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 recherche du pain perdu…

GoVoyage,爛!

January 17th, 2011 Loulou

我已經很久沒寫反推薦或法國抱怨文了。剛來法國時,此類文章很多,因為老外看法國,怎麼看怎麼不習慣。漸漸地,學會在這裡謀生的本領,也學著看開了,反正沒效率就早點出門排隊,服務態度不好就用耐心跟他們盧。久了,可能因為可以事先知道法國人會凸什麼搥,預加防範,遇到的困難還真的少了,也沒了剛來時整天發生的氣死人笑料。

可是這次我真的要來反推薦GoVoyage這家公司,因為它生意作很大,可是品德真的不佳。而且上他家網站買票很方便,卻很容易中到陷阱!

話說那時知道懷孕了之後,我就想趁五、六個月懷孕中期的時候回台灣,因為早了怕有風險,晚了人家不給上飛機,小孩出生後則是攜帶困難。

其實我沒有一定要找最低價的票,但希望轉機方便,也不要等太久。看來看去,從土魯斯搭德航到法蘭克福,再轉華航到台北,應該是最方便的。我先看好班次,打電話到巴黎的中華旅行社訂票。沒想到服務小姐回答說我那樣轉機時間只有一個半小時,在那麼短時間內要取出行李重辦登機,恐怕會錯過班機,而華航對這種狀況不負責的,因此建議我從巴黎轉長榮。我覺得這種說法真奇怪,行李明明可以直接掛到台北,哪有什麼領出行李重辦登機的事?而且德航接華航是同一個行程,怎麼又會有錯過班機不負責的事?我直覺是因為賣長榮票對她們來說比較有賺頭。其實如果她能跟我解釋搭長榮的好處也就罷了,但我不喜歡人家把我當傻子說些領行李出來的奇怪理由。想想算了,我自己上網訂票去。

不過經這一延遲,網路上已經找不到我原本要的行程了,只剩下GoVoyage有個從倫敦轉華航的行程,說也奇怪,就剩他家賣,別家也找不到。因為行程時間也接得不錯,我就買了。因為懷孕,不知道再來會不會被醫生禁搭飛機,所以我很謹慎地加買了一個行程取消保險,那個險叫做annulation toute raison,也就是可以因任何理由取消,不一定要天災人禍。

誰知道這真是錯誤的開始!

原本我打的如意算盤是買了經濟艙再用點數升等,以免挺著一個肚子要擠進經濟艙小位子。誰知道,在我要升等時,華航的網站顯示我只有去程能升等,回程因為訂票艙等的問題,不給升的。重點是,在我買票的時候,GoVoyage的網站上,從來沒出現過艙等顯示,就算知道航空公司的艙等限制問題,但GoVoyage的訂票網站是不提供這項訊息的。我覺得不太爽,但是我自己沒看清楚,或在訂票前沒有進一步去問,雖然覺得這樣的網站很奸詐,但也只能怪自己。我趕緊打去華航選位好了,坐不成商務艙,我希望能坐在前頭沒人比較寬的位子。結果華航說我那艙等也是不得預先選位的!天哪我是買到什麼爛票!好險華航的先生通情達理,最後還是幫我劃了一個好位子。

不過到了十月初,我的醫生說不建議我搭飛機。雖然她也沒禁止,可是我自己想想還是別回去好了,以後來日方長。更覺得好險我買了取消行程的保險呢!好,現在問題來了,我究竟是要先取消機位,還是先確認保險公司會付錢?如果我去取消了機位,然後保險公司不付錢,我不是虧大了?到時一定會想說那早知道還是回台灣吧!

搞不清楚的狀況下,我就上GoVoyage的客服網站,問說現在到底該怎辦?我該與誰聯繫辦理取消事宜以及啟動保險?我每次寄信出去,都會很快地得到一封回執,上頭說會在72小時之內給回覆。但我等了三次72小時,又再寄了兩次信,全都石沈大海。終於逼得我必須打電話罵人,而最不要臉的是,罵人電話當然是要付費的。電話中客服人員才說一旦要啟動保險他們就不管囉,那是我和保險公司的事,請我上保險公司網上填單。這個答案我也不意外,但早點回信不就得了!

好,我又依據那保險公司網址,上網填退錢單,內容就是合同號碼、旅行社名稱、班機號碼、出發日期、取消原因…等等,到此都算正常。按下送出鍵之後,就出現一個指示頁面,上面說需要備齊文件,郵寄給他們。而要備的文件還真不少,包括醫生證明以及之前的懷孕申報證明,還有旅行社的取消證明。奇怪了,我不是買了「可以因為任何理由取消」的保險嗎?他管我是醫生不給我去,還是我今天起床心情不好決定不去了?還是我搭錯公車以致錯過班機?這些全都不關他們的事啊!事實就是我取消行程,也有發票,他們就該退錢啊!保險的內容不是說可以取消嗎?那他們是要確認什麼?像醫療這種理由拿得出證明,他們就要證明,那如果我因為心情的理由拿不出證明,他們要怎樣?更何況我覺得他們沒有任何權利要求那張我之前寄給健保局的懷孕申報單。不過我想,保險公司總是這樣,收錢很快,退錢就慢吞吞,叫我寄這堆東西,只是要拖延時間吧!最好我少張單,他們就可以又有理由拒付。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去準備那堆東西。

所以我又上了GoVoyage去正式取消行程,並要求他寄給我正式寫有金額細項的「發票」,而不是取消證明。當然,我又經過三次72小時的等待,並且又打了電話,才總算拿到保險公司要求的那類發票。

到此,我已經對Go Voyage的服務態度非常不高興。我覺得他們是以低價吸引大量客戶,然後就算這些客戶中只有一小部分不爽,他的生意還是能維持下去。反正不會大家都要取消機票,大部分人還是會順利完成行程。

終於將文件寄出後,我又等了十天,才收到保險公司的回執郵件。上頭說文件已收到,會在一個月內處理,並留下負責人聯絡方式。那封信中還寫著,保險公司不退稅金的部分,稅金部分請自行與GoVoyage聯繫!奇怪了,他們分工有必要分那麼細嗎?我就不相信他們拿了我的文件後就不再和GoVoyage聯繫,而相信我給的發票一定是真的!他們肯定有個溝通的機制,那難道不能自行溝通兩邊分別退款嗎?

