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搬家記(一)

April 23rd, 2009 Loulou

那天是農曆三月二十三日,據說是宜入宅,又剛好碰到個週末。

本來沒有要這麼早搬家的,一來最近有點疲倦,工作加上買房,搞得精神緊張,每天好像不知在被什麼追趕著,有些事情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像工作的進度(我說如果可以克制自己別在msn上聊天的話),有些事情則是聽天由命,但等著等著也亂不好受;二來是之前因為不確定何時交屋,一直也沒給房東寄信,怕兩頭落空,所以搬家通知信不久前才寄出,還得付房租三個月。我們夢想當閒人,豪氣干雲的說:「那就慢慢搬吧,不趕時間。」可是每天每天,一個說:「ㄟ,你想我們的新生活會不錯吧?」另一個會回答:「當然囉,是我們自己的家。」這樣反覆幾次之後,有一天,問話的一方還是問了一樣的問題,答話的一方說:「那我們現在搬吧!」問話的一方原本也正有此意,只是礙於想要不疾不徐的生活的夢想不敢要求,這麼一來,嘿,那可是你先提出來的!我找出黃曆,正好,就這天,宜入宅,而且正好是個週末!連老天都要我們這天搬家,那當然得卯足全力。

於是,裝箱,整理新家地板,加上深怕搬過去之後網路不通,所以急著將手上的案子做完,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個匆匆忙忙的四月上半。之前我媽說其實不用忙著在宜入宅的好日子裡搬完,聽說現代人就是搬個米缸意思一下,也有人搬棉被的,我說誰有米缸啊,不就一袋米嗎?我媽更厲害了,建議我在冰箱上貼了張紅紙,外加買個旺來或菜頭算數。可是這麼一說,我可慌了,到底什麼樣的象徵才算數呢?我開始害怕自己將冰箱上電的那天剛好是個忌入宅的日子,而冰箱上電也是算入宅了,那還得了?越想越怕,於是就是要堂堂正正的在3月23這天搬完,在這天住進去,總不會有比這還算數的吧!不過搬完家,雖然全身骨頭都快散開來,我還是開車出去買了一顆旺來,覺得受到雙重保護,有實體也有象徵。

不知哪來的一股力氣,我們在一個週末間,就將房間、書房、廚房、浴室和客廳都整理好了,也進行了換馬桶蓋大典,開始可以過正常人的日子。家裡還是有些紙箱。可是目前看來,沒有這些紙箱,日子也過得好好的,所以也就懶了,那到底這些紙箱是為何要被搬來的?我試著研究紙箱裡是什麼,記錄如下:

一箱寫著「原本在廁所門後架子上的東西」,仔細想想,大概是(各種不同的)去漬油、充當抹布的舊T-shirt、自從腳扭傷過後就沒穿過的運動鞋…

有幾箱東西看起來是各種電纜,我實在不知道這幾箱之間的分類標準是什麼。電氣類跟電信類的分別?電腦用品跟非電腦用品的差別?粗線細線?有用無用?好的壞的?這些東西很煩,放著嫌佔位子,又不好收納,但又幻想哪天需要用到,法國這種東西又特貴。

還有一箱是各種紙張,啊對了,是本來在電視旁邊那堆,有電話單、有收到的支票、有該繳的帳單、有家人寄的明信片、有李黑小孩的成績單…這種東西,感覺是活著的,深怕收到抽屜裡被遺忘了。好像每個家裡都有這樣一堆東西,收好之後又會長高,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還是繼續躺箱裡吧。

還有一箱是原本房間的床頭櫃上的雜物,這還真不得了,內容包括:走過去會自動發光的夜燈、橡皮筋、長尾夾(她在這幹嘛)、全家便利商店的收集品(我還帶來法國!)項鍊、眼鏡、明信片(天哪怎麼這裡也有)、半乾掉卻不知該不該丟的指甲油、香水試用品、婆婆送的(但裡頭沒有照片)的相框…我還真的找不到收納的規則。

其他還有帽子一堆、包包N個、抱枕…之類佔空間又不知該放哪的東西…..

