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食監

January 24th, 2011 Loulou

最近日子過得陰沈沈地,沒什麼活力。早上根本不想起床,總覺得新的一天沒什麼意思。接到的工作懶得去做,接不到工作也會自暴自棄。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看點書吧,拿起架上最近借來的的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好看是好看,可是對我的心情毫無幫助…人家三十七歲時想離開日本一陣,寫完了「挪威的森林」,連這本遊記式的副產品都展現驚人的描寫力,那,三十五歲的我是在幹嘛?想到這裡,就覺得一整天都賴在床上不用起床算了!我起床又有什麼意義?

有一回在電視上看到憂鬱症就醫宣導廣告,如果有下列情形您可能是得了憂鬱症,請撥以下電話尋求專業協助。第一條,您是否早上不想起床?

莫非我有提早到來的產後憂鬱症?

可是我是太會有憂鬱傾向的人啊,緊張兮兮有時會有,但遇到不好的事我倒是不會太計較,自己做不好的事都會想說幹嘛強求自己,遇到討厭的別人就會想說真討厭不要往來好了然後躲起來,不願意為別人太傷腦筋。所以我在憂鬱個什麼勁兒?

經過認真的推理,終於給我找出原因:我吃得太差了!

其實也不該這麼說,應該是我吃得太好了,好到根本就像小時候幻想中的未來世界,只要吞下營養丸就不用吃東西了那樣。連小孩子都知道那樣的未來世界雖然聽起來很方便,可是就沒了吃零食的樂趣。所以那種未來世界不會到來,因為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但最近的我,真的過著那樣的生活,能吃的不能吃的都被斤斤計較,搞得跟吞營養丸沒啥兩樣。想到早起不是為了熱騰騰放上一塊任其融化的奶油再瀟灑地淋上楓糖漿的鬆餅,配上弄得滿室馨香的咖啡,我起床幹嘛?

話說,在法國,從確認懷孕那天起,就會從產科醫師那裡得到一張「孕婦飲食注意事項」。這張單子上寫的還不是該吃哪些東西比較有營養,而是為避免某些疾病,哪些東西不能吃。單子上有三個部分,「弓漿蟲」、「李氏動物桿菌」以及「哺乳」。最後一項哺乳還遠,所以我還沒仔細看,但光前兩項就有得受的。一般說來,胎盤能過濾大部分的疾病,媽媽生病不至於影響胎兒,但卻有少數幾種疾病是會經過胎盤傳染給胎兒,這些疾病都是對母體不太會造成影響,但可能造成死胎或胎兒畸形,這些疾病是:德國麻疹、弓漿蟲、李氏動物桿菌。德國麻疹和弓漿蟲都是得過就會免疫,李氏動物桿菌大概就是會引起母親食物中毒。

偏偏弓漿蟲和李氏動物桿菌都會經由食物傳染。弓漿蟲在台灣只聽說過不要接觸貓咪的糞便。但在法國可嚴格得很,懷孕初期就得抽血檢查,如果沒有免疫,那就得每個月抽血檢查,以便不幸感染時,及早對胎兒進行治療。除了說不要接觸貓糞便外,對飲食也要特別注意。總之,這種寄生蟲會存在土壤中也會寄宿動物身上(再經由糞便進入土壤),因此有疑慮的生菜(怕沒洗乾淨)都不能吃,肉類也要煮到全熟,因為據說法國有百分之五十的牛隻是受到感染的。因為弓漿蟲一般人得了都不會怎樣,依據法國人吃生菜及生牛肉的飲食習慣,很多人都得過,所以她們在懷孕時也不用太在意。就只有我們這種從國外來,沒被感染過,又必須在懷孕期間吃這裡食物的人要特別小心。

要吃全熟的肉,那選擇真的少了,也就是牛排和鴨胸都不能吃,因為那玩意兒煮熟後就會硬得像鞋底。懷孕初期我還不認命地吃了幾次,後來真覺得是暴殄天物才做罷。不能吃生菜那事態更嚴重啦,這裡的菜就是除了萵苣,還是萵苣,也不是每樣都能弄熟,所以我已經靠著波菜、芹菜、青椒撐了七個月。最嚴重的是上餐廳,法國人總是愛搞些盤中裝飾,要嘛綴點沙拉,要嘛撒點新鮮香草,連上甜點都會來點薄荷葉。我吃東西這麼小心,總不想敗在沒來由的當作裝飾的沙拉葉上的弓漿蟲身上,所以每次上餐廳,總得仔細研讀菜單,如果那道菜的提味是以新鮮香草為主的,就肯定不能吃,就算不是,也得千交代萬交代:「我不要任何盤中裝飾!」活像個奧客,久了我也不想上餐廳了。雖說在家裡只要自己把沙拉洗乾淨就好,但我也不知如何能跟自己確定菜是洗乾淨了?