我又上了GoVoyage的網站,這回給我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看到一段驚人的文字!!那段文字的內容是說稅金不會自動退給客戶,客戶必須主動提起要求退稅金,他們才會進行作業,而且必須在某個期限內提起。這實在是太低級了!!也就是說,如果客戶不主動去要,錢就進了他們的口袋!我才不相信如果我沒跟他要,他就不會去向航空公司要。

我當然又寫信去要求退稅金,當然又過了N個72小時沒人理我。打電話過去,終於找到負責的人,她說好啦,已記下,我等三個月錢就會入帳。我說那你總得給我一個證明,以免我等三個月,妳硬凹說我從來沒要求,然後說這會兒過了要求期限了。那位馬蛋硬是說沒有證明可以給我…

再回到保險公司。我又乖乖的等了一個月,當然是任何支票都沒收到。我又打指示頁面上頭那負責人的電話,當然永遠都是忙線中(我懷疑那人根本不存在)。寫信去罵嘛,就回信說正在處理請耐心等候。再寫信說那一個月的期限是說著玩的嗎?他就說是「差不多」一個月,而且這是處理時間一個月,先前收件和後來的開支票時間都不算在內。

好不容易,過了兩個月,我終於收到保險公司的支票。九百多歐的機票,扣掉稅金接近三百歐,再扣掉處理費幾十歐,我應該收到五百多歐。但這五百多歐呢,有一百歐是GoVoyage的禮券,所以我只收到機票價格一半的支票!!

我看到那一百歐的禮券,就知道被唬了。而且一定是唬得合理合法。找出保險合同一看,果真有那句「退費金額其中一百歐以GoVoyage禮券抵用」…所以怪我自己沒看清楚嗎?當然!可是這種公司實在太低級了。一來是為什麼在我啟動保險機制的時候,兩家公司互相推託,說得好像各有各的業務範圍,彼此不相干,這會兒卻是保險公司拿旅行社的禮券陪我錢,要我相信他們不相干恐怕也很難。總之話都他們在講,可以因為利益的因素一會兒相干一會不相干兒。再來是,我已經快被GoVoyage氣死了,他給我禮券幹嘛?我以後也不想再和這公司打交道!而且在旅行業要拿優惠那麼容易,GoVoyage給我禮券應該也是一毛不花的就可以從別的供應商那要回來,他們怎麼會沒品到連這種錢都要賺?虧那老闆在電視上被採訪時還人模人樣。

事到如今,又能怎樣呢?只能努力去把稅金討回來。

我又寫了信去GoVoyage,問他們稅金到底退到哪去了。這次運氣好,不等72小時,馬上回我說已經在進行中,等一個月就會收到支票了。

我不懂為何退錢要一個月,但就等吧。又過了一個月,我又寫信去說一個月到了,錢呢?(後來口氣已經很不好,直接問錢呢?)

這次更厲害,他們已經時空錯亂。回我說,航空公司退稅金有兩個月期限,錢到他們那裡他們又有一個月的作業期限,所以請耐心等候…

什麼跟什麼啊!我回信說依你們上次的說法,應該是錢已經到了你們那,一個月後會撥款啊,怎麼會過了一個月又回到航空公司那?反正不管誰幾個月,這件事從頭到尾已經過了三個月,所以無論如何錢都該到我這了,趕快退錢!

然後他們就再也不回信了。

沒關係,明兒個我再打電話罵人去。

這次的心得就是,真的不要為了圖方便或貪小便宜去跟GoVoyage買票,因為不出事還好,一出事就會很衰,他就是靠著提供不完整的機票訊息與稀稀落落的服務,並且用這種卑劣手段ㄠ人家100歐,才能把成本降低啊!

夜市味之豬肝麵

January 11th, 2011 Loulou

那天竟然在Paris Store看到來自台灣的油麵!和同樣價格但麵卻越來越少的那個台灣陽春麵同一個製造商。雖然我知道油麵有很多食品添加物,可是一時嘴饞,還是買了回家。 雖然一直還沒想到拿來幹嘛。

昨天在超市看見切得整齊漂亮的豬肝,因為外型的關係,讓我想像它可能比較不腥(對,包裝還是很重要的),又想到那油麵,腦中突然升起一股夜市豬肝麵的滋味,非吃不可,趕快又把豬肝買回家。

我從以前就很愛吃豬肝湯,大學(哇,好久以前)的時候還煮過幾次,可是從來沒有成功過!那時因為比較沒有錢,所以我比主婦還會計較:士林夜市豬肝湯一碗30元,豬肝一副也才那錢,我幹嘛不自己做?不過幾次下來我就知道幹嘛不自己做了,自己煮的豬肝總是會硬掉。即使我非常小心地湯都滾了才放進去燙一下,馬上撈起來,豬肝仍會硬得難以下嚥。最後還是乖乖地花30塊去夜市吃吧!

都怪那時網路沒現在發達,也沒阿基師的偷吃步可以學。

今天我按照阿基師的說法,果然成功了!原來燙一下就撈起來的快燙法是不對的,煮豬肝的重點是「豬肝不是在沸水裡煮,而是要用80-90度的熱水燜熟」,燜個五分鐘熟了後就要趕快沖冷水,不讓豬肝繼續硬下去。然後等湯跟麵都好了,再將豬肝加進來。

果然,這樣煮出來的豬肝好嫩啊,再加上有薑、有香油、有米酒的湯,以及雖然一定有很多食品添加物但暫時可以不要去想的台灣油麵,哇,簡直是士林夜市往日重現!

可是李黑不太捧場,只說了ça se mange(還能吃),我一直說這煮豬肝的技術可是一絕耶,你都吃不出來!可他覺得嫩歸嫩,味道就是怪嘛!算了,誰叫他沒有屬於夜市的童年呢?李黑不懂沒關係,小黑懂就好。

在家炸薯條

January 8th, 2011 Loulou

法國的馬鈴薯品種好多,讓人眼花撩亂。我記得在台灣的時候只有兩種:台灣的和進口的,反正在台灣也不常用馬鈴薯做菜(根本就是不常做菜吧)。可是在這裡,有時是按品種分的零售,有時是預包裝好一袋一袋的,袋子上會直接寫了用途。按品種分的,當然可以要吃多少買多少,可是那必須對馬鈴薯的品種很熟悉才行,我大概只知道小小紅紅那種比較具黏性,蒸起來好吃,若是要吃raclette,就要買小小的那種ratte帶皮吃。買袋裝的當然是比較方便,上面直接寫了用途,按照指示買即可。可是又有另一個問題:總不能要做焗烤馬鈴薯買一袋兩公斤,要做馬鈴薯泥又買一袋兩公斤吧!那只有等著放到爛的份。所以實際的狀況是:就亂買亂吃,家裡一袋馬鈴薯有時做這東西好吃,過幾天做別的東西又稍微難吃一點,但也就不講究了,畢竟要吃完一袋兩公斤已經是不容易的事。

可是我這回真的買到了超難吃的馬鈴薯!根本就是粉狀馬鈴薯,搭乳酪吃起來乾得要死,要趕快喝水才不會被噎到。拿起袋子一看,原來是買到用來炸薯條用的馬鈴薯了。趕快記下:原來炸薯條的馬鈴薯比較粉。對,想想也有道理,如果薯條吃起來滑嫩又有黏性也是怪怪的。