光想著,也累了,我有預感他們應該會被整箱搬到車庫裡囤著,我懷疑每個人家裡都有這些東西,然後到下次搬家時又被原封不動直接帶走,連裝箱也省了。

然而有一樣重要的東西一直沒出土,那就是指甲刀!它好像不在剛剛那些箱子裡,那到底在哪裡?我昨晚作夢還夢見穿尖頭高跟鞋,卻因為指甲過長弄痛了…

Tea for two

April 10th, 2009 Loulou

電影 La grande vadrouille裡面,有一首歌,叫做 Tea for two…在電影中是個暗號,兩人相約見面要哼唱這首歌…

很簡單,大家都會唱…

可是,我昨天才知道它的歌詞是 Tea for two and two for tea 耶…

因為,我雖然會發音,但,我都是這樣唱的:

Tea for two and two forty…

兩杯茶2.40塊錢,很合理啊! (冷)

終於,我們有了自己的家

April 4th, 2009 Loulou

想買自己的房子已經很久了。想要這邊敲敲那邊弄弄,想要整理自己的花園,想要按自己的意思改變…想要一起想著我們要一起在這裡變老,想要想著有一天我們有個孩子,在我們的屋裡長大…

從去年夏天,我們就開始看房子。因為李黑是一個很愛駕駛各種交通工具的人,包括除草機,所以一開始他總是要看那種很遠,可是帶著幾公頃土地的鄉下房子,他覺得只要開車40分鐘能到公司,卻可以有好的生活品質,也是值得的。這是我非常不能理解的一點,我說你有幾公頃的土地要幹嘛呢?難道你每天去自己土地上繞一圈巡視不成?對我來說,地大就是工作多,工作多就是很累,很累就是最後懶了荒廢了,我寧願去逛森林,不用付錢買卻有人維護。他說就是那種知道自己有幾公頃的地的感覺很好,然後把房子蓋在地中間,永遠不用怕有鄰人干擾,或屋子面前面蓋個什麼醜陋的倉庫。不過後來經過詳商結果,還是等到退休後再去買那種房子吧…因為每天上班來回交通確實是個沈重的負擔,而且住得遠了,最後應該連到城裡吃個晚餐、看個電影都嫌遠,最後兩人自己關在房子裡,也會悶死的。

某日,我看到一間在Colomiers的房子,覺得很可愛,而且就在隔壁鎮。我們現在住的鎮是Toulouse機場的前面,Colomiers是機場的後面,它也是Airbus的所在地。可是李黑一聽到colomiers就一副看都不想去看的模樣,理由是Colomiers是二十世紀後半期的新興市鎮,它擴張的結果,就是長相很離散的一個城市,確實,它雖然是一個三朵花(綠化程度高)的城市,但卻不讓人覺得美,我們都覺得是因為它沒有一個明顯的中心,感覺很像奇怪。當然另一個原因是他的前妻與小孩就住在Colomiers,他覺得就增加了沒事遇到前妻的機率。另外是廣告中那房子的花園只有一百平方米,這和李黑的除草大夢實在相差太大了,他本來覺得就算沒有幾公頃,也得有個一千平米有幾棵果樹吧…可是我實在被那個房子深深吸引,就跟他說唉唷只是看看又不用買,就去當當觀光客看別人房子怎麼整理囉…在我的疲勞轟炸之下,他終於拿起電話打去約時間。因為我們使出搜尋大功,所以直接找到賣家,所以馬上約到一個第二天(星期天)一早。

沒想到李黑看了那房子,也就愛上了。雖然跟他幻想中的城堡差很多,但畢竟是離工作近、生活機能好、我們又付得起的範圍內溫暖可愛的一個房子。他花了一些時間自我說服,說花園小,就不要花太多時間去整理,只要弄點小園藝,我趁機跟他說對啊有些夫妻買了大房子,結果男人每天在外面除草,女人每天擦地板,久而久之兩人忙著整理房子卻忘了彼此,一個變園丁一個變管家,不知兩人是為何要生活在一起…

結果,我們當場就定下了那房子!!!