李氏動物桿菌則可能存在於任何沒煮熟的動物及乳製品上。這事態更嚴重,生魚片、生牛肉、生蠔(喔我的最愛)都不能吃,這是肯定的。可是還有許許多多法國的醃肉製品:肉腸、火腿、肉醬…還有未經巴斯德殺菌法處理的乳酪(尤其是Roquefort啊,我好想念)通通都不能吃!那在法國還有什麼好吃的?我實在就想不出來。

雖然常常想說我在龜毛個什麼呢?來法國吃了那麼多年也沒得過什麼弓漿蟲還李氏動物桿菌的,總不會一懷孕就中獎吧?可是還是不敢冒險。

還有別忘了,酒不能喝。所以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項活動:喝餐前酒,根本就是整個都被剝奪了。有時人家喝餐前酒,我喝果汁總行吧?但看著眼前的風乾香腸,總會留下不甘的口水。

以上還只是「不能吃篇」,更別提另外收到的一堆「該吃篇」,尤其推薦我最討厭喝的牛奶。

但是真正造成我早熟性產後憂鬱症的最後一根稻草或最後一滴水,是醫生最近使出的殺手鐗:減糖!

話說到了懷孕六個月,就必須進行喝糖水試驗。要空腹到抽血中心去,先抽一管血,接著喝下50不知什麼單位的葡萄糖,臥床一小時後再抽血。我的一小時結果血中糖份過高,所以醫生又叫我去做三小時測試,更煩人。一樣先空腹抽一管血,然後喝下100不知什麼單位的葡萄糖,臥床三小時,其間每小時抽一管血。這真的是殺人魔王檢測,肚子好餓,口好渴,又沒睡飽,旁邊一直有被抽血的小孩在哭…。報告出來之前,產科醫師已經叫我去約好糖尿病專科醫師。我看台灣的網站,似乎在四個驗血結果中,若有兩個不合格,就表示有妊娠糖尿病傾向。

驗血結果出來,四個值中只有一個值不合格。我趕快打給產科醫師,問她是不是可以不用去看糖尿病專科了,因為我覺得我已經變成職業病人,每天不是上醫院就是去抽血,可是我是懷孕不是生病啊!

得到的答案是:不行!

我心裡非常不爽,我還是覺得這是醫師同行之間互贈客戶的結果,我說馬莉啊,這裡有個客戶血糖直有點高,給妳囉,錢?她不會跟妳計較的,反正百分之百健保付嘛!

一來我真的很討厭浪費醫療資源,我覺得在法國因為有健保體系的緣故,醫生要求很多非必要的檢查,反正病人怕事(誰敢挑戰醫療權威?可別跟健康開玩笑了!),再加上反正健保給付跟不用錢的一樣,所以大家拼命做檢查。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健保費還不是大家付的,我很難同意大家一起自掘墳墓。另外,我覺得我人生應該有比上醫院更有趣的事可以做。

但總之,我被產科醫師逼去看糖尿病專科醫師,她看看結果,跟我說:「還好,不是太災難。」(不太嚴重)。我心想,不嚴重妳們這樣煩我幹嘛呀,快放我回家!可是她當然不能就這樣放我回家,不然如何合理化一次看診費用?所以她拿出紙筆,說:「我們來規劃一個節食計劃吧,減少醣類的。」然後要我告訴她我日常生活吃哪些糖,來討論怎樣可以減掉。這方法對一般法國人或許有用,可是我實在不知怎麼辦,因為我根本就不愛吃糖,所以也不知從何減起。她只好問:「喝飲料嗎?」答曰偶爾,她在紙上寫下「不准喝蘇打、果汁等甜的飲料」;她又問:「早餐吃什麼?」答曰瑪德蓮,她說不行,那也是甜的;還吃些什麼?答曰水果,她寫下一天只能吃三份;最後又寫下中餐跟午餐只能各吃100-150克的澱粉。