那一袋馬鈴薯真的做什麼都不好吃,好像真的只能拿來炸薯條了。偏偏我有很多失敗的經驗,怎麼炸都不會酥脆好吃,以前聽人家說要炸兩次,我也試過了,還是沒成功。不過這次為了要把那包用掉,我很認真的上網研究,發現我以前雖然炸兩次,可是還是沒抓到重點。在改進之後終於成功了!當場那包很難吃馬鈴薯變成瓊漿玉薯條啊!茲將心得整理如下:

1.馬鈴薯削皮切成薯條的形狀,我是不愛吃很細很細那種,覺得切粗粗的吃起來比較有味道。然後將切好的馬鈴薯放到很熱的熱水裡,加一些鹽,浸泡十分鐘左右。(原來是要泡熱水啊,我以前都沖冷水)

2.浸泡十分鐘後,一定要將馬鈴薯擦乾

3.開始炸第一次。據網路找到的資料,都是說第一次油溫比較低,大約160度,炸10分鐘左右,這只是將它炸到快熟,但10分鐘後表面還是白的。重點來了,因為很多法國人家裡都有炸薯條機,所以要控制油溫160度很方便,那沒有炸薯條機又沒有溫度計怎麼辦呢?我是用目測的,油熱的時候會開始向外冒出花紋,油還沒冒煙,花紋也還不太細,移動速度不快時,就將薯條放進去炸第一次。此時鍋裡的狀況應該是很溫和,薯條不會變色,也不會有油煙亂噴,只有油圍著薯條滾著。

4.炸10分鐘之後,將薯條從鍋中取出,瀝油,放涼。我發現放涼是重點,因為以前失敗都是沒放涼,取出來之後又把油加熱再炸第二次,聽起來沒啥意思。這次放涼再炸就成功了。

5.放涼後要吃之前就可以炸第二次。第二次油溫比較高,說是180-200度,目的是要把表面炸得金黃酥脆。問題又來了,怎麼知道油到底是幾度。這次我是等到油冒煙的極限,油還沒開始冒煙,可是油裡的花紋已經很快速的移動了,就把已經炸過一次的薯條放進去。千萬不能等到油冒很多煙,那樣薯條丟進去就變黑炭了。炸個幾分鐘,依個人喜好炸到金黃色或琥珀色時撈出來將油瀝掉或吸掉,就可以上桌囉!

按這樣做,保證酥脆啊!

可是真的滿麻煩的,直接買一包McCaine不是很簡單嗎?可是我一直懷疑外面賣的薯條一定是加了莫名其妙的東西讓它酥脆,自己做的至少沒有氫化油沒有回鍋油,血管比較不會塞住!尤其我覺得市面上一些標榜低糖少油的食品,反而是加了更多更奇怪的東西:像低糖可樂,雖然糖少了,可是我不確定代糖對身體沒壞處。同樣的,那種包裝好放到烤箱裡烤了就會脆的薯條,我也懷疑不知是經過什麼處理,我們以為吃油吃得少了,卻不知到它製作的真相。所以還是在家裡做,麻煩就少吃一點囉。

P.S.在網路上看到一點,我沒試過,但據說千萬不要求方便,先在前一天預炸好第一次,第二天等客人來再炸第二次。據說那樣不會好吃,但我不知道為什麼。

我和小黑的二人世界

December 16th, 2010 Loulou

最近很認真地享受和小黑的二人生活。其實仔細想想,每天都沒做什麼大事,有客戶打電話來還會莫名其妙被我遣了,沒看見老娘正忙?忙什麼?其實也沒有,就每天跟小黑玩,時間就這樣悄悄地溜走。

懷孕快六個月了,開始進入一種很美好,很捨不得懷孕期結束的狀態。大家都說這種想法很阿呆,說是再過兩個月,等肚子大到一個不行,就會恨不得趕快把他生出來。但是六個月,真是一個美妙且自給自足的階段啊。

話說懷孕初期有種種的不習慣。不是生理上的,因為小黑很善解人意,我沒有太不舒服。再加上那時有個案子,工作忙,忙到都忘了想到要孕吐這種事。只有週末的時候,才會因為想到「喔,我是在懷孕喔」而反胃一下,到了週一,又很莫名其妙地不藥而癒。我不得不認為孕吐其實跟心理作用有很大的關係,忙到沒時間頭暈,自然就不暈了。

可是懷孕初期有許多事情要弄懂,不是關乎自己的身體變化這件事,而是一懷孕之後,就會意識到在這個福利國家,懷孕生子竟然是一整個社會的事。於是,怎麼生?去哪生?給哪個醫生看?產科婦科怎麼分?通知哪些社會福利健保單位?以及將來的托兒制度…等等問題全部同時出現。在懷孕前期,花好多時間在搞清楚這個國家的生育制度:14週內要向社福及健保單位申報懷孕了,這樣才能得到超音波及產檢退費(這種事真是超乎一個正常人能想到的範圍,看醫生就看醫生,還有產檢的補助另歸一項,為什麼會這麼複雜),然後得開始搞清楚產檢跟超音波哪裡不一樣,每個月要做哪些檢查,出現工作時間表和檢查時間表相衝突的事,都不是在忙懷孕,也跟自己身體的自然狀態無關,忙著應付的,都是和制度打交道!

還有,好險我們當初想到:托兒所。一知道懷孕,我們就打電話問市政府敝市的托嬰制度,市政府人員說要去登記排托兒所。趁著夏天李黑休假,我們就去登記了,那是驗出兩條線的隔天!我們很不好意思地問是不是太早來排了。沒想到市府馬蛋說:「不,就是要這樣!」我心想好險我做事一向是急先鋒,否則誰會沒事一驗出兩條線就去想到托兒所的事。排托兒所還不是報名就好,每個月還得打電話去確認,連續兩個月忘記打就重新排起!真嚴格。於是我的行事曆上多了一項:每個月打電話。和繳貸款一樣準時!這也跟懷孕這件事本身無關,就是妳想在這個社會生存的遊戲規則。不過討厭歸討厭,我倒是常常暗自希望別的父母都忘記打電話,我就可以名次超前。

懷孕前期身體變化不大,體重也沒什麼增加,但就弄懂這個國家的生育、健康照護、托兒制度這方面的複雜性來說,簡直和當初申請學校不相上下!天哪,我又來了一次出過唸書全體驗嗎?說真的,當時每次收到一堆各部門寄來的教孕婦怎麼吃的本子、提醒不要做這不要做那的單子、懷孕時間表等東西,都覺得很厭煩,想大喊leave me alone,我自己會懷孕,你們不要來管我,尤其是重複收到不同單位寄來的換句話說的重複內容,更是直接說謝謝關心就丟到垃圾桶裡。

