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我和小黑的二人世界

December 16th, 2010 Loulou

最近很認真地享受和小黑的二人生活。其實仔細想想,每天都沒做什麼大事,有客戶打電話來還會莫名其妙被我遣了,沒看見老娘正忙?忙什麼?其實也沒有,就每天跟小黑玩,時間就這樣悄悄地溜走。

懷孕快六個月了,開始進入一種很美好,很捨不得懷孕期結束的狀態。大家都說這種想法很阿呆,說是再過兩個月,等肚子大到一個不行,就會恨不得趕快把他生出來。但是六個月,真是一個美妙且自給自足的階段啊。

話說懷孕初期有種種的不習慣。不是生理上的,因為小黑很善解人意,我沒有太不舒服。再加上那時有個案子,工作忙,忙到都忘了想到要孕吐這種事。只有週末的時候,才會因為想到「喔,我是在懷孕喔」而反胃一下,到了週一,又很莫名其妙地不藥而癒。我不得不認為孕吐其實跟心理作用有很大的關係,忙到沒時間頭暈,自然就不暈了。

可是懷孕初期有許多事情要弄懂,不是關乎自己的身體變化這件事,而是一懷孕之後,就會意識到在這個福利國家,懷孕生子竟然是一整個社會的事。於是,怎麼生?去哪生?給哪個醫生看?產科婦科怎麼分?通知哪些社會福利健保單位?以及將來的托兒制度…等等問題全部同時出現。在懷孕前期,花好多時間在搞清楚這個國家的生育制度:14週內要向社福及健保單位申報懷孕了,這樣才能得到超音波及產檢退費(這種事真是超乎一個正常人能想到的範圍,看醫生就看醫生,還有產檢的補助另歸一項,為什麼會這麼複雜),然後得開始搞清楚產檢跟超音波哪裡不一樣,每個月要做哪些檢查,出現工作時間表和檢查時間表相衝突的事,都不是在忙懷孕,也跟自己身體的自然狀態無關,忙著應付的,都是和制度打交道!

還有,好險我們當初想到:托兒所。一知道懷孕,我們就打電話問市政府敝市的托嬰制度,市政府人員說要去登記排托兒所。趁著夏天李黑休假,我們就去登記了,那是驗出兩條線的隔天!我們很不好意思地問是不是太早來排了。沒想到市府馬蛋說:「不,就是要這樣!」我心想好險我做事一向是急先鋒,否則誰會沒事一驗出兩條線就去想到托兒所的事。排托兒所還不是報名就好,每個月還得打電話去確認,連續兩個月忘記打就重新排起!真嚴格。於是我的行事曆上多了一項:每個月打電話。和繳貸款一樣準時!這也跟懷孕這件事本身無關,就是妳想在這個社會生存的遊戲規則。不過討厭歸討厭,我倒是常常暗自希望別的父母都忘記打電話,我就可以名次超前。

懷孕前期身體變化不大,體重也沒什麼增加,但就弄懂這個國家的生育、健康照護、托兒制度這方面的複雜性來說,簡直和當初申請學校不相上下!天哪,我又來了一次出過唸書全體驗嗎?說真的,當時每次收到一堆各部門寄來的教孕婦怎麼吃的本子、提醒不要做這不要做那的單子、懷孕時間表等東西,都覺得很厭煩,想大喊leave me alone,我自己會懷孕,你們不要來管我,尤其是重複收到不同單位寄來的換句話說的重複內容,更是直接說謝謝關心就丟到垃圾桶裡。

我知道這麼說很得了便宜還賣乖,畢竟在台灣,福利比這裡差很多。可是在福利國家裡這種處處被掌控、隨時要向某單位報告的感覺真的有點…超自然,我覺得它剝奪了我們最基本的能夠以自己的步調去體驗自己的身體的那種感受力…所有的孕婦都要在同樣的週數做出一樣的檢查,我們的身體與小孩的發育狀況都被測量做成曲線,然後我們要被告知自己跟平均值的標準的差異,而不管妳符不符合標準,輔導單位都會不厭其煩地來說教!真是夠了,我不確定這比傳統的台灣婆婆令人喜愛。

好在,經過五個多月,我又算把學校申請書寄出去了…之前該做的一樣沒少(應該),之後該做的也搞清楚了,我很馴化地把所有該做的都記到outlook裡,像工作一樣嚴謹地記下何時該做什麼檢查,什麼時候該打電話去問上課的事,什麼時候該開始準備採買…

然後我就專心過日子了。

小黑現在動得厲害,而我竟然可以沒事在那裡看肚皮跟摸肚皮就過上大半天,想像著他身體彎曲的樣子,現在是手在敲還是腳在踢?等晚上李黑回家我就叫他一起來玩,可是呢,因為他只能看到摸到,無法用肚子感覺到,所以就覺得比較不好玩…我想他應該有那種兩人雙打電動玩具,可是每次他都輸的那種挫折感…

懷孕真是一種神奇的自生成玩具的過程,肚子裡長出一個東西讓我自得其樂,真是有趣的機制。

記得多年前有部電影叫安東尼亞之家,裡頭有個女生好愛懷孕,最後有了好多小孩,那時雖然我堅持接受差異,可是還是覺得真是瘋瘋癲顛。現在已經完全可以理解,這麼美好的過程,卻會有結束的一天(雖然很期待認識自己的小孩),好短暫啊!

(我知道妳們等著看過幾個月我寫說:怎麼不趕快生啊,肚子好重!…)

啊,稍縱即逝的第六個月啊!

終於也可以咕嚕咕嚕

December 11th, 2010 Loulou

遭遇了年初的火鍋劫之後,本來發誓再也不跟法國人吃火鍋了。可是今年實在好冷好冷,冷到覺得乾脆整個冬天都躲在家裡拼命吃算了。而我這種很台的胃,當然不免又想吃火鍋。

山不轉路轉。火鍋劫的問題是,電爐加熱的速度不夠快,以致於場面一團混亂,有人拼命放料到鍋裡,有人拼命搶東西吃,導致「湯滾了才能快速涮」的這個原則無論如何無法被堅持,變成比較像在吃越南生牛肉河粉…。既然法國人不好教,那只在吃火鍋的道具上改進,如果加熱的速度變快,應該可以解決一部份的問題。

其實我之前就很想買桌上用的電磁爐,可是這東西在法國一直很不普遍,雖然台灣20年前就已經普及了。大部分法國人熟悉的是在廚房的四個電磁爐子(他們甚至還常跟黑晶爐搞混),活動式可以放桌上的,就不好找了。剛來法國那時找了一陣,價格不斐,都要一百歐元以上,只好作罷。這幾天鑱意出現,我又上網去找,發現價格竟然有平民化的趨勢!雖然動輒一百歐的仍然所在多有,但竟有許多不知名的品牌提供了五、六十歐的價格。太心動了!雖然我一向迷信大品牌,但想想這東西反正一年用不了幾次,不用買太貴。馬上下單,不久就收到,迫不及待來吃火鍋囉!

啊,果然!電磁爐和電爐真是天與地、日與夜那樣的差別。預先煮好的湯底根本不用在廚房一直滾著,上桌一下子就開始咕嚕咕嚕了,然後每次加了料之後,把溫度調高,只要幾秒鐘湯又開始滾了起來。因為這種結構的改變,大家終於都可以在水滾了、料熟了的正當時刻吃到正確的東西,我也終於可以在安穩平靜的心情下,悠悠地享受火鍋料澎湃沸騰的翻滾聲!相信未來不會再有火鍋劫發生(不過其實因為昨天是台灣人與法國人比例一比一,下次要試著增加法國人比例才能知道究竟有多大的改變)。

昨天吃的是泰式酸辣湯底的海鮮牛肉鍋。

酸辣湯底很簡單做,用南薑、香茅、檸檬葉、紅辣椒、蕃茄與大蝦頭下去熬,再加魚露、糖、檸檬汁、香菜。因為又酸又辣,非常開胃。

沾醬的部分,其實我除了沾牛頭牌沙茶醬就不會別的,但既然主題是泰,牛頭牌自然不能上場。臨時發明了一種醬,沒想到反應熱烈。

醬汁作法:10-12瓣蒜頭、3根紅辣椒、10粒左右香菜子、10粒左右白胡椒粒,通通放到攪拌器打碎。然後加魚露、醬油、糖、水、香菜葉,就成啦!其實泰式料理常用香菜根而不是香菜子,可是沒人會把香菜根拿出來賣我們,識貨的人都留著自己吃。有天我無聊拿香菜子來試,發現它其實會有一種很特殊的香氣,我滿喜歡的。

昨天最遺憾的是後來吃太飽,竟然肚子沒有空間繼續吃燙冬粉,啊我魂牽夢縈的酸辣蝦湯冬粉啊~~於是很期待今天晚餐時間的到來,就可以吃剩菜蝦湯冬粉。

總而言之,投資這台電磁爐實在太值得啦!雖然我發現這玩意的廣告主打也不是要吃火鍋用的,而是給單身的學生或上班族在廚房裡用的,因此它的整個設計上還是沒有台灣的那麼小巧。可是我已經很滿意了,這台電磁爐榮獲本家庭年度購買最佳優秀產品獎(啊!派德羅先生*輸了)。

*K牌多功能食物處理機,今年年中來到我家,已經處理過許多水餃、牛肉餡餅、麵條等工作。但不幸的被咕嚕咕嚕先生打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