她要我這樣吃一星期,然後再去抽血:先空腹抽一次血,然後早餐過後兩小時再抽一次,接著午餐過後兩小時再抽一次。

就這樣,我被栽贓說有糖尿病。

可是因為不曉得如果檢查結果有問題,她又會叫我做更多的哪些檢查,或再把我轉介給哪些同行,我看我還是乖乖照辦。

所以這會兒連糖也不能吃了。雖然我不愛吃糖,可是人家喝開胃酒,我不能喝酒,喝果汁總行吧?現在不行了,是含糖飲料!人家吃風乾肉腸,我總可以吃薯片吧?現在不行了,澱粉太多!人家飯後吃乳酪,我吃甜點總行吧?現在不行了,少糖妳沒聽見嗎?搞到最後我連早餐都不知道吃什麼,喝了牛奶還很餓啊,可是瑪德蓮和麵包都不能吃,鬆餅更是在幻想…還有必須吃酸到死無糖優格,這也是一絕。難怪我不想起床吧!

午餐跟晚餐也是怪得恐怖,簡直跟住院餐沒兩樣:炒波菜加煎鮭魚、煎蛋加水煮花椰菜加融化的乳酪淋在一顆很小的馬鈴薯上…反正無聊至極,無聊至極…他們要顧及孕婦身體健康,難道心理健康就不用管了嗎?搞到我憂鬱症再來醫嗎?…這一定是醫生眷顧精神科醫師同行的計謀!

經過這次我才發現,「吃好」在我生命中佔了多重要的位置,不能好好吃,人生真的是黑白的。以後一定要加倍吃回來。我看小黑的滿月酒,根本就不用吃油飯,吃生牛肉大餐佐無限暢飲紅酒差不多!

好不容易熬了一週,今天去進行那一天抽三次血的檢查了,搞得我整隻手臂像毒蟲…不過在出門進行最後一次抽血前,我還是認真煮了珍珠粉圓,一抽完血馬上回家狂吃,醫生妳管不到吧,嘿嘿!

冷凍麵糰再製蔥油餅

January 20th, 2011 Loulou

那天在玫怡的噗上看到梅仙老師的蔥油餅,看起來不困難,而且解開了多年來「蔥油餅為何會一圈一圈的」的這個疑惑。原來蔥油餅的道理,和用千層派皮做的酥式小點心的道理是一樣的!

這個蔥油餅食譜是先燙麵糰,然後桿成一個圓,撒鹽,抹油,再撒滿蔥花。接著,從圓的一端向另一端,將這個圓餅捲成香腸狀的一長條。然後用手擰下一截,再從左右兩邊壓扁(才會形成一輪一輪),再用桿麵棍桿成圓碟,上鍋煎就行了。這和法國家家戶戶都會做的千層派皮小點道理非常像:找一張圓形千層派皮,鋪上喜歡的東西,我最常做煙燻鮭魚口味,然後捲成長條狀,再將長條切成段,壓扁,連桿麵棍都不用,反到平的那面,撒上乳酪屑,進烤箱烤,就會是簡單又好吃的開胃小點。

知道台灣的蔥油餅竟然有跟法式開胃小點殊途同歸之處,真是令人開心,感覺台式點心更親民了一些,並不總是要大費周章才吃得到!

正在想哪天來做蔥油餅時,突然想到,冷凍庫裡有一糰上次做韭菜盒子多出來的麵糰,搞不好可以拿出來試試。因為做韭菜盒也是燙麵糰,那我只要退冰再做後製工作就好了!不過不知道麵糰經過冷凍會不會受到破壞,而出現驚人的效果…

結果竟然成功了!我將麵糰解凍後,又丟到揉麵機裡再加一點麵粉揉一下,因為解凍過程讓麵糰變濕了。接著就開始做,家裡沒豬油,我抹了鴨油,好香啊!然後最後真的按影片中說的,要把餅弄破。破餅的過程真的看到蔥油餅一圈一圈的結構,好感人!結果好好吃喔,真高興又學了一項技藝。

不過我的燙麵糰是用全熱水燙的,我一直覺得這樣麵皮比較軟,我比較喜歡。下回也用少量冷水試試,看看口感差多少。重點是知道了冷凍過的燙麵糰還是可以使用,那下次做餡餅或韭菜盒就可以完全不加思考地多燙點麵,反正麵比餡多時,很容易就可以變身蔥油餅,生活中傷腦筋的事又少了一項。

GoVoyage,爛!