我知道這麼說很得了便宜還賣乖,畢竟在台灣,福利比這裡差很多。可是在福利國家裡這種處處被掌控、隨時要向某單位報告的感覺真的有點…超自然,我覺得它剝奪了我們最基本的能夠以自己的步調去體驗自己的身體的那種感受力…所有的孕婦都要在同樣的週數做出一樣的檢查,我們的身體與小孩的發育狀況都被測量做成曲線,然後我們要被告知自己跟平均值的標準的差異,而不管妳符不符合標準,輔導單位都會不厭其煩地來說教!真是夠了,我不確定這比傳統的台灣婆婆令人喜愛。

好在,經過五個多月,我又算把學校申請書寄出去了…之前該做的一樣沒少(應該),之後該做的也搞清楚了,我很馴化地把所有該做的都記到outlook裡,像工作一樣嚴謹地記下何時該做什麼檢查,什麼時候該打電話去問上課的事,什麼時候該開始準備採買…

然後我就專心過日子了。

小黑現在動得厲害,而我竟然可以沒事在那裡看肚皮跟摸肚皮就過上大半天,想像著他身體彎曲的樣子,現在是手在敲還是腳在踢?等晚上李黑回家我就叫他一起來玩,可是呢,因為他只能看到摸到,無法用肚子感覺到,所以就覺得比較不好玩…我想他應該有那種兩人雙打電動玩具,可是每次他都輸的那種挫折感…

懷孕真是一種神奇的自生成玩具的過程,肚子裡長出一個東西讓我自得其樂,真是有趣的機制。

記得多年前有部電影叫安東尼亞之家,裡頭有個女生好愛懷孕,最後有了好多小孩,那時雖然我堅持接受差異,可是還是覺得真是瘋瘋癲顛。現在已經完全可以理解,這麼美好的過程,卻會有結束的一天(雖然很期待認識自己的小孩),好短暫啊!

(我知道妳們等著看過幾個月我寫說:怎麼不趕快生啊,肚子好重!…)

啊,稍縱即逝的第六個月啊!

終於也可以咕嚕咕嚕

December 11th, 2010 Loulou

遭遇了年初的火鍋劫之後,本來發誓再也不跟法國人吃火鍋了。可是今年實在好冷好冷,冷到覺得乾脆整個冬天都躲在家裡拼命吃算了。而我這種很台的胃,當然不免又想吃火鍋。

山不轉路轉。火鍋劫的問題是,電爐加熱的速度不夠快,以致於場面一團混亂,有人拼命放料到鍋裡,有人拼命搶東西吃,導致「湯滾了才能快速涮」的這個原則無論如何無法被堅持,變成比較像在吃越南生牛肉河粉…。既然法國人不好教,那只在吃火鍋的道具上改進,如果加熱的速度變快,應該可以解決一部份的問題。

其實我之前就很想買桌上用的電磁爐,可是這東西在法國一直很不普遍,雖然台灣20年前就已經普及了。大部分法國人熟悉的是在廚房的四個電磁爐子(他們甚至還常跟黑晶爐搞混),活動式可以放桌上的,就不好找了。剛來法國那時找了一陣,價格不斐,都要一百歐元以上,只好作罷。這幾天鑱意出現,我又上網去找,發現價格竟然有平民化的趨勢!雖然動輒一百歐的仍然所在多有,但竟有許多不知名的品牌提供了五、六十歐的價格。太心動了!雖然我一向迷信大品牌,但想想這東西反正一年用不了幾次,不用買太貴。馬上下單,不久就收到,迫不及待來吃火鍋囉!

啊,果然!電磁爐和電爐真是天與地、日與夜那樣的差別。預先煮好的湯底根本不用在廚房一直滾著,上桌一下子就開始咕嚕咕嚕了,然後每次加了料之後,把溫度調高,只要幾秒鐘湯又開始滾了起來。因為這種結構的改變,大家終於都可以在水滾了、料熟了的正當時刻吃到正確的東西,我也終於可以在安穩平靜的心情下,悠悠地享受火鍋料澎湃沸騰的翻滾聲!相信未來不會再有火鍋劫發生(不過其實因為昨天是台灣人與法國人比例一比一,下次要試著增加法國人比例才能知道究竟有多大的改變)。

昨天吃的是泰式酸辣湯底的海鮮牛肉鍋。

酸辣湯底很簡單做,用南薑、香茅、檸檬葉、紅辣椒、蕃茄與大蝦頭下去熬,再加魚露、糖、檸檬汁、香菜。因為又酸又辣,非常開胃。

沾醬的部分,其實我除了沾牛頭牌沙茶醬就不會別的,但既然主題是泰,牛頭牌自然不能上場。臨時發明了一種醬,沒想到反應熱烈。

醬汁作法:10-12瓣蒜頭、3根紅辣椒、10粒左右香菜子、10粒左右白胡椒粒,通通放到攪拌器打碎。然後加魚露、醬油、糖、水、香菜葉,就成啦!其實泰式料理常用香菜根而不是香菜子,可是沒人會把香菜根拿出來賣我們,識貨的人都留著自己吃。有天我無聊拿香菜子來試,發現它其實會有一種很特殊的香氣,我滿喜歡的。

昨天最遺憾的是後來吃太飽,竟然肚子沒有空間繼續吃燙冬粉,啊我魂牽夢縈的酸辣蝦湯冬粉啊~~於是很期待今天晚餐時間的到來,就可以吃剩菜蝦湯冬粉。

總而言之,投資這台電磁爐實在太值得啦!雖然我發現這玩意的廣告主打也不是要吃火鍋用的,而是給單身的學生或上班族在廚房裡用的,因此它的整個設計上還是沒有台灣的那麼小巧。可是我已經很滿意了,這台電磁爐榮獲本家庭年度購買最佳優秀產品獎(啊!派德羅先生*輸了)。

*K牌多功能食物處理機,今年年中來到我家,已經處理過許多水餃、牛肉餡餅、麵條等工作。但不幸的被咕嚕咕嚕先生打敗。

打開暖氣,來碗蕃茄湯

October 4th, 2010 Loulou

天氣真的涼了,家裡的壁爐早已升起不說,出門已經得穿上重重的外套,開始感覺秋冬的疲憊。

前兩天去我婆婆家,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飢寒交迫,看到自動販賣機賣熱湯,便投幣買了一杯來喝。鼎鼎有名的knorr牌,可我從來沒買過,對我來說這種速成湯叫做「單身男子湯」,只有獨居又懶得做菜的男人才會買來喝。可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那杯我生平第一次買的單身男子湯,竟然…非..常…好…喝!好喝到讓我實在非常期待回程的高速公路,跑沒幾公里又趕快跑去買那湯喝。

可是我也知道那種湯會好喝,當然是因為添加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還是少喝為妙。眼看天氣持續變冷,我也喝蕃茄湯喝上癮,那來做碗不添加化學製品的健康蕃茄湯吧!

