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洗什麼?

August 25th, 2009 Loulou

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的洗手台看到這張海報,因為貼在大面鏡子旁邊,經過時看到鏡子裡的字,熊熊嚇了一大跳,以為是寫勤洗毛,哇塞,台灣的衛生教育真不是蓋的!定睛一看才知道看反了…呴,所以字體真的不能隨便亂選耶,尤其是要貼在鏡子前面的。

不負責關係

August 6th, 2009 Loulou

我們討論過要養一隻貓。

之前住租來的公寓時,因為自己也沒把那公寓當成一個會久待的地方,自然不會很特意的在幸福圖像裡加進一隻貓,雖然偶爾會興起養貓的念頭,但也很快的能被理性壓制。

搬到現在的房子裡,空間變大了,覺得可以藏貓沙盆的地方多了很多,再加上是自己的家了,想養貓的念頭又悄悄升起。可這下又有問題了,新買的皮沙發呢!難保貓咪一來便用它來練虎爪功…想到此,自己也覺得害怕,原來從無產階級晉升到有產階級的過程中,人真的會不知不覺的變得龜毛、挑剔外加囉哩八唆。李黑說妳明明很愛出去玩,那出去玩時貓咪去哪?一開始我也被說服了。可是很快的我就去隔壁敦親睦鄰,隔壁少婦(真的喔,比我年輕很多)有一隻貓,並說出遠門時可以把貓咪寄放他家。我得意洋洋的告訴李黑,他不知該說啥,只能說唉和鄰居認識不夠久吧…

那天西部大縱走回來,一個可怕的大熱天,想起土城原來是法國大烤爐啊。李黑先進去開門,然後他說「有隻貓在我們家」,我熱昏的身體馬上振奮起來,走進院子,看到牠的背影,牠很害羞的跑走了。

我想牠應該是趁我們不在跑來睡午覺。好可惜喔,幹嘛那麼快跑走。

第二天星期天一早,我們在客廳喝咖啡,只見昨天跑走的那隻貓又大搖大擺的跑到我家院子。我開了門去看牠,牠竟然就大大方方的進了我家客廳,然後開始到處巡視,一點都沒有前一天害羞的樣子。

後來牠就到我腳邊蹭蹭蹭,我就知道,肚子餓了就不害羞了吧!牠對我正在吃的瑪德蓮沒興趣,我翻箱倒櫃,總算找出一罐鮪魚罐頭。牠果然肚子餓了,兩三下就吃完了。之後牠就賴在我家樓梯上睡覺…這也太…

可是我還是很怕牠抓沙發,所以得一直看著牠。

星期一牠又出現了,可是我要工作沒空看著牠,牠大概覺得我幹嘛不開門,隔著落地窗喵了一陣(我是由牠的口型推斷牠在說喵),自認無趣又走了。

後來我才知道,牠其實一直都在花園裡睡覺,只是我沒看見…

星期三我一走到院子裡,牠便衝出來喵喵叫。我家的鮪魚罐頭已經被牠吃光了,趕緊開了車去買貓餅乾。

這隻貓很乾淨又黏人,我想應該是有人養的,大概是主人出去度假,牠不堪寂寞就跑出來找人玩吧。牠是虎班貓,嘴邊還有清楚的兩道紋,很像戴了口罩。我幫她取名叫小虎,可是和章子怡並沒有關係。

昨天我們吃晚餐時,牠就在我們腳邊晃晃晃,晃得我都快被牠收服。。突然,牠幹了一件事…就是…把爪子伸到車庫門口的踩腳墊裡,喀喀喀的勾著爪子,並且被李黑逮個正著!哇,牠現在開始勾踩腳墊,那…難保牠何時要開破壞沙發哩!突然我有了有產階級龜毛老婦人的覺醒,就是我好像沒有打算要和一隻貓發展那麼深刻的關係,深刻到可以原諒牠抓我的皮沙發還心甘情願,深刻到去旅行還對牠時時掛念。牠那一勾,把我從感性勾回了理性!

我決定清楚的定義我們的關係,就是一種兩相情願的關係而非相互依賴的關係,牠可以到我的花園裡睡覺,我也會給牠零食吃,如果我在客廳並且想跟牠玩,那牠可以進來客廳,如果牠不想理我,牠也可以去別人家玩,如果我要工作,那可別怪我放牠在外頭曬太陽,如果我出遠門,那牠當然就沒有零食吃了,也就是我們可以相互依偎,卻又互不負責。小王子和狐狸的關係太重了,我不想每天到了一定的時間等牠來,我也不想在離開的時候有牽掛。

我以前都不懂為何有人會去發展一種沒有未來、不負責任的情人關係,現在好像有點懂。

可是小虎的稱謂是什麼呢?牠不是「我的貓」,也不是「我家的貓」,那是「我家花園裡的貓」?我家食客?對了,稱牠作couch-surfer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