January 17th, 2011 Loulou

我已經很久沒寫反推薦或法國抱怨文了。剛來法國時,此類文章很多,因為老外看法國,怎麼看怎麼不習慣。漸漸地,學會在這裡謀生的本領,也學著看開了,反正沒效率就早點出門排隊,服務態度不好就用耐心跟他們盧。久了,可能因為可以事先知道法國人會凸什麼搥,預加防範,遇到的困難還真的少了,也沒了剛來時整天發生的氣死人笑料。

可是這次我真的要來反推薦GoVoyage這家公司,因為它生意作很大,可是品德真的不佳。而且上他家網站買票很方便,卻很容易中到陷阱!

話說那時知道懷孕了之後,我就想趁五、六個月懷孕中期的時候回台灣,因為早了怕有風險,晚了人家不給上飛機,小孩出生後則是攜帶困難。

其實我沒有一定要找最低價的票,但希望轉機方便,也不要等太久。看來看去,從土魯斯搭德航到法蘭克福,再轉華航到台北,應該是最方便的。我先看好班次,打電話到巴黎的中華旅行社訂票。沒想到服務小姐回答說我那樣轉機時間只有一個半小時,在那麼短時間內要取出行李重辦登機,恐怕會錯過班機,而華航對這種狀況不負責的,因此建議我從巴黎轉長榮。我覺得這種說法真奇怪,行李明明可以直接掛到台北,哪有什麼領出行李重辦登機的事?而且德航接華航是同一個行程,怎麼又會有錯過班機不負責的事?我直覺是因為賣長榮票對她們來說比較有賺頭。其實如果她能跟我解釋搭長榮的好處也就罷了,但我不喜歡人家把我當傻子說些領行李出來的奇怪理由。想想算了,我自己上網訂票去。

不過經這一延遲,網路上已經找不到我原本要的行程了,只剩下GoVoyage有個從倫敦轉華航的行程,說也奇怪,就剩他家賣,別家也找不到。因為行程時間也接得不錯,我就買了。因為懷孕,不知道再來會不會被醫生禁搭飛機,所以我很謹慎地加買了一個行程取消保險,那個險叫做annulation toute raison,也就是可以因任何理由取消,不一定要天災人禍。

誰知道這真是錯誤的開始!

原本我打的如意算盤是買了經濟艙再用點數升等,以免挺著一個肚子要擠進經濟艙小位子。誰知道,在我要升等時,華航的網站顯示我只有去程能升等,回程因為訂票艙等的問題,不給升的。重點是,在我買票的時候,GoVoyage的網站上,從來沒出現過艙等顯示,就算知道航空公司的艙等限制問題,但GoVoyage的訂票網站是不提供這項訊息的。我覺得不太爽,但是我自己沒看清楚,或在訂票前沒有進一步去問,雖然覺得這樣的網站很奸詐,但也只能怪自己。我趕緊打去華航選位好了,坐不成商務艙,我希望能坐在前頭沒人比較寬的位子。結果華航說我那艙等也是不得預先選位的!天哪我是買到什麼爛票!好險華航的先生通情達理,最後還是幫我劃了一個好位子。

不過到了十月初,我的醫生說不建議我搭飛機。雖然她也沒禁止,可是我自己想想還是別回去好了,以後來日方長。更覺得好險我買了取消行程的保險呢!好,現在問題來了,我究竟是要先取消機位,還是先確認保險公司會付錢?如果我去取消了機位,然後保險公司不付錢,我不是虧大了?到時一定會想說那早知道還是回台灣吧!

搞不清楚的狀況下,我就上GoVoyage的客服網站,問說現在到底該怎辦?我該與誰聯繫辦理取消事宜以及啟動保險?我每次寄信出去,都會很快地得到一封回執,上頭說會在72小時之內給回覆。但我等了三次72小時,又再寄了兩次信,全都石沈大海。終於逼得我必須打電話罵人,而最不要臉的是,罵人電話當然是要付費的。電話中客服人員才說一旦要啟動保險他們就不管囉,那是我和保險公司的事,請我上保險公司網上填單。這個答案我也不意外,但早點回信不就得了!