去看房子時,屋主帶我們從後面走,等我們要離開時,從前面走,走了約五百公尺,我就發現,啊,這可不是李黑小孩的家嗎?天哪,原來前妻的家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呃。

我們很快的去公證人那裡簽了約,原本預計一月底就會成交的。沒想到後來我們的錢的方面的問題,一拖拖了兩個月。賣方已經越來越不耐煩。而且法國很奇怪,永遠都會缺一張紙少一張什麼的,雖然我們很久以前就知道銀行答應給貸款,但離真正給我們貸款函的日子,怎麼就是遙遙無期。最後賣方不爽了,他們就去跟公證人約一個兩週後的時間,公證人告訴我們,如果兩週搞不定,那我們可能有失去定金的危險。

我們就打去銀行,說他們再不給貸款函的話應該也就不用給了。他們才突然醒過來加緊腳步。因為法國規定從給貸款函到接受貸款間,必須有十一天。這很怪,我也不懂,銀行給貸款我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還有這種要思考十一天才能接受的道理…但反正就是這樣,而且十一天還是郵戳為憑,十一天後才能寄出信封,蓋上那郵戳,銀行才能撥款。但當然我們的時間很緊,所以早就簽了一個十一天後的日期,讓銀行進行撥款手續,然後十一天後寄出一個空信封拿郵戳。就當我們覺得終於快弄好的時候,發生一件可怕的插曲。就是我們先簽好的那份可以讓銀行進行撥款的同意書,竟然…竟然跟著銀行的卡車一起被偷了!天哪,還有三天就要交屋耶!而且銀行卡車那麼大一台為何會被偷走啊?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又是一陣慌亂之後,才又搞定這問題。我們約週五下午兩點交屋,公證人早上十點半才打電話來說收到錢了,真是超級驚險。

終於到了公證人那裡,其實程序也不複雜,就是要把文件從頭到尾念一遍簽名。唯一一件讓我覺得奇怪的是,連買房契約上,都寫著李黑跟某某誰離過婚,我跟某某誰離過婚。這真是讓我不太爽。我跟李黑說,你前妻跟我前夫到底算什麼東西,為什麼他們對我們的生活一點貢獻都沒有,我們卻連買房都得帶著他們的名字?而且說沒貢獻還是好聽的,根本就是他們害我們失去以前的房子的啊,他們到底憑什麼這樣一直讓我們帶著他們的名字?哼,真怪耶法國這國家,而且怎樣都覺得沒事還要和那兩人沾上邊真的很倒楣。

房子終於買成了,前屋主帶著一瓶香檳,我們到房子裡一起喝一杯。他們看起來很捨不得,然後一直說我們知道你們一定會好好對待這房子的。我想自己住過很久很久的地方,一定希望賣給會好好珍惜的人吧,我們當然也祝福他們蓋新屋的計劃順利,並說等我們安頓好再請他們來喝杯茶。我們跟他們打聽最好的生蠔攤、乳酪店、麵包店…赫然發現,Colomiers最好的乳酪商,就是我們的鄰居啊!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我一定會常常去敦親睦鄰。

前屋主走了以後,我們又自己在房子裡待了一會。哇,這一切都成真了,這就是我們的家了,我們興奮的在屋裡跳來跳去。(好啦,只有我,李黑不是會跳來跳去那種人)並且趕快去在信箱上貼上我們的名字。

晚上和玫怡家和盈莉家一起吃飯。我跟盈莉說和前屋主一起喝香檳的事,她看起來有點驚訝。我才想想,應該不是大家都進展得這麼順利。今天早上起來,突然想到,對啊萬一賣方是因為離婚所以賣房子呢?那他們來簽字時應該不會太爽吧…應該就不會有這種一起喝香檳並相約再見的事…哇,那真是太可怕了(雖然那種房子因為賣家急著脫手,通常比較好殺價)。

最有趣的是,這整件事,李黑的小孩都不知道。我們想給他們一個驚喜。今天中午去接他們的時候,我們說先拐個彎吧,我們要去一個朋友家拿個東西。因為是李黑的大兒子開車,他拐拐拐就發現我們一直還在他家附近。他問:「你們認識有人住這?」李黑說:「對啊。」他說:「我們認識嗎?」李黑說:「不認識。」下了車,到了房子前面,李黑按了電鈴,沒人開。他就掏出鑰匙來…此時兒子突然發現信箱上貼的名字…ah surprise!

客廳的火爐

飯廳

有天窗的明亮廚房

小花園

進門後經過一個小徑才會到花園和內門

花花草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