首先蕃茄要去皮:很簡單,先拿刀子在表皮劃十字,然後丟到滾水裡燙一分鐘。拿出來後就可以很容易地把表皮撕掉。

有些食譜還說要去籽…可是那不就沒得吃了嗎?我很節省,還是不去籽好了。

將三大顆洋蔥切末,用橄欖油炒至金黃。接著將兩瓣蒜頭壓成泥加入。再加入八大顆去皮蕃茄,稍微炒一下。接著加兩大碗水。然後加鹽、黑胡椒、一片月桂葉、一些百里香,燉煮半小時。接著加入一顆綠檸檬的汁,然後用攪拌器絞碎就行啦!

很多食譜都加了雞高湯塊,可是我想加那東西跟買單身男子湯的道理還不是一樣?就是吃一堆味精跟調味料。其實只要買到好吃的蕃茄,沒加雞高湯一樣好好吃。我發現Knorr好吃是因為它很酸,所以加了一顆檸檬試試,效果很不錯!

煮一些意大利麵加在湯裡,再加一點培根,就成為可口的一餐!

前進里斯本

October 4th, 2010 Loulou

天大的好消息!從九月起EasyJet新開了土城-里斯本和土城-羅馬航線,我們終於可以輕鬆到達這兩個so close, yet so far away的城市。當然如果能再開一條土城-賽維亞那就更好了。不過做人不要太貪心,先把這兩個城市玩了再說,我們先選擇了前進里斯本!

里斯本真是一個神奇的城市…感覺像世界的盡頭,雖然只有兩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只有一小時的時差,可是跟法國差好多好多,整個氛圍完全不同。雖然同是拉丁語系,可是葡萄牙文好難猜,比義大利文和西班牙文難很多…總之真的很有出國的感覺。

我們搭了28號Tramway穿梭,路很窄,常常覺得要撞上房子了,如果有人路邊停車停很久一直停不好,Tramway司機就會一直按鈴,因為就差那點就過不去了。好險我不用在里斯本開車呢!!

里斯本像極了三十年前的台北,在小巷弄中有各式各樣的店家,小小的。這家專賣水龍頭,那家專賣大鎖,還有一種以前台北街頭會看見的時裝店,可是時間也沒停滯,因為整個城市的人還是很有活力的活著。對我來說就像個時空旅行。

可是我對食物感到很失望!是誰跟我說過葡萄牙東西很好吃的啊?這裡只有兩樣東西可以吃,就是鹹鱈魚和烤沙丁魚。因為我本來就不愛吃鱈魚,肉軟趴趴的有什麼好吃呢?也並不會因為變鹹魚就比較好吃。沙丁魚,吃一次還行,每餐吃簡直要瘋了,腦袋充斥著那個味道。雖然路上有很多賣著其他食物的店家,可是看起來都是為著觀光客而存在的,我們也就沒嘗試。

最後,我終於吃到了葡式蛋塔!但發生一件驚人的事,那就是:台灣吃到的比較好吃!!!我永遠記得在台灣第一次排隊買到那次那個蛋塔的滋味啊,在里斯本吃到的,真的比不上。而且我在里斯本吃了兩家做比較喔,都比不上台灣。

整體說來,是個很適合去玩的城市。天氣很好,到九月底還有25度。物價很低,地鐵日票才3.7歐元,計程車也很便宜。城市裡不同的區,有著不同的味道,Alfama我一種傾頹感,Alto的夜生活,還有夜晚dock區超現實的美…我覺得是一座很人民的城市。很奇怪地,怎麼樣也看不出這國家往日繁華的痕跡…

自製雪裡紅

August 1st, 2010 Loulou

我超愛吃醃漬類的食品:泡菜、酸菜、酸豇豆、豆腐乳(越臭越好)、泡辣椒(從四川泡椒到西班牙醋泡辣椒)、醬瓜、、酸黃瓜、酸豆、各式蜜餞…雖然據說吃多了對身體不太好,但我總是無法抵擋。

到法國之後,這些東西就少了,只能自立自強。我曾嘗試過韓式泡菜,可是有點失敗,也曾嘗試過酸豇豆,可是因為沒有合適的泡菜缸,整剛就發了黴,一把五歐的菜豆啊,丟掉時心裡還很難過。我一直覺得是容器的緣故,上次回去到鶯歌看到泡菜缸,還想扛一個回來,可是被李黑制止…

最近我發現雪裡紅的難度很低,而且只要一天就會好,聽起來是還來不及發黴。剛好在巴黎市多看到油菜,聽說找不到小芥菜也可以用油菜,所以趕緊買了一包回家試。我對巴黎市多的蔬菜一直有點害怕,我知道是這裡的亞洲人種的,因此常常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會亂灑農藥,或者不遵守灑了農藥要多久後才能採收的規定。可視李黑認為農藥不可能隨便買得到,所以這種自家哉種的,應該不會灑農藥才是。我還是很難相信。不過我看油菜上很多蟲咬的洞洞,覺得這樣好像比較安全。(總不會是蟲咬了後看不爽趕快噴農藥吧??呃,還是別想那麼多)

油菜洗淨把根切了之後,撒鹽巴,搓搓搓,然後拿一個密封袋裝起來,再繼續搓。搓完之後因為我要出門,就放在桌上,回家之後冰到冰箱裡,冰了一天多就拿出來炒了。真的,長得好像啊!

終於拿到十年居留卡啦

July 19th, 2010 Loulou

終於領到十年居留卡了,明明我跟法國的恩怨牽扯已經超過十年。

我記得10年前在我第一次婚姻時,和法國人結婚一年就可以申請國籍,住在國外的則是婚後兩年。那時和前夫一直住台灣,因為我法文不好(其實是根本不會),所以一直想說其實沒必要申請,等哪天要住到法國了再說吧。誰知這真是一個天大的錯誤。我想那時政策沒那麼緊縮,我那時的法文程度搞不好也會過。

2003年,現在的法國總統殺狗雞第一次擔任內政部長,決定整頓外國人,尤其是那些藉由婚姻之名專到這裡騙他們社會福利金的外國人(奇怪,以為大家在家都沒工作來等他們養),所以呢就把法令變嚴格,增加一年,也就是婚後兩年,住國外的婚後三年可以申請國籍。

2005年,殺狗雞第二次當內政部長了,這次更瘋狂,直接改成婚後四年才得提出國籍申請,婚後三年才能提出十年居留的申請。我在想如果是2003年結婚的人一定很倒楣,就是每次要到了時,時間就又延長了,和現在退休年限不斷延長一樣,每年都以為可以退休,每年都得再延一年,又不能告政府騙人。