好,我又依據那保險公司網址,上網填退錢單,內容就是合同號碼、旅行社名稱、班機號碼、出發日期、取消原因…等等,到此都算正常。按下送出鍵之後,就出現一個指示頁面,上面說需要備齊文件,郵寄給他們。而要備的文件還真不少,包括醫生證明以及之前的懷孕申報證明,還有旅行社的取消證明。奇怪了,我不是買了「可以因為任何理由取消」的保險嗎?他管我是醫生不給我去,還是我今天起床心情不好決定不去了?還是我搭錯公車以致錯過班機?這些全都不關他們的事啊!事實就是我取消行程,也有發票,他們就該退錢啊!保險的內容不是說可以取消嗎?那他們是要確認什麼?像醫療這種理由拿得出證明,他們就要證明,那如果我因為心情的理由拿不出證明,他們要怎樣?更何況我覺得他們沒有任何權利要求那張我之前寄給健保局的懷孕申報單。不過我想,保險公司總是這樣,收錢很快,退錢就慢吞吞,叫我寄這堆東西,只是要拖延時間吧!最好我少張單,他們就可以又有理由拒付。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去準備那堆東西。

所以我又上了GoVoyage去正式取消行程,並要求他寄給我正式寫有金額細項的「發票」,而不是取消證明。當然,我又經過三次72小時的等待,並且又打了電話,才總算拿到保險公司要求的那類發票。

到此,我已經對Go Voyage的服務態度非常不高興。我覺得他們是以低價吸引大量客戶,然後就算這些客戶中只有一小部分不爽,他的生意還是能維持下去。反正不會大家都要取消機票,大部分人還是會順利完成行程。

終於將文件寄出後,我又等了十天,才收到保險公司的回執郵件。上頭說文件已收到,會在一個月內處理,並留下負責人聯絡方式。那封信中還寫著,保險公司不退稅金的部分,稅金部分請自行與GoVoyage聯繫!奇怪了,他們分工有必要分那麼細嗎?我就不相信他們拿了我的文件後就不再和GoVoyage聯繫,而相信我給的發票一定是真的!他們肯定有個溝通的機制,那難道不能自行溝通兩邊分別退款嗎?

我又上了GoVoyage的網站,這回給我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看到一段驚人的文字!!那段文字的內容是說稅金不會自動退給客戶,客戶必須主動提起要求退稅金,他們才會進行作業,而且必須在某個期限內提起。這實在是太低級了!!也就是說,如果客戶不主動去要,錢就進了他們的口袋!我才不相信如果我沒跟他要,他就不會去向航空公司要。

我當然又寫信去要求退稅金,當然又過了N個72小時沒人理我。打電話過去,終於找到負責的人,她說好啦,已記下,我等三個月錢就會入帳。我說那你總得給我一個證明,以免我等三個月,妳硬凹說我從來沒要求,然後說這會兒過了要求期限了。那位馬蛋硬是說沒有證明可以給我…

再回到保險公司。我又乖乖的等了一個月,當然是任何支票都沒收到。我又打指示頁面上頭那負責人的電話,當然永遠都是忙線中(我懷疑那人根本不存在)。寫信去罵嘛,就回信說正在處理請耐心等候。再寫信說那一個月的期限是說著玩的嗎?他就說是「差不多」一個月,而且這是處理時間一個月,先前收件和後來的開支票時間都不算在內。

好不容易,過了兩個月,我終於收到保險公司的支票。九百多歐的機票,扣掉稅金接近三百歐,再扣掉處理費幾十歐,我應該收到五百多歐。但這五百多歐呢,有一百歐是GoVoyage的禮券,所以我只收到機票價格一半的支票!!

