到沒關係,上天下地都不怕。現在開玩具就怕怕的,偏偏我覺得TOULOUSE的人都是以不怕刮到的態度在擠來擠去的,所以我想我要開她進城,還要好一陣子,不過我先去高速公路玩一玩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