我雖然承認一個國家要不要接受外國人加入成為共同體的一部份,是這個國家的權力。那就像社團入會要現有成員同意一般,不是外來的人說要加入就可以加入。可是我真心覺得四年的規定很過份,也就是一個外籍配偶要投資四年以上的時間才可以在法國落地生根。當然一年一換的居留證只是生活上不方便而已,但真正的困擾並不是去省政府排隊換證,而是讓不讓人安身立命的這點。舉例來說,我在這裡有工作,我在台灣也可以有工作,那如果哪天我的婚姻發生變化,我就失去了在這裡生活的權利,自然也失去了我的工作。又比如買房,如果四年內婚姻發生變化,那就是空有房屋產權,卻無權利到法國來使用財產。也就是說,如果你的婚姻撐不到五年(因為提出國籍申請後還要至少一年),你對生活上的投資都有可能是浪費的。不像兩個法國人可以在離婚後各自好好重新開始。這反而弄巧成拙,讓人在四年中無法感受到安定,無法放手在這裡打拼。另外,我想真要假的人還是可以騙過體制,現在的制度真的是犧牲大部分良善的人,去整肅一小部分連政府自己都束手無策的對象。

我從2004年來唸書,2007年結了婚,到今年結婚三年,所以可以申請十年居留證。雖然還沒符合結婚四年申請國籍的規定(我一直想去ㄠ把兩次婚姻時間累加),但因為我已經來法五年,所以我就用歸化去申請國籍,不過國籍方面至今還沒消息。不過沒關係,先拿到哪個是哪個,十年卡也已經很方便了。否則每年都卡在要換居留證,時間快到時就怕發證時間延誤不得入境法國,所以每年到那時候都不敢亂安排回台灣。

不過,殺狗雞的觸角無所不在,連拿十年居留證都沒那麼簡單。

首先我去申請時,上頭明明寫著結婚三年可以申請,可是承辦人員仍告訴我這是看省長心情發的,所以最好我還是能提出一些收入證明。可是我是用結婚三年申請,不是用工作身份啊!她說話是沒錯,但省長還是會考慮。好吧,那也沒關係,證明就證明,我提出了稅單,證明我可以端端正正地養活我自己,我提出房產證明,看吧我跟法國可是有深厚的牽連,我又提出我是宣誓翻譯人,這有兩個意義:一是我會說法文,二是我身家清白。繳件時我覺得我的文件真齊全,法國人應該馬上送我十張十年卡!

結果,錯了。繳件不久,我從布列塔尼玩回來之後,就收到了一張要去市政府面試的通知。我心下很不爽,只不過是十年卡耶!不過樂觀的李黑說:「這表示他們有在處理妳的案子啊!」嗯好吧,感謝這些做官大爺關照。

面試當然是很順利的通過了,但是那些問題都很蠢,完全有辱我的智商,而且我相信任何一個假結婚的人都可以輕易地通過。首先就是問我們在家裡說什麼語言啦,正確答案當然是法文。又問我的工作是什麼,這讓我發現那位馬蛋對法國比我還不熟悉,我跟她說我是自由職業者,她還問那是什麼?是到一個協會登記嗎?我說不,是要去URSSAF登記,然後就會收到一堆繳費單,要自己找客戶,沒協會給介紹的!我告訴她我的職業,可是她還是拿出一張白紙,教我用三行字寫出我週末做了什麼。我真的趕到很不爽,敢問老娘會不會寫字?妳才會不會寫字咧!我說喔不對耶我剛度假一週回來,要不我寫這週幹嘛好了。我開始寫,寫沒三十秒她就說不用再寫了,因為我看起來有很多話要說。後來她又拿出一段文字,叫我照念,天哪!是考老娘認不認識字喔,我當然給他一副這遊戲蠢翻了的那種臉。我終於「說服」她我的法文聽說讀寫是沒問題的。雖然我很想體諒她也是公事公辦,但我很難不感到被羞辱。

最後她問了最難的一題「請問您是否參與社區及地方生活?」這題我就被打敗了,當場很想回她繳稅算不算。可是不行,最後我還是硬ㄠ出我是某個台法友誼社團的會員。這題很值得以後要申請的人用力準備。

最後馬蛋說她給我正面的意見,並說會把文件呈給省長,我就快樂地回家了。

誰知過了三天,大白天地有人按電鈴。李黑因為病假在家,出去開門,進來告訴我是找我的。好險那天我工作忙,早上起床還沒梳洗就在工作,出去一看是個便衣警察,來調查的,我的打扮看起來就很像真的。警察主要來看我們是不是真的住在一起,是不是真的認識對方,問了像是「你們見過對方家人嗎?」之類的問題。這天李黑碰巧在家,所以我們就一起回答了,但我不知道如果只有我自己在家的話會發生什麼事?總不會要帶他去看我們睡的床吧!!警察還問了我們上一部一起看的電影是什麼,可是我們一直想不起來,我們在布列塔尼玩瘋了,誰記那麼多!過了一個月我們才突然想起來是An education 啦,還在猶豫要不要打電話去跟他說,故意亂他。最後警察為了知道我們到底是不是一對,就使出賤招,說要看照片。我心想,你自己說的就不要後悔喔!我們家多先進,所有照片存在一個中央伺服器,家裡所有電腦都可以透過無線網路去讀取那些照片。我們馬上搬來一台筆電,從結婚照、蜜月照、回台灣照、過母親節照、布列塔泥照,開始用力解說,那警察顯得很不耐煩,一直說好了好了我相信了,我們還說真的嗎?您不覺得我當新娘那天很美?硬是要嚇得他不敢再回來!他又跟我們要一堆我們明明已經給過的文件,我們說沒問題啊,電腦裡都有掃描檔,我們馬上印出來。他好像很怕我們的電腦,深怕又要看照片,就趕快說他還有事,叫我們文件備妥放到他信箱即可。我們當然擺出熱情的姿態…要看照片再來ㄏㄟ!

我想一定是我們的照片打動了警察,所以他也給我一個正面的意見吧,又等了兩個月,就收到領卡通知書了。

以後終於不用每年去換證花70歐買稅票了,也就是我今天賺了70歐乘上10次等於700歐!哇賺了700歐,趕快來想怎麼花。

三遊巴塞隆納(之三)

July 18th, 2010 Loulou

這一天是週六,有個重要任務:去吃市場裡那攤上回和美食團一起來時錯過了的那家。話說四月時,我們一行在市場裡吃錯家,到了發現正牌的那家時,已經吃不下了。那天同樣是週六,我們問了週日開不開,店員說週日當然是不開的!但我們週日下午就得回家了,所以真是相當扼腕。

這還沒完,我們在市場裡逛著,突然有位太太用英文跟我們說:「剛剛是妳們問那家店明天開不開嗎?」我們說對啊。她說:「我告訴妳們,那家店絕對值得去吃,那怕是得等上半小時!」是啊,剛剛是很多人在排隊,但我們不是不想排隊,是我們已經不小心吃飽啦!!經過這位串場婦人的指示,更讓我們覺得沒吃到這家真是此行最大的遺憾。

回家之後的兩個多月,我對這事一直念茲在茲,所以這趟的一個重大目的,就是去吃到這家!

