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看圖說嘟嘟

September 3rd, 2012 Loulou

最近想開始給小黑說故事。

話說,我本來就是很重視語句的優美的人,除了佛頭的那一次以外,通常我跟小黑說話都會說完整的句子,加上正常的形容詞。記得我們小時候看卡通,每一集都會有一個開場白,每一集結束也都會有類似「過完了疲憊的一天,太陽公公下山了,彼得也爬進溫暖的被窩,準備好好睡上一覺。」這種結論。我一直覺得這樣對小孩的語言以及寫作能力具有莫大的助益。所以,(不要笑)小黑每天起床時,我都會給他類似「趕快起來迎接嶄新的一天吧!」這種喊話。

我知道在托兒所裡,每週都會有幾次說故事時間。托兒所老師說因為小黑還小,不是每次說故事他都會乖乖跟大家坐著聽,有時會自己跑去旁邊玩,一開始可能音樂比較有吸引力。可是小黑今年上幼幼中班了啊,我決定還是給他開始熟悉書本這東西。我想就算他還不會乖乖坐很久,或者不會把書拿來「看」,光是把書拿來「玩」,也是一種習慣。

我上博客來訂了幾本林真美翻的書,我想應該是品質保證,沒辦法,媽媽對童書不太熟。其中一本我很喜歡,叫做「門鈴又響了」。因為它的色彩很鮮豔,畫風我很喜歡,然後有奶奶烤的餅乾啊,感覺好溫暖,好好吃。

小黑看到那書,就指著封面上的小熊布娃娃,說:「嘟嘟」!嘟嘟(Doudou)是法國人的陪睡軟布娃娃。法國家庭都會從小習慣給小孩這種東西,每個小孩都有自己專屬的嘟嘟,抱著就會睡上一頓好覺。台灣人都會覺得這養成孩子的依賴,我爸看到那嘟嘟被小黑親到滿臉黑黑的,更是覺得很反胃。可是法國人都很尊重小孩的嘟嘟,托兒所還有一個每個小孩專屬的嘟嘟櫃。小孩出生時很多人都會送布娃娃,但是很神奇的,某天他就會自己選一隻當他的嘟嘟,那一隻就不再跟別人一樣只是布娃娃而已,而是加上定冠詞的嘟嘟。

小黑選的嘟嘟是致葦(刺蝟)阿姨送的小刺蝟跟大刺蝟。可是奇怪地,他看到圖畫中的小熊布娃娃,也叫它嘟嘟。沒錯它是畫中小女孩的嘟嘟,只是以熊的樣子出現。

昨天我婆婆送了他一本小小書,一隻企鵝還鳥狀的小孩學著自己穿衣服。婆婆說這個系列有很多本,教小孩學習生活與掌握情緒。

奇怪的是,小黑又指著書上的玩具熊說嘟嘟。

圖像的理解果真是一件神奇的事啊。對一個大人來說,上一本書畫了很多小孩,小女孩抱著一隻熊,我們知道那是小女孩的熊。第二本書的主角,已經不是人形了啊,他明明是一隻企鵝(還是狗?)。對我這個大人來說,因為企鵝被擬人化了啊,所以他會動會穿衣服,所以也有一隻嘟嘟,地上的熊當然是他的嘟嘟。可是小黑知道什麼是擬人化嗎?為什麼一個小孩會自動的區分主角與主角的嘟嘟呢?為什麼他不會覺得那是兩隻嘟嘟,一隻是企鵝一隻是熊?或者是兩隻受擬人化的動物?

還是事情根本沒這麼複雜,因為對他來說,都在地上任人蹂躪的,都是嘟嘟,就像他的刺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