我看到那一百歐的禮券,就知道被唬了。而且一定是唬得合理合法。找出保險合同一看,果真有那句「退費金額其中一百歐以GoVoyage禮券抵用」…所以怪我自己沒看清楚嗎?當然!可是這種公司實在太低級了。一來是為什麼在我啟動保險機制的時候,兩家公司互相推託,說得好像各有各的業務範圍,彼此不相干,這會兒卻是保險公司拿旅行社的禮券陪我錢,要我相信他們不相干恐怕也很難。總之話都他們在講,可以因為利益的因素一會兒相干一會不相干兒。再來是,我已經快被GoVoyage氣死了,他給我禮券幹嘛?我以後也不想再和這公司打交道!而且在旅行業要拿優惠那麼容易,GoVoyage給我禮券應該也是一毛不花的就可以從別的供應商那要回來,他們怎麼會沒品到連這種錢都要賺?虧那老闆在電視上被採訪時還人模人樣。

事到如今,又能怎樣呢?只能努力去把稅金討回來。

我又寫了信去GoVoyage,問他們稅金到底退到哪去了。這次運氣好,不等72小時,馬上回我說已經在進行中,等一個月就會收到支票了。

我不懂為何退錢要一個月,但就等吧。又過了一個月,我又寫信去說一個月到了,錢呢?(後來口氣已經很不好,直接問錢呢?)

這次更厲害,他們已經時空錯亂。回我說,航空公司退稅金有兩個月期限,錢到他們那裡他們又有一個月的作業期限,所以請耐心等候…

什麼跟什麼啊!我回信說依你們上次的說法,應該是錢已經到了你們那,一個月後會撥款啊,怎麼會過了一個月又回到航空公司那?反正不管誰幾個月,這件事從頭到尾已經過了三個月,所以無論如何錢都該到我這了,趕快退錢!

然後他們就再也不回信了。

沒關係,明兒個我再打電話罵人去。

這次的心得就是,真的不要為了圖方便或貪小便宜去跟GoVoyage買票,因為不出事還好,一出事就會很衰,他就是靠著提供不完整的機票訊息與稀稀落落的服務,並且用這種卑劣手段ㄠ人家100歐,才能把成本降低啊!

夜市味之豬肝麵

January 11th, 2011 Loulou

那天竟然在Paris Store看到來自台灣的油麵!和同樣價格但麵卻越來越少的那個台灣陽春麵同一個製造商。雖然我知道油麵有很多食品添加物,可是一時嘴饞,還是買了回家。 雖然一直還沒想到拿來幹嘛。

昨天在超市看見切得整齊漂亮的豬肝,因為外型的關係,讓我想像它可能比較不腥(對,包裝還是很重要的),又想到那油麵,腦中突然升起一股夜市豬肝麵的滋味,非吃不可,趕快又把豬肝買回家。

我從以前就很愛吃豬肝湯,大學(哇,好久以前)的時候還煮過幾次,可是從來沒有成功過!那時因為比較沒有錢,所以我比主婦還會計較:士林夜市豬肝湯一碗30元,豬肝一副也才那錢,我幹嘛不自己做?不過幾次下來我就知道幹嘛不自己做了,自己煮的豬肝總是會硬掉。即使我非常小心地湯都滾了才放進去燙一下,馬上撈起來,豬肝仍會硬得難以下嚥。最後還是乖乖地花30塊去夜市吃吧!

都怪那時網路沒現在發達,也沒阿基師的偷吃步可以學。

今天我按照阿基師的說法,果然成功了!原來燙一下就撈起來的快燙法是不對的,煮豬肝的重點是「豬肝不是在沸水裡煮,而是要用80-90度的熱水燜熟」,燜個五分鐘熟了後就要趕快沖冷水,不讓豬肝繼續硬下去。然後等湯跟麵都好了,再將豬肝加進來。

果然,這樣煮出來的豬肝好嫩啊,再加上有薑、有香油、有米酒的湯,以及雖然一定有很多食品添加物但暫時可以不要去想的台灣油麵,哇,簡直是士林夜市往日重現!

可是李黑不太捧場,只說了ça se mange(還能吃),我一直說這煮豬肝的技術可是一絕耶,你都吃不出來!可他覺得嫩歸嫩,味道就是怪嘛!算了,誰叫他沒有屬於夜市的童年呢?李黑不懂沒關係,小黑懂就好。