我們先去Starbucks吃過早餐,就去逛市場。這懶不拉達大街旁的La Boqueria市場真是百逛不厭,充滿色彩鮮豔的水果、綿延不絕的生鮮海產,入口處則掛滿了火腿。裡頭每一個攤位都很有特色,有個專賣蛋的,他的攤位上就只有很多很多的蛋,有個賣水果的,把櫻桃一顆一顆地排整齊來,還有專賣蘑菇的、專賣辣椒的…我還看到專賣魚卵的,其中一種疑似烏魚子的魚卵,一公斤價格是130歐,可是我覺得沒有我爸供我的貨美。

我最喜歡的是這攤賣蝦蟹的:

好多人在排隊,而且都不是觀光客,都是老奶奶(不會是老奶奶級觀光客吧?)…我在想遊覽這個城市最好的辦法,其實是租個帶廚房的公寓租上兩星期,這樣可以慢慢逛,每天到市場買龍蝦跟水果回家吃,多好啊!不像我現在很想買龍蝦,可是不知道要抓去哪裡。我的高級旅館套房只有個小吧台冰箱,龍蝦不宜!

我們看到什麼都想吃,可是又忘不了此行最大的目的:吃到我上次錯過的那家,所以一路忍著!終於撐到了中午,雖然對西班牙人來說還是很早,但總算對得起我們自己,趕快衝向那家店,見吧台兩個位子,趕快搶了。

就是這家,總是坐滿了人。

我們點了烤爐筍、烤辣椒、油漬蝦、油漬章魚,都是冷的在架子上的,李黑發現另一邊有現炒生鮮海鮮,我說可是我們已經點四樣了耶,但都很小,不然再點個炒小章魚,然後李黑點一杯啤酒,我點了現榨柳橙汁。東西是不難吃,可是說實話,沒有到要讓人為之傾倒的地步。當然蝦很有彈性,章魚很嫩,不過對我來說這是應該的,如果沒做成這樣那叫做不會做,而不是做成這樣就叫做好吃,這只是做小吃生意最基本的標準而已。不過也沒關係,反正就是市場裡的小吃,我也不要太嚴格,只是覺得好像沒必要兩個月來朝思暮想罷了。

但奇怪,店裡生意真的很好。我旁邊兩個年輕人各吃一盤海鮮盤,不太大,兩人加起來的份量大概只有我們前一天晚上吃的一半。可我發現在結帳時,他們拿出大鈔來,老闆找他們一點小錢…李黑開始覺得不太妙,他說這家一定很貴。我說不會啦,他們之前應該還吃了別的。他覺得不以為然,他說妳覺得這樣多少錢?我說不知道,35歐吧!

什麼35歐!結帳時竟然是66歐!就吃那五樣東西耶,蘆筍五根,辣椒旁邊在賣一大籃才一歐,他是憑什麼要我們付66歐。我們知道上了賊船了!上次那個講英文的太太一定是共謀啦。我們不甘願地付了那錢,但發誓死也不會再去那裡吃,並且要到處說它的壞話!根本是在搶劫啊!

後來李黑告訴我,在我們正要離開時,他聽見旁邊有個人在跟一個觀光客說,要吃好的就要去那家。

所以我們結論就是:這是他們一貫的伎倆,用樁腳政策!而且正常人要進餐廳會問價錢,進市場的小吃攤怎麼會想到價錢的問題呢?所以大家都這樣被騙一輪。太惡質了,所以上面那張照片不是要替他廣告,而是要大家千萬得認清這家,必逃啊!

後來回家後,發現這其實是個很有哲學味的啟示:錯過的事情未必要遺憾。我們四月時的錯過其實是好事呢,而我偏偏那麼執著要去彌補,越搞越慘,花錢買幻滅。如果當初錯過的事就讓它錯過,不是很好?所以有時錯過原來是躲過啊,施主就不用再執著了,阿彌陀佛。

三遊巴塞隆納(之二)

July 17th, 2010 Loulou

我對高弟不太熟,大概只知道他是個會蓋出很多奇形怪狀的建築物的人。可是進到聖家堂裡,其實不太需要什麼建築的背景(當然因為我滿足於外行看熱鬧的層次),就可以感覺到它是一種歌德式教堂的變形。我覺得它還是保有了歌德式教堂的基本元素,比方說尖塔、馬賽克玻璃、立柱,但所有的直線都被拉成曲線。其實說曲線也不對,曲線至少還是可預測的規律線條,應該說是自然的線條,於是尖塔變成釋迦頭(敢情所有的宗教歸為一宗?)、立柱成為上面分岔的樹枝。不過看著看著,我突然很佩服那些請高弟幫他們設計房子的有錢人,因為我個人並不想住在這種風格的房子裡,我想直線還是最簡潔、規律,最讓人安心的。住這種房子一定會眼花撩亂、拈花惹草,每天跟老公吵架。

逛著逛著,我們到了另一面出口,看到了另一個上塔的電梯,神奇的是這一邊的生意差很多,電梯小姐閒得發慌,和剛剛進來那一面排隊的人群不可同日而語。我們上前,她說搭電梯上樓是一個人兩歐半,但是得自己走下來,我們覺得既然都來了,就上去看看吧。後來發現這才是最值得的!因為在下頭感受不到聖家堂的壯觀,尤其我一直帶著參觀工地的心情。但從塔頂走下來時,在迴旋梯的每個轉角都有個開口,可以俯瞰整個巴塞隆納,或窺看教堂的裝飾,每個轉角處都別有洞天,這個2.5歐真是比剛剛進來的門票12歐值得,如果沒有上塔頂,那真會覺得12歐的門票非常的貴。我不知道很多人排隊的那邊是比較值得一看呢?還是大家因為不知道有另一端的電梯所以都擠在另一頭?總之我們上了比較冷門的那邊,也覺得很值得了。

不過我們錯估了自己的體力,原本以為下樓並不困難的,可是走下來之後,我們的膝蓋便不斷發抖,並且直到週日旅程結束為止,體力都沒回復,一直處於一種每隔一小時就一定要坐下來喘氣的狀態。我們很擔心以後不能自助了,而必須參加輕鬆的遊覽車團!不過經過親身實驗結果,我認為聖家堂應該比佛羅倫斯的圓頂教堂高,因為我們爬上圓頂教堂再走下來都沒累成這樣!總不會是兩年來我們的體力衰退至此???

經過文化遊覽之後,又必須回到現實的滿足口腹之慾的問題。我們打算去吃四月時我和美食團太太們一起吃過的熱炒店。這家La Paradeta和台灣的海產攤概念很像:進去之後就是一個充滿生鮮海產的攤子,選了海產與作法後,就可以自己找位子坐下,等叫到號碼時再去領餐。這家店的食材很新鮮,又現煮,重點是非常便宜!上回我們吃到快翻過去,又一人喝了一大杯啤酒,才付了一人18歐!我回家跟李黑說得口沫橫飛,所以這次他堅持他也要去。我們這回去聖家堂旁邊那家分店,這家店面大很多,否則上次那家外頭好多人在排隊。我們在經過聖家堂的體力消磨後,便迫不及待的衝去當第一個食客!當第一個客人有個很大的好處,就是被叫到號碼時比較容易懂,好像是una吧!不像上回來,好像拿到9號吧,我們從頭到尾沒聽懂過,每次都要店員來提醒該領餐了。

一定要點這個小龍蝦,不吃可惜!還有各式各樣的蚌類,在法國都好貴啊,在這家餐廳幾乎就是按市場的生鮮價在賣,非常划得來!下次再來我就每天吃這個就好。

用過餐後,其實天色還早。一般西班牙人沒那麼早吃飯,但我們是觀光客沒關係。我們決定到舊港邊走走。我特別喜歡靠海的港口城市,覺得這種城市都有一種人來人往的流動風情,而且氣候總是得天獨厚。我覺得巴塞隆納舊港整理得很舒適,很適合散步。巴塞隆納和台灣很像的一點,是這個海邊的大型商場,簡直就是超巨大美食街,很活潑有力的矗立在那裡,和有時安靜得過頭的法國比起來別有一番風情。我們雖然吃飽不想再吃了,但還是把這商場逛了一番。

橋上好多黑人在賣假的名牌包。第二天傍晚等地鐵時,我旁邊有一群二十幾個黑人,每個人都有一大包東西,我想是準備去擺地攤的,傍晚是該上工的時間了。這讓我想到巴黎,巴黎也有好多黑人在賣艾菲爾鐵塔的鑰匙圈(我想獲利應該比名牌包低很多)。不知道他們都是打哪來?跟誰拿貨?住哪裡?怎麼知道可以這樣營生的?莫非有全球地攤組織集團??

(待續)

三遊巴塞隆納(之一)

July 14th, 2010 Loulou

這是我第三次到巴塞隆納。第一次是好久好久以前,在我年齡還是2開頭的年代,好像是2002年底過完聖誕後。那時不知歐洲的冬天有多冷,悅文還借了我一件羽毛衣。但我記得天氣雖冷,可是巴塞隆納出了個大太陽,Rambla大街上很熱鬧。記得是逛了舊城,去到山坡上的城寨,沒跟高弟打照面,因為我前夫直呼無聊。同行的友人還問他那你覺得怎樣才不無聊。那時我沒意識到,現在才知道他那可能是憂鬱症的症狀之一,就是看到什麼都乏味,所以必須待在台灣這種刺激很多的地方。總之那次的旅行就在任性的小孩無聊的呼喊中模糊地結束。

第二次是今年四月,和住附近的幾個女性朋友,組了巴塞隆納吃喝團。這次很厲害,我們連海都沒看到,其中一個朋友是第一次去,但我們卻沒讓她有機會看到哥倫布雕像,我心裡很過意不去。倒是大家斤斤計較:一個週末從週五到週日中午一共有五餐,可得找出能吃得最多、最道地的策略來。於是從熱炒吃到火鍋,從市場逛到Camper,不亦樂乎。唯一的遺憾,是在La Boqueria市場裡,原本看了書上寫,該去吃一攤結合了早餐、tapas與熱炒的店的,後來因為戰略問題,我們竟然吃錯家,在別家吃得飽飽之後,再轉幾個彎,卻發現另外那家才是書上寫的Barcentral!遺憾哪,可是我們再也吃不下了!我們都偷偷立志:下次要再回來吃!

我的第三次,竟然是李黑的第一次!他住得這麼近,卻從來沒有到過巴塞隆納!我笑他真是不知錯過了什麼。

因為上回我們住在舊城區,這回我想換個區住,選了Eixemple區的一家旅館。我從Booking.com訂的,建築外觀不錯,地點也甚佳,樓下就是地鐵Diagonal站,隔壁就是Casa Milà,我想要追逐高弟的腳步很方便,所以雖然旅館內部看來簡陋,我也就訂了。到了要入住時,櫃臺人員說這個週末有超訂的問題,所以我們必須去住隔壁的旅館,但付一樣的價格。隔壁的旅館是三顆星,舒服寬敞許多,我們付70歐元一晚被免費升級到140歐元一晚的房間,覺得真是走運。我要大力推薦這家actual旅館,它的床真的很舒服,因為我這趟走得快累死,好險床很舒服,不然不知怎麼撐下去。

原本按計劃,到的第一天星期五,想選一家高弟的casa參觀,之後再去聖家堂的,但我們低估了路程。從土城到巴塞隆納大約400公里,我們原本以為上午出發,中午左右會到,但其實加上路上塞車、過了中午只得停下來吃飯、到了巴塞隆納得停車、入住…等我們要開始出去逛時,已經快下午四點了。此時我又說了和上次來時一模一樣的一句話:這種地方,一個週末根本不夠,該來住上兩個星期的!所以現在只能選一樣進去參觀,李黑覺得聖家堂還是非看不可,所以只好暫時犧牲其他casa。但是也好,因為我比較想看casa batllo,可是進去的門票一人就要17.5歐,我可不想花這錢又進去隨便繞繞趕快出來。

接下來,我們做了一件高估自己體力的決定:走路到聖家堂!我們是這樣想的,既然不進去參觀,那我們可以沿途看這些建築物的外觀,然後到聖家堂再進去參觀。一面走我們還一面稱讚巴塞隆納真是一個適合行走的城市,至少在這一區,人行道都很寬敞,而且比土城乾淨許多,外加每個街角都有果汁攤,走累了可以隨時花個2.5歐坐下來喝一杯。我們開始說巴塞隆納真是界於台式生活和法式生活間的完美融合…

到了聖家堂,買了票(請注意,只收現金,千萬不要排隊排半天發現現金不足啊),進去參觀了。入口有個肚子很凹的耶穌像那端很多人在排隊等電梯,我們怕等久了等到了時也沒時間參觀了,便先進去參觀。

最近我家在施工,因為李黑心血來潮想把牆壁換顏色,後來想想要做事就好好做,不要在壁紙上油漆,要把壁紙撕掉,撕掉壁紙後覺得牆面不平漆油漆不好看,於是決定重整牆面,重整牆面前覺得那乾脆把電線重牽,這個一來可以把電線埋在牆裡再把牆補起來,後來想想那把大門也換了,要換大門要先做門前台階,而且要先換了門再整門的那道牆…總之我家工事很大,我有一點覺得再也受不了家裡工地的狀態才逃出來玩的!!

可是進到聖家堂裡,我突然有個心得:我幹嘛從一個工地逃出來,又進入另一個工地啊!

聖家堂預計2025年會蓋完,我想到時我會看到不同的風景。於是此行,我拍了一張極具階段性意義的照片:

(待續)