在家炸薯條

January 8th, 2011 Loulou

法國的馬鈴薯品種好多,讓人眼花撩亂。我記得在台灣的時候只有兩種:台灣的和進口的,反正在台灣也不常用馬鈴薯做菜(根本就是不常做菜吧)。可是在這裡,有時是按品種分的零售,有時是預包裝好一袋一袋的,袋子上會直接寫了用途。按品種分的,當然可以要吃多少買多少,可是那必須對馬鈴薯的品種很熟悉才行,我大概只知道小小紅紅那種比較具黏性,蒸起來好吃,若是要吃raclette,就要買小小的那種ratte帶皮吃。買袋裝的當然是比較方便,上面直接寫了用途,按照指示買即可。可是又有另一個問題:總不能要做焗烤馬鈴薯買一袋兩公斤,要做馬鈴薯泥又買一袋兩公斤吧!那只有等著放到爛的份。所以實際的狀況是:就亂買亂吃,家裡一袋馬鈴薯有時做這東西好吃,過幾天做別的東西又稍微難吃一點,但也就不講究了,畢竟要吃完一袋兩公斤已經是不容易的事。

可是我這回真的買到了超難吃的馬鈴薯!根本就是粉狀馬鈴薯,搭乳酪吃起來乾得要死,要趕快喝水才不會被噎到。拿起袋子一看,原來是買到用來炸薯條用的馬鈴薯了。趕快記下:原來炸薯條的馬鈴薯比較粉。對,想想也有道理,如果薯條吃起來滑嫩又有黏性也是怪怪的。

那一袋馬鈴薯真的做什麼都不好吃,好像真的只能拿來炸薯條了。偏偏我有很多失敗的經驗,怎麼炸都不會酥脆好吃,以前聽人家說要炸兩次,我也試過了,還是沒成功。不過這次為了要把那包用掉,我很認真的上網研究,發現我以前雖然炸兩次,可是還是沒抓到重點。在改進之後終於成功了!當場那包很難吃馬鈴薯變成瓊漿玉薯條啊!茲將心得整理如下:

1.馬鈴薯削皮切成薯條的形狀,我是不愛吃很細很細那種,覺得切粗粗的吃起來比較有味道。然後將切好的馬鈴薯放到很熱的熱水裡,加一些鹽,浸泡十分鐘左右。(原來是要泡熱水啊,我以前都沖冷水)

2.浸泡十分鐘後,一定要將馬鈴薯擦乾

3.開始炸第一次。據網路找到的資料,都是說第一次油溫比較低,大約160度,炸10分鐘左右,這只是將它炸到快熟,但10分鐘後表面還是白的。重點來了,因為很多法國人家裡都有炸薯條機,所以要控制油溫160度很方便,那沒有炸薯條機又沒有溫度計怎麼辦呢?我是用目測的,油熱的時候會開始向外冒出花紋,油還沒冒煙,花紋也還不太細,移動速度不快時,就將薯條放進去炸第一次。此時鍋裡的狀況應該是很溫和,薯條不會變色,也不會有油煙亂噴,只有油圍著薯條滾著。

4.炸10分鐘之後,將薯條從鍋中取出,瀝油,放涼。我發現放涼是重點,因為以前失敗都是沒放涼,取出來之後又把油加熱再炸第二次,聽起來沒啥意思。這次放涼再炸就成功了。

5.放涼後要吃之前就可以炸第二次。第二次油溫比較高,說是180-200度,目的是要把表面炸得金黃酥脆。問題又來了,怎麼知道油到底是幾度。這次我是等到油冒煙的極限,油還沒開始冒煙,可是油裡的花紋已經很快速的移動了,就把已經炸過一次的薯條放進去。千萬不能等到油冒很多煙,那樣薯條丟進去就變黑炭了。炸個幾分鐘,依個人喜好炸到金黃色或琥珀色時撈出來將油瀝掉或吸掉,就可以上桌囉!

按這樣做,保證酥脆啊!

可是真的滿麻煩的,直接買一包McCaine不是很簡單嗎?可是我一直懷疑外面賣的薯條一定是加了莫名其妙的東西讓它酥脆,自己做的至少沒有氫化油沒有回鍋油,血管比較不會塞住!尤其我覺得市面上一些標榜低糖少油的食品,反而是加了更多更奇怪的東西:像低糖可樂,雖然糖少了,可是我不確定代糖對身體沒壞處。同樣的,那種包裝好放到烤箱裡烤了就會脆的薯條,我也懷疑不知是經過什麼處理,我們以為吃油吃得少了,卻不知到它製作的真相。所以還是在家裡做,麻煩就少吃一點囉。

P.S.在網路上看到一點,我沒試過,但據說千萬不要求方便,先在前一天預炸好第一次,第二天等客人來再炸第二次。據說那樣不會好吃